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149.【益州長吏】古文翻譯

唐益州每歲進甘子,皆以紙裹之。他時長吏嫌其不敬,代之以細布。既而恆恐有甘子為布所損,每歲多懷憂懼。俄有御史甘子布至,長吏以為推布裹甘子事,因大懼曰:"果為所推。"及子布到驛,長吏但敘以布裹甘子為敬。子布初不知之,久而方悟。聞者莫不大笑。子布好學,有文才,知名當代。(出《大唐新語》)
【譯文】
唐朝時,益州每年都向京都宮中進獻甘子,每隻甘子都用紙包裹好。後來,長吏怕用紙包裹不恭敬,改用細布包裹。之後,又怕甘子被布包裹壞了。每年甘子進獻京都後,都憂慮恐懼。這一年,甘子進獻京都後,忽然有個叫甘子布的御史來到益州。長吏誤以為這位御史來益州是推究用布裹甘子的事,因此異常驚恐地說:"果然被朝廷追究這件事情。"待到御史甘子布來到驛館中,這位長吏拜見後,只是說用布裹甘子是如何如何的對皇上恭敬。甘子布初時對他這樣說,一點也不明白。過了一般時間後,才領悟到是怎麼一回事。講給他人聽,聽的人沒有不開懷大笑的。御史甘子布好學,有文才,在當時很有名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