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4鳥蟲水族卷_0118.【韋氏子】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汘陽郡有張女郎廟。上元中,有韋氏子客於汘陽,途至其廟。遂解鞍以憩。忽見廟宇中有二屐子在地上,生視之,乃結草成者,文理甚細,色白而制度極妙。韋生乃收貯於橐中,既而別去。及至郡,郡守舍韋生於館亭中。是夕,生以所得屐,致於前而寐。明日已亡所在,莫窮其處。僅食頃,乃於館亭瓦屋上得焉。僕者驚愕,告於韋生,生即命升屋而取之。即得,又致於前,明日又失其所,復於瓦屋上得之。如是者三,韋生竊謂僕曰:「此其怪乎?可潛伺之。」是夕,其僕乃竊於隙中伺之,夜將半,其屐忽化為白鳥,飛於屋上。韋生命取焚之,乃飛去。(出《宣室志》)
【譯文】
汘陽郡有個張女郎廟,唐高宗上元年間,有個姓韋的男子去汘陽作客,路過這座廟時,下馬解鞍休息,忽然看見廟中有兩隻木底屐放在地上。韋先看那木底屐,是用草編成的,條紋很細密,白色,編製方法很巧妙。韋生就把這一對木底屐收起放在口袋中,不久就離開這裡。等到了汘陽郡,郡守讓韋先住在館亭裡。這天晚上,韋生把木底屐放在身邊睡了,天亮卻不見了,什麼地方也沒找到。僅吃頓飯的工夫,便在館亭的瓦房上找到了。僕人很驚奇,便告訴了韋生,韋生叫人上房取下來,便得到了。睡覺時又放在身邊,第二天又不見了,又在瓦房上得到,如此反覆幾次。韋生偷偷地對僕人說,這事很怪,可暗中察看一下。這天晚上,他的僕人便在暗處觀察,快半夜時,這木底屐忽然變成了白鳥,飛到瓦房上。韋生叫人取下木底屐燒掉,卻變成鳥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