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34.【馮七言事】古文翻譯註解

陳留郡有馮七者,能飲酒,每飲五斛,言事無不中者。無何,語郡佐云:「城中有白氣,郡守當死。」太守裴敦(「敦」原作「郭」,據明抄本改。)復聞而召問。馮七云:「其氣未全,急應至半年已來。裴公即經營求改。改後韋恆為太守,未到而卒。人問得應否?曰:「未!」尋又張利貞主郡,卒於城中。杜華嘗見陳留僧法晃云:「開封縣令沈庠合改畿令,十五月作御史中丞。」華信之,又遇馮七問焉。馮七云:「沈君不逾十日。」皆不之信。經數日,沈公以病告,杜華省之,沈云:「但苦頭痛,忍不堪。」數日而卒。(出《定命錄》)
【譯文】
陳留郡有個叫馮七的,能喝酒,每次能喝五斗。他說的事沒有不說中的,不多時,他對郡佐說:「城中有白氣,郡守要死。」太守裴敦聽說這件事以後召見他何,馮七說:「那白氣還不全,快的話半年就會來。」裴敦馬上想辦法要求改任。改後韋恆任太守,但韋恆還沒到郡就死了。有人問馮七:「應驗了嗎?」馮七說:「沒有。」隨即,張利貞主持郡事,死在城中。杜華曾見到陳留的一個和尚叫法晃的說:「開封縣令沈庠命中應改為京畿令,十五日以後作御史中丞。」杜華相信了。又遇到馮七就問馮七對不對。馮七說:「沈庠君不超過十天就會死。」大家都不信他的話。經過幾天,沈庠告病,杜華才明白過來提醒沈庠。沈庠說:「只是頭痛得很,實在忍受不了。」幾天以後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