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93.【暢璀】原文全文翻譯

暢璀自負才氣,年六十餘,始為河北相衛間一宰。居常慷慨,在縣唯尋術士日者,問將來窮達,而竟不遇。或竊言於暢曰:"何必遠尋,公部下伍伯,判冥者也。"暢默喜。其日入,便具簪笏,召伍伯,升階答拜,命坐設食。伍伯恐聳,不如所為。良久謂之曰:"某自揣才業不後於人,年已六十,官為縣宰。不辭碌碌守職,但恐終不出下流。要知此後如何,苟能晚達。即且守之,若其終無,即當解綬入山,服餌尋道。未能一決,知公是幽冥主者,為一言也。"伍伯避席色沮曰:"小人蒙公異禮如此,是今日有隱於公,即負深恩;不隱即受禍,然勢不得已而言也。某非幽明主者,所掌亦冥中伍伯耳。但於杖數量人之死生。凡人將有厄,皆先受數杖,二十已上皆死,二十已下,但重病耳。以此斟酌,往往誤言於裡中,未嘗差也。"暢即詰之曰:"當今主者為誰?"曰:"召慎不可洩露,鄰縣令某是也。聞即當來此,公自求之,必不可言得之於某。"旬日,鄰宰果來,與暢俱詣州季集。暢凌晨遠迎,館於縣宅,燕勞加等。既至,乃一老翁,七十餘矣。當時天公承平,河北簿尉,皆豪貴子弟。令長甚適後士,老宰謝暢曰:"公名望高,某寒賤。以明法出身,幸因鄰地。豈敢當此優禮。"詞色感愧,乃與之俱詣郡。又與同歸,館於縣宅,益為歡洽。明日將別,其夜,延於深室,具簪笏再拜,如問伍伯之詞,而加懇切。老宰厲聲曰:"是誰言耶?"詞色甚怒,曰:"不白所言人。終不為公言也。"如是久之,暢不得已,乃告伍伯之名,既而俯首拗怒。頃刻,吏白曰:"伍伯於酒壚間暴卒。"暢聞益敬懼,而乞曰轉懇。乃徐謂暢曰:"愧君意深禮重,固不可隱,宜灑掃一院,凡有孔隙,悉塗塞之。嚴戒家人,切不得窺,違者禍及其身。堂上設一榻,置案筆硯,紙七八幅。其夕宰入之,令暢躬自扃鎖。天明,持鑰相迓於此。暢拂旦秉簡,啟戶見之,喜色被面而出。遙賀暢曰:"官祿甚高,不足憂也。"乃遺一書曰:"慎不可先覽。但經一事,初改一官,即聞之。"後自此縣辟從事,拜殿中侍御史,入為省郎諫議大夫。發其書,則除授時日皆不差。及貶辰州司馬,取視之曰:"為某事貶也。"征為左丞,終工部尚書,所記事無有異詞。(出《戎幕間談》)
【譯文】
暢璀總感到懷才不遇,六十多歲時才當了河北相州、衛州間的一個小縣官。平時牢騷滿腹,到處尋找能預知未來的術士,好為自己算算將來的前程,但一直沒找到。有人偷偷對他說:"何必到處找呢,您衙裡當伍伯的那個人,就是陰間的判官,你問他不就行了。"暢璀很高興,便把那伍伯請了來,自己穿上官服拿著朝笏,向伍伯恭恭敬敬的叩拜。然後擺酒歌待。弄得伍伯受寵若驚,不知所措。過了半天,暢璀才說:"我自感才能不比別人差,可是如今六十多歲才當了個縣令。我倒不怕現在碌碌無為,只是不甘心永遠居於末流。我想知道我的將來。如果將來還能高昇一步,我就繼續干。如果此生就這樣了,我就乾脆辭官進山修道去。現在我拿不定主意,只好把你請來,因為你是冥府的主管,望你說一說我的前程。"伍伯聽後,急忙惶恐地離廟說,"小人受到大人如此禮遇,如果不說實話,那太不仁義了。可是如果說了實話,我就要遭到大禍。然而我還是實說了吧。我其實不是陰間的主管判官,只不過也是陰曹的一個伍伯。我的職責是以打板子的數目來衡量人的死生。凡人如果命運不濟,到了陰間我就先用板子打他,打二十板以上的都必死無疑,打二十板子以下的,只不過是大病一場而已。有些人傳說我有多大能耐,這是大錯特錯了。"暢璀忙問現在冥府的主管是誰,伍伯說:"我告訴你,你萬萬不可洩漏。現在冥府的主管,就是咱們鄰縣的縣宰。聽說他最近要來,你可直接求他。不過你可千萬不能說這是我告訴你的呀!"過了幾天,鄰縣的縣宰果然要來,是打算約暢璀一同到州里去參加每季度的集會。暢璀一大早就出城迎接,事先在縣衙為他安排了房間,打算好好款待。等接來一看,這位鄰縣縣宰竟是個七十多的老翁。原來當時天下太平,河北的行政長官都是豪富子弟,朝廷下令各縣的縣令要選有名氣的長者擔任。鄰縣縣宰受到暢璀的隆重接待十分感動,說:"你的名望很高,而我出身寒微,由於懂得法律才當了縣宰。我們既是鄰縣,你待我這樣優厚,實在不敢當。"安頓縣宰住下後,兩人談得很投機。兩人一同到郡裡,又一同回縣要分別,就在當天夜裡,暢璀把縣宰請到密室,向他隆重地跪拜,並說出自己的請求。老縣宰一聽,頓時怒問:"是誰對你說的?你要不對我說明白,我就不答應你的請求。"暢璀不得已,只好說是伍伯告訴的。老縣宰聽後,低頭控制自己的怒氣。這時,縣衙的一個小吏跑來報告,說伍伯在酒館裡突然死去。暢璀由此更加驚懼,也更佩服老縣宰了,就更誠懇地請求他。老縣宰慢聲慢語地說,"你對我如此敬重款待,我就不再瞞你了。請你給我準備一個清潔的院子,院裡所有的洞都要堵上。並告誡你家的人,決不許偷看,否則會引禍上身。屋裡放一張床,桌上放份筆硯和七八張紙。"暢璀一切準備就緒後,這天晚上,老縣宰進了院子,讓暢璀把院門鎖上,等天亮後再帶鑰匙來開門。天亮後,暢璀來開房門,老縣宰滿面喜色的走出來向他道賀說:"你的官運很好,不用擔心了!"說罷交給他一個本子,並說:"千萬不能先看。你以後每經一件大事,每調動一次職務,就打開本子查。"從這事過了不久,暢璀就升任為從事,後來又升為殿中侍御史。又當了省郎諫議大夫。暢璀每次打開本子查看,都寫得清清楚楚。後來,他被貶為展州司馬,打開本子看,上面連被眨的原因都寫明了。後來,他又當上了左丞,死時是工部尚書,這些事都詳細地寫在本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