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108.【張宣】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杭州臨安縣令張宣,寶歷中,自越府戶曹掾調授本官。以家在浙東,意求蕭山宰。去唱已前三日,忽夢一女子年二十餘,修刺來謁。宣素真介,夢中不與女子見。女子云:「某是明年邑中之客,安得不相見耶?」宣遂見之。禮貌甚肅。曰:「妾有十一口,依在貴境,有年數矣。今聞明府將至,故來拜謁。」宣因問縣名,竟不對。宣告其族人曰:「且志之。及後補湖州安吉縣令,宣以家事不便,將退之。其族人曰:「不然,前夕所夢女子,非「安」字乎?十一口非吉字乎?此陰騭已定,退亦何益。」宣悟且笑曰:「若然,固應有定。」遂受之。及秩滿,數年又將選。時江淮水歉,宣移家河南,固求宋亳一官,將引家往。又夢前時女子,顏貌如舊,曰:「明府又當宰邑,妾之邑也。」宣曰:「某前已為夫人之邑,今豈再授乎?」女子曰:「妾自明府罷秩,當即遷之居。今之所止,非舊地。然往者家屬,凋喪略盡,今唯三口為累耳。明府到後數月,亦當辭去。」言訖,似若淒愴,宣亦未諭。及唱官,乃得杭州臨安縣令。宣歎曰:「三口臨字也。數月而去,吾其憂乎?」到任半年而卒。(出《前定錄》)
【譯文】
杭州臨安縣令張宣在寶歷年間,從越府戶曹掾調任現職。因為他的家在浙東,所以想當蕭山縣令。公佈任命的前三天,他忽然夢見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子,通報姓名來見他。張宣歷來嚴肅謹慎,夢裡不接見這個女子。女子說:「我是您管轄地方的人,怎麼能不相見呢?」於是,張宣很嚴肅地接見了她。女子說:「我們家有十一口人,住在貴縣已經許多年了。今天聽說大人您要來,所以前來拜見。」張宣問她所說的是什麼縣,女子沒有回答。張宣醒來後,告訴家裡的人記住女子所說的縣名。後來他補缺被任命為湖州安吉縣令,他因為離家鄉太遠不方便,想調換這個職務。他家裡的人說:「以前你夢裡那個女子,不是個安字嗎?十一口不就是個吉字嗎?這說明是命運決定的,調換又有什麼好處。」張宣明白過來笑著說:「確實,真是命運決定的。」於是接受了任命。等到任期滿了,又將被重新任命。這時江淮一帶發生旱災,張宣將家遷到了河南,所以想就近在宋亳謀求一個官職,以便照顧家方便。這時他又夢見了上一次那個女子,女子的容顏面貌同過去一樣。她說:「您又要當縣令了,又是到我所住的縣。」張宣說:「我已經當了一任夫人家鄉的縣令,這次怎麼能再去呢?」女子說:「我自從您任職期滿,就立即把家搬了,現在住的已經不是老地方了。但是,現在我們家已經衰敗了,只剩下三口人了。您去後幾個月,也必然辭官而去。」說完顯示出很悲傷的樣子,張宣也沒有弄清是什麼意思。等到公佈任命,他當上了杭州臨安縣令。張宣感歎地說:「三口是個臨字,『數月而去』正是我所憂慮的。」結果他上任半年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