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130.【歐陽澥】文言文翻譯

歐陽澥者,四門之孫也。薄善詞賦,出入場中,近二十年。善和韋中令在閣下,澥則行卷及門。凡十餘載,未嘗一面,而澥慶吊不虧。韋公雖不言,而意甚憐之。中和初,公隨駕至西川,命相。時澥寓居漢南,公訪知行止,以私書令襄帥劉巨容,俾澥計偕。巨容得書大喜,待以厚禮,首薦之外,資以千餘緡,復大宴於府幕。既而撰日遵路。無何,一夕心病而卒。巨容因籍澥答書,呈於公。公覽之撫然。因曰:「十年不見,灼然不錯。」(出《摭言》)
【譯文】
歐陽澥是歐陽四門的孫子。少稍稍見長於吟詩做賦,參加科舉考試近二十年。韋中令善主持考試,歐陽澥拿著自己的文章登門求教,但十多年也沒有見到韋中令一面,然而他不論韋家婚喪嫁娶都上門請安送禮,從來不曾間斷。韋中令雖然沒說什麼,但心中對他很是可憐惋惜。中和初年,韋中令跟隨皇帝去西川,被皇帝任命為宰相。當時歐陽澥寄居在漢南,韋宰相知道以後,寫了一封信給襄陽大帥巨容,讓他推薦錄用歐陽澥做官。巨容得到信後非常高興,對待歐陽澥如上賓,推薦他做官外,又送給他上千貫錢,並在官署設宴待他。過後選擇日期送他去上任,然而他突然發作心臟病死了。巨容將歐陽澥寫給宰相的感謝信送給韋宰相看,韋宰相看完說:「十年沒有見到我的面,這次也沒當上官,命運安排得多麼明顯不會有錯。」

伊璠 黃巢污踐宮闕,與安朱之亂不侔。其間尤異,各為好事傳記。軒裳農賈,挈妻孥潛跡而出者,不可勝記。至有積月陷寇終日逃避,竟不睹賊鋒者。獨前涇陽令伊璠,為戎所得,屢脫命於刃下。其後血屬相失,村服晦行,及藍關,為猛獸搏而食之。患禍之來,其可苟免?(出《唐闕史》)
【譯文】
黃巢攻入京城,與安祿山和朱泚的叛亂不同。特別是這期間發生的事情尤其不一樣,為一些好事的人流傳記錄下來。當時的官員、商人、農民、手工藝人帶著妻子兒女偷偷逃出城外的人多得沒法計算,其中有的人在賊兵佔據好幾個月的情況下,終日逃避,竟幸運得沒有和賊兵正面遭遇。只有前涇陽縣縣令伊璠被賊兵抓住,但是卻屢次在刀下逃脫性命。後來他和家人走散,換上村民百姓的衣服,偷偷逃到藍關,竟被猛獸吃了。真是災禍來了,怎麼能夠逃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