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047.【唐宣宗】原文及譯文

唐宣宗朝,前進士陳玩等三人應博士宏詞,所司考定名第及詩賦論。上於延英殿詔中書舍人李藩等問曰:"凡考試之中,重用字如何?"藩對曰:"賦忌偏枯庸雜,論失褒貶是非,詩則緣題落韻,(緣題,如白雲起封中詩,元封中白雲起是也。按《雲溪友議》七無"元"字。)其間重用文字,乃是庶幾,亦作有常例也。"又曰:"孰詩重用字?"對曰:"錢起湘靈鼓瑟詩云:善撫雲和瑟,常聞帝子靈。馮夷空自舞,楚客不堪聽。逸韻諧金石,清音發杳冥。蒼梧來怨慕,白芷動芳馨。流水傳湘浦,悲風過洞庭。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中有二不字。"上曰:"錢起雖重用字,他詩似不及起。雖謝眺云:'洞庭張樂地,瀟湘帝子游。雲去蒼梧遠,水還江漢流'之篇。無以比也。"其宏詞詩重用字者登科。起詩便付史選。(出《雲溪友議》)
【譯文】
唐宣宗李忱時,前進士陳玩等三人應宏詞科博干考試,主管部門為了考定名第涉及到詩賦論。皇上在延英殿詔來中書舍人李藩等,問他們,在考試中,重複用字的怎麼辦?李藩回答說:"賦忌用詞偏頗枯燥,肉容平庸雜亂。論怕褒貶不明,是非不清。詩則要求切題押韻。這裡的重用字也許差不多,但也有破例的。"皇上又問:"誰的詩重用字了?"回答說,錢起的《湘靈鼓瑟》詩中寫道:
善鼓雲和瑟,常聞帝子靈。
馮夷空自舞,楚客不堪聽。
逸韻諧金石,清音發杳冥。
蒼梧來怨慕,白芷動芳馨。
流水傳湘浦,悲風過洞庭。
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
他的這首詩中,用了兩個"不"字。皇上說,錢起雖然重用了字。別人的詩都不如他。雖然謝眺有首詩:洞庭張樂地,瀟湘帝子游。雲去蒼梧遠,水還江漢流。這篇也沒法比。這次宏詞科考試中,重用字者登科及第。錢起的詩被收入《史選》。

又 唐宣宗
宣宗因重陽,賜宴群臣,有御制詩。其略去:款塞旋征騎,和戎委廟賢。傾心方倚注,葉力共安邊。宰臣以下應制皆和。上曰:宰相魏謨詩最出,其兩聯云:四方無事去,神豫抄秋來。八水寒光起,千山霽色開。上嘉賞久之。魏蹈舞拜謝,群僚聳視,魏有德色,極歡而罷。(出《抒情詩》)
【譯文】
唐宣宗在重陽節那天,賜宴招待群臣。宣宗作了一首詩:
疑塞旋征騎,和戎委廟賢。
傾心方倚注,協力共安邊。
滿朝大臣都作了和詩。皇上說,宰相魏謨的詩最好,其中有兩聯:四方無事去,神豫抄秋來。八水寒光起,千山霽色開。皇上很讚賞,魏謨也手舞足蹈地拜謝,群臣們都高看一眼,魏謨也很感激,大家盡歡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