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049.【沈峻】古文翻譯註解

吳沈峻,字叔山,有名譽而性儉吝。張溫使蜀,與峻別。峻入內良久,出語溫曰:"向擇一端布,欲以送卿,而無粗者。"溫嘉其無隱。又嘗經太湖岸上,使從者取鹽水。已而恨多,敕令還減之。尋以自愧曰:"此吾天性也。"又說曰,姚彪與張溫俱至武昌,遇吳興沈珩。守風糧盡,遣人從彪貸鹽一百斛。彪性峻直,得書不答。方與溫談論。良久,呼左右:"倒百斛鹽著江中。"謂溫曰:"明吾不惜,惜所與耳。"沈珩弟峻,有名譽而性儉吝。(出《笑林》)
【譯文】
吳國的沈峻,字叫叔山。他有名譽地位,但很吝嗇。張溫出使蜀國。臨行前向沈峻告別,沈峻走進裡屋很久,出來後對張溫說:"我想找一塊布料送給你,但是沒有找到一塊質量差的粗布。"張溫稱讚他誠實不加隱瞞。還有一次沈峻經過太湖岸邊,叫隨行的人去取鹽水。過一會兒他覺得多了,叫人逐漸減少。他慚愧地說:"這是我的天性啊!"還有人說,姚彪和張溫都來到武昌,碰到了吳興的沈珩,守風糧盡,派人向姚彪借一百斛,也就是一千斗鹽。姚彪性格耿直,接到借鹽的書信以後沒有立即答覆,繼續與張溫說話。過了好一會兒,才對左右的人說:"往江中倒一百斛鹽。"然後又對張溫說:"鹽我並不可惜,可惜的是給他。"沈珩的弟弟沈峻有名聲,只是太吝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