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33.【韋丹】文言文全篇翻譯

韋丹大夫及第後,歷任西台御史。每常好道,未曾有遇。京國有道者,與丹交遊歲久,忽一日謂丹曰:「子好道心堅,大抵骨格不成。某不能盡知其事,可自往徐州問黑老耳。」丹乃求假出,往徐州。經數日,問之。皆雲無黑老。召一衙吏問之曰:「此州城有黑老,家在何處?」其吏曰:「此城郭內並無。去此五里瓜園中,有一人姓陳,黑瘦貧寒,為人傭作,賃半間茅屋而住。此州人見其黑瘦,眾皆呼為黑老。」韋公曰:「可為某邀取來。」吏人至瓜園中喚之。黑老終不肯來。乃驅迫之至驛。韋公已具公服,在門首祗候。韋公一見,便再拜。黑老曰:「某傭作求食,不知有何罪,今被捉來,願得生回。又復怖畏驚恐,欲走出門,為吏人等遮攔不放。自辰及酉,韋公禮貌益恭。黑老驚惶轉甚。略請上廳,終不能得。至二更來,方上階,不肯正坐。韋公再拜諮請,叩問不已。至三更,黑老忽然倒臥於床上,鼻息如雷。韋公兢兢床前而立,久,因困極,不覺兼公服亦倒臥在床前地上睡。至五更,黑老起來,以手撫韋公背云:「汝起汝起。汝似好道,吾亦愛之。大抵骨格不成就,且須向人間富貴。待合得時,吾當來迎汝;不然,恐汝失路耳。初秋日,可再來此,當為汝盡話。」言訖,倏已不見。韋公卻歸。至立秋前一日晚,至徐州,黑老已辰時死矣。韋公惆悵,埋之而去。自後寂絕。二十年不知信息。韋公官江西觀察使,到郡二年,忽一日,有一叟謂閽人曰:「爾報公,可道黑老來也。」公聞之,倒屣相迎。公明日無疾,忽然卒。皆言黑老迎韋公上仙矣。(出《會昌解頤錄》)
【譯文】
韋丹大夫進士及第後,做過西台御史。他平常喜歡道術,只是不曾遇到過神仙。京城裡有一位修道的,和韋丹交遊了一年多,有一天對韋丹說:「你喜歡道術的意志很堅定,大概是骨骼不行。我不能完全知道是怎麼回事,你可以自己到徐州去問一問黑老。」韋丹就請假出來,來到徐州。經過幾天,問誰誰都說沒有黑老。他找來一位衙吏問道:「這個州城裡有一個叫黑老的人,他家住在哪?」那個衙吏說:「這個城郭當中卻沒有。離這五里的瓜園,有一個人姓陳。這個人黑瘦,很窮,給人做工,租了半間草房居住。這個州里的人見他又黑又瘦,大家都叫他黑老。韋丹說:「你替我把他找來。」衙吏到瓜園叫黑老,黑老始終不肯來,衙吏就硬把他弄到驛站。韋丹已穿好官服,在門口專門等他。韋丹一見到黑老,就連連下拜。黑老說:「我給人做工掙飯吃,不知道有什麼罪,現在被捉來,希望能讓我活著回去。」黑老驚恐萬狀,想要跑出門去,被衙吏們攔住了。從辰時到酉時,韋丹對黑老更加恭敬。黑老更加驚懼。韋丹請黑老到大廳坐坐,始終沒成。到了二更天,黑老才走上台階。他不肯坐在正座上。韋丹再三下拜,不停地請求、叩問。到了三更,黑老忽然倒在床上,鼻息如雷地睡著了。韋丹小心謹慎地站在床前,時間長了也太困乏了,不知不覺穿著官服也倒在床前的地上睡著了。到了五更天,黑老起來,用手撫摸著韋丹的後背說:「你起來,你起來。你好像好道,我也喜歡。大概是骨骼不成全你,暫且必須面對人間的富貴,等到應該得道的時候,我就來接你。不然,恐怕你迷失道路。初秋的時候,你可以再到這裡來,我就全都告訴你。」說完,倏地不見了。韋丹回來,到了立秋前一天的晚上又來到徐州。黑老已經在辰時的時候死了。韋公很惆悵,把他埋葬之後便走了。從此以後兩相寂絕,二十年不知音信。韋公任江西觀察使,到郡二年,忽然有一天,有一個老頭對守門人說:「你進去告訴韋公,就說黑老來了。」韋丹聽說之後,慌慌忙忙鞋都穿倒了就跑出來迎接。第二天,韋丹本來沒病卻忽然死了,人們都說黑老接韋丹上天做神仙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