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027.【鮔議】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何胤侈於味,食必方丈。後稍欲去其甚者,猶食白魚鮔臘糖蟹,使門人議之。學士鍾岍議曰:"鮔之就臘,驟於屈申;蟹之將糖,躁擾彌甚。仁人用意,深懷惻怛。至於車螯蚶蠣,眉目內缺,慚渾淪之奇。唇吻外緘,非金人之慎。不榮不悴,曾草木之不若;無馨無臭,與瓦礫而何異。故宜長充庖廚,永為口實。(出《酉陽雜俎》)
【譯文】
何胤在飲食上非常奢侈,每次吃飯都必須擺上極為豐盛的菜餚。後來,稍稍節儉一點,還是經常吃白魚鮔臘糖蟹,致使屬僚們都議論他。學士鍾鮔品評說:"將鮔魚製成肉乾,它一定是拚命的屈伸掙扎過;將螃蟹浸漬上糖,它一定是在裡面左突右撞,不堪忍受。品德高尚的人,應該在內心深處多懷惻隱,而富有同情心的。至於車螯蚶蠣,它們原本就沒有眉毛眼睛,對外面的渾濁世界羞於見到;它們的唇吻是自己從外面封閉上的,不是象銅鑄的人那樣永不開口。它們不知道榮華也不懂得憂傷,竟連草木都不如;它們沒有芳香也沒有臭味,與瓦礫沒有什麼不同。因此,適宜長期充當廚房裡的材料,永遠是人口中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