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葛覃 篇》(織布女心中的歌)古文翻譯註解

葛覃 (織布女心中的歌)

葛覃
——織布女心中的歌

【原文】

葛之覃兮1,施於中谷2,維葉萋萋3。
黃鳥于飛4,集於灌木,其鳴喈喈5。

葛之覃兮,施於中谷,維葉莫莫6。
是刈是劐7,為希為谷8,服之無肄9。

言告師氏十,言告言歸⑾。 薄污我私⑿,
薄浣我衣⒀。 害浣害否⒁,歸寧父母⒂。

【註釋】   

1葛:葛籐,一種多年生草本植物,纖維可以用來織布。覃(tan):長。 2施(yi):蔓延。中谷:谷中。 3維:語氣助詞,沒有實義。萋萋:茂盛的樣子。4黃鳥:黃鸝。於:語氣助詞,沒有實義。 5喈喈(jie):鳥兒鳴叫的聲音。 6莫莫:茂密的樣子。 7刈(yi):用刀割。劐:煮。 8希:細葛纖維織成的布。谷:粗葛纖維織成的布。 9服:穿著。無肄(yi):心裡不厭棄。 十言:語氣助詞,無實義。師氏:管女奴的老媽子。 ⑾歸:指回娘家。 ⑿薄:語氣助詞,沒有實義。污(wu):洗去污垢。私:內衣。 ⒀浣(huan):洗滌。 ⒁害(he):曷,何,什麼。否:不。 ⒂歸寧:指回娘家。

【譯文】

葛草長得長又長,
漫山遍谷都有它,
籐葉茂密又繁盛。
黃鸝上下在飛翔,
飛落棲息灌木上,
鳴叫婉轉聲清麗。
葛草長得長又長,
漫山遍谷都有它,
籐葉茂密又繁盛。
割籐蒸煮織麻忙,
織細布啊織粗布,
做衣穿著不厭棄。
告訴管家心理話,
說我心想回娘家。
快把內衣洗乾淨。
洗和不洗分清楚,
回娘家去看父母。

【讀解】

  
正如動物的雌雄有分工一樣(比如蜜蜂、螞蟻等等),男人和女人在生活中的角色也有分工。男子漢種田耕地打獵經商騎馬打槍,吃苦耐勞粗獷驃悍是男子漢的本色。女子採桑織布漿洗做飯哺育子女,靈巧細心溫柔賢慧周到體貼是女人的本色。這是自然法則。
過去數千年中,我們的祖先遵循自然法則生活,男耕女織、自給自足。這種生活,陶冶出的是自然平和恬淡悠然的心態,是知足常樂、樂天知命的滿足和幸福感。
紡紗織布,縫衣漿洗既是女子的職責,無可非議,也就懷著快樂的心情歌唱它。父母是親人中最可尊敬和想念的,因此思念父母、盼望回家的急切心情更在情理之中,同樣也值得歌唱。樸實恬淡的生活,辛勤繁忙的勞作,深深眷念的親情,全都是真情實感的自然流露,如同渴了要喝水,餓了要吃飯一樣。
倘若在現在,這樣的詩恐怕絕不會被看作藝術品,唱這歌的人恐怕絕不會被稱為詩人,樸實自然的生活恐怕會讓習慣了電燈電視洗衣機自來水出租車的都市人鄙棄。畢竟時代不同了嘛。
然而,雖然時代在不斷變遷,但由自然法則所決定的男、女角色的差別和分工,卻不應當由此被抹殺。但如果抹殺了男女的差別,肯定是違背自然法則的。古人說,天不變道亦不變。現代的女子不一定非要紡紗織布、縫衣漿洗,也不一定非要相夫教子、做飯持家,但如果非得拋棄靈巧細心溫柔賢惠周到體貼,變得像男子漢一樣粗獷驃悍,那這世界也將變得十分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