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姬旦《周禮》29【春官宗伯第三·典命-職喪】古文現代文翻譯

春官宗伯第三·典命/職喪

  
典命掌諸侯之五儀諸臣之五等之命。上公九命為伯,其國家、宮室、車旗、衣服、禮儀,皆以九為節。侯伯七命,其國家、宮室、車旗、衣服、禮儀,皆以七為節。子男五命,其國家、宮室、車旗、衣服、禮儀,皆以五為節。王之三公八命,其卿六命,其大夫四命,及其出封,皆加一等,其國家、宮室、車旗、衣服、禮儀,亦如之。凡諸侯之適子誓於天子,攝奇牸,則下其君之禮一等。未誓,則以皮帛繼子男。公之孤四命,以皮帛,視小國之君。其卿三命,其大夫再命,其士壹命,其宮室、車旗、衣服、禮儀,各目氐其命之數。侯伯之聊、大夫、士,亦如之。子男之卿再命,其大夫壹命,其士不命,其宮室、車旗、衣服、禮儀,各視其命之數。
【譯文】
典命掌管諸侯的五等禮儀,以及[王的]諸臣的五等禮儀。上公九命擔任伯,其都城、宮室、車旗、衣服、禮儀的規格都以九為節度;侯伯七命,其都城、宮室、車旗、衣服、禮儀的規格都以七為節度;子男五命,其都城、宮室、車旗、衣服、禮儀的規格都以五為節度。王的三公為八命,王的卿為六命,王的大夫為四命,到他們出封王畿之外,都加一等,其都城、宮室、車旗、衣服、禮儀的規格也依命數為節度。
凡諸侯的嫡長子被天子命為太子,代理他的國君[朝聘天子時],就比國君的禮儀降一等;未被天子所命,[朝聘天子時]就拿著用皮裹飾的束帛繼子男之後行禮。公的孤卿的等級是四命,[朝聘天子時]手拿用皮裹飾的束帛而比照小國之君的禮儀;公的卿三命,公的大夫再命,公的士一命;他們的宮室、車旗、衣服、禮儀的規格,各依他們的命數為節度。侯伯的卿、大夫、士也一樣。子男的卿的等級是再命,子男的大夫一命,子男的士不命,他們的宮室、車旗、衣服、禮儀的規格,各依他們的命數為節度。
  
司服掌王之吉、凶衣服,辨其名物與其用事。王之吉服,祀昊天上帝,則服大裘而冕;祀五帝,亦如之。享先生,則袞冕;享先公、饗、射,則鷩冕;祀四望山川,則毳冕;祭社稷五祀,則希冕;祭群小祀,則玄冕。凡兵事,韋弁服;□朝,則皮弁服。凡甸,冠弁服。凡凶事,服弁服。凡吊事,弁絰服。凡喪,為天王斬衰,為王后齊衰。王為三公六卿錫衰,為諸侯緦衰,為大夫士疑衰,其,服皆弁絰。大札、大荒、大災,素服。公之服,自袞冕而下,如王之服。侯伯之服,自鷩冕而下,如公之服。子男之服,自毳冕而下,如侯伯之服。孤之服,自希冕而下,如子男之服。卿大夫之服,自玄冕而下,如孤之服。其凶服,加以大功、小功。士之服,自皮弁而下,如大夫之服。其凶服,亦如之。其齊服,有玄端、素端。凡大祭祀、大賓客共其衣服而奉之。大喪,共其復衣服、斂衣服、奠衣服、廞衣服,皆掌其陳序。
【譯文】
司服掌管王行吉禮或凶禮所當穿的衣服,辨別這些衣服的名稱和種類,以及所適用的禮事。王行吉禮穿的服裝:祭祀昊天上帝就穿大裘而戴冕,祭祀五帝的穿戴也一樣;祭祀先公、舉行饗禮、射禮就穿鱉服而戴冕;祭祀四方名山大川和一般的山川就穿毳服而戴冕;祭祀社稷和五行之神就穿希服而戴冕;祭祀各種小神就穿玄服而戴冕;凡軍事穿韋服而戴韋弁;處理朝政就穿白布衣裳而戴皮弁;凡田獵穿緇衣白裳而戴玄冠。
凡喪事戴喪冠、穿喪服。凡弔唁的事戴爵弁加環經,穿吊服。凡服喪,為天王服斬衰喪,為王后服齊衰喪;王為三公、六卿服喪穿錫衰,為諸侯穿緦衰,為大夫、士穿疑衰,頭上戴的都是爵弁加環經。發生大瘟疫、大饑荒、大災害,[君臣]都穿戴白色的衣帽。
公的服裝,從袞冕以下如同王的服裝;侯伯的服裝,從氅冕以下如同公的服裝;子男的服裝,從毳冕以下如同侯伯的服裝;孤的服裝,從希冕以下如同子男的服裝;卿大夫的服裝,從玄冕以下如同孤的服裝,他們的喪服,還要加上大功服和小功服;士的服裝,從皮弁服以下如同大夫的服裝,他們的喪服還要加上大功服、小功服[以及緦麻服],他們齋戒的服裝有玄端和素端。王親自參加祭祀或招待來朝諸侯,供給所需的禮服並奉送(到王那裡]。有大喪,供給招魂所用的衣服,大斂、小斂所用的衣服,奠祭死者所用的衣服,以及用於陳列的明衣,掌管所有這些衣服陳列的次序。
  
典祀掌外祀之兆守,皆有域,掌其禁令。若以時祭祀,則帥其屬而修除,征役於司隸而役之。及祭,帥其屬而守其厲禁而蹕之。
【譯文】
典祀掌管外祭祀壇位的守護,都有一定的範圍,掌管此範圍內的禁令。 如果是按季舉行的祭祀,就率領屬下[對祭祀壇場進行]掃除,並從司隸那裡徵調徒役以供役使。到祭祀那天,率領屬下守護警戒而禁止閒人通行。
  
守祧掌守先王、先公之廟祧,其遺衣服藏焉。若將祭祀,則各以其服授屍,其廟則有司修除之,其祧則守祧黝堊之。既祭,則藏其隋與其服。
【譯文】
守祧掌管守護先王、先公之廟,並負責把先王、先公遺留的衣服收藏在廟中。如果將舉行祭祀,就把各廟所藏的衣服授給各廟的屍。將舉行祭祀的宗廟就由宗伯負責掃除,由守祧負責把牆塗白、把地塗黑。祭祀結束,就把屍用以行食前祭禮的食物收藏起
來,並把屍穿的衣服收藏起來。
  
世婦掌婦宮之宿戒,及祭祀,比其具,詔王后之禮事。帥六宮之人共齍盛,相外內宗之禮事。大賓客之饗食,亦如之。大喪,比外、內命婦之朝莫哭,不敬者而苛罰之。凡王后有拜事於婦人,則詔相。凡內事有達於外官者,世婦掌之。
【譯文】
世婦掌[祭祀前三日]重申對女宮的告誡,到祭祀那天,依次具備祭祀器物。告教王后行祭禮的事。率領六宮的人供奉祭祀所用的穀物。協助外宗和內宗行祭禮的事。為招待來朝諸侯而舉行饗禮和食禮時也這樣做。有大喪,依[尊卑]次序排列外、內命婦的朝夕哭位,有不恭敬的就加以責罰。凡王后拜謝[前來弔喪的夏殷二王后代國君]夫人,就告教並協助行拜禮事。凡內宮的事有需要通知宮外官府的,就由世婦負責。
  
內宗掌宗廟之祭祀,薦加豆籩。及以樂徹,則佐傅豆籩。賓客之饗食,亦如之。王后有事,則從。大喪,序哭者。哭諸侯,亦如之。凡卿大夫之喪,掌其吊臨。
【譯文】
內宗掌管宗廟祭祀時[向屍]進獻加豆、加籩,到依照音樂的節奏徹除祭品時,就協助傳遞徹下的豆、籩。招待賓客舉行饗禮、食禮時也這樣做。王后有事就隨從前往。有大喪,依尊卑次序排列[婦人]的哭位。哭諸侯也這樣做。凡[王的]卿大夫的喪事,就[代王后]掌弔唁臨哭的事。
  
外宗掌宗廟之祭祀,佐王后薦玉豆。□豆籩,及以樂徹,亦如之。王后以樂羞齍,則贊。凡王后之獻,亦如之。王后不與,則贊宗伯。小祭祀,掌事。賓客之事,亦如之。大喪,則敘外內朝莫哭者。哭諸侯,亦如之。
【譯文】
外宗掌管宗廟祭祀時協助王后[向屍]進獻玉豆、[玉籩],[進獻前]要察看豆籩[所盛的食物],到依照音樂的節奏徹除祭品的時候,也協助王后徹豆籩。王后依照音樂節奏[向屍]進黍稷時就協助王后。凡王后[向屍]獻酒,也協助王后。王后[因故]不參加宗廟祭祀,就協助[代理王后的]宗伯行祭禮。[王后舉行]小祭祀,[就為王后]掌管祭事。接待賓客,也掌管須由王后參與的有關事宜有大喪,就[依照尊卑次序]排列外內宗和外內命婦朝夕哭的哭位。哭諸侯也這樣做。
  
塚人掌公墓之地,辨其兆域而為之圖。先王之葬居中,以昭、穆為左右。凡諸侯居左、右以前,卿大夫士居後,各以其族,凡死於兵者,不入兆域。凡有功者居前,以爵等為丘封之度,與其樹數。大喪,既有日,請度甫□,遂為之屍。及□以度為丘隧,共喪之窆器。及葬,言鸞車、像人。及窆,執斧以蒞。遂人藏凶器,正墓位。蹕墓域,守墓禁。凡祭墓、為屍。凡諸侯及諸臣葬於墓者,授之兆,為之蹕,均其禁。
【譯文】
塚人掌管王的墓地,辨別墓地的範圍而繪製地圖,先王的墓葬處在中間,[子孫們]按照昭穆的次序分葬左右。凡做諸侯的子孫葬在王墓的左右前方,做卿、大夫、士的子孫葬在王墓的左右後方,各依他們所出之王[安排前後左右]。凡死於戰爭的人,不葬入王族墓地。凡有功者葬在王墓的前邊,按照他們爵位的等級來決定所起墳的高度和種樹的多少。有大喪,已經確定了葬期,就請求開始度量挖墓穴的地方,葬畢祭墓地就充當屍。到挖墓穴時,度量建造墳丘和墓道的規模,供給喪事下葬所需的器物。到出葬那天,告訴隨葬的鸞車和人偶[上路]。到下葬的時候,手執斧在旁督察,接著便將明器藏入[槨中],然後規正墓位,禁止閒人進入墓區,守護好墓區的地界。凡祭墓地之神就充當屍。
凡[王的同姓或異姓]諸侯及諸臣要葬入墓地的,就劃給墓葬區域,為之禁止閒人通行,並使守護墓地界域的人勞逸均等。
  
墓大夫掌凡邦墓之地域,為之圖。令國民族葬,而掌其禁令。正其位,掌其度數,使皆有私地域。凡爭墓地者,聽其獄訟。帥其屬而巡墓厲,居其中之室而守之。
【譯文】
墓大夫掌管王國中民間墓地的地域,繪製成圖。令國中民眾聚族而葬而掌管有關的禁令。[指導民眾]排正昭穆位置,掌管其中[依爵位所定]墓葬規模的大小,並使各族都有本族私有的墓葬地域。凡有爭奪墓地的,評斷他們的爭訟。率領下屬巡視各墓地的地界,在墓地中央的辦公處[指揮下屬]分守各處墓地。
  
職喪掌諸侯之喪。及卿、大夫、士凡有爵者之喪,以國之喪禮蒞其禁令,序其事。凡國有司以王命有事焉,則詔贊主人。凡其喪祭,詔其號,治其禮。凡公有司之所共,職喪令之趣其事。
【譯文】
職喪掌管[王畿內]諸侯的喪事,以及卿、大夫、士等凡有爵位者的喪事,依照國家規定的喪禮,親臨督察他們執行禁令,安排喪事的先後次序。凡王國的官吏依照王的命令前來行弔喪禮事,就告教並協助主人[接受贈物]。凡主人舉行喪祭,就告教所用牲、谷等的名號,預習有關的禮儀。凡王國官吏[按規定當對喪家]有所贈送的,由職喪告令他們,並催促辦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