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109.【韓皋】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昌黎韓皋,故晉公滉之支孫。博通經史。太和五年,自大理丞調選,平判入第。名第既不絕高,又非馳逐而致,為後輩所謔。時太常丞馮芫除岳州刺史,因說人事固有前定。德皇之末,芫任太常寺奉禮。於時與皋同官。其年前進士時元佐,任協律郎。三人同約上丁日釋奠武成王廟行事。芫住常樂,皋任親仁,元佐任安邑。芫鼓動,拉二官同之太平興道西南角。元佐忽云:「某適馬上與二賢作一善夢,足下二人皆判入等,何也?請記之。」芫固書之,紀於篋中。憲宗六年,芫判入等,授興平縣尉。皋實無心望於科第,此後二十七八年,皋方判入等,皆不差忒,芫臨發岳陽,召皋,特說當時之事,並取篋中所記以示之,曰:「諸公何足為謔,命使之然。」皋亦去(「去」疑是「雲」字),未嘗暫忘,則僕與公,何前後相懸如此?皋其年授大理正。(出《續定命錄》)
【譯文】
昌黎韓皋是已故晉公非嫡系的孫子,他博學多才,精通經史。太和五年,從大理寺丞的職位上被調離,在朝廷考查錄用官員中被選中,名次既不是很高,也不是科舉考試得來,引起後輩們的笑談,當時太常丞馮芫被任命為岳州刺史,他說人世的事情是命中注定的。德宗皇帝末年,馮芫任太常寺奉禮,與皋一同做事。進士時元佐任協律郎。三個人約定在月初的四日,一同去武成王廟遊玩,芫住長樂,皋在親仁上班,當時元佐在安邑上班,馮芫再三鼓動拉著兩個人走到太平興道西南角,他忽然說:「我剛才在馬上為你們兩個人做了一個好夢,你們二位都被朝廷錄用做官,請你們記住今天的事。並將這件事記錄在紙上,放到箱子裡。憲宗六年,馮芫被朝廷錄用,授予官平縣尉,皋沒有心思做官,直到二十七八年後,才被錄用。時芫所做的夢全都應驗了,沒有差錯。時芫要去岳陽之前把皋找來,特意講了當年的事情,並將箱子裡的記錄拿給皋看,並且說:「大家不要以為這是偶然的,這是命運決定的。」於是皋也說了,我也記著此事。然而我和你為什麼前後相懸如此。皋在那一年被任命為大理正。

卷第一百五十六 定數十一
龐嚴 張正矩 劉遵古 舒元輿 李德裕 李言 王沐 舒元謙 杜悰外生 石雄 賈島 崔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