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35.【桓臣范】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汝州刺史桓臣范自說:「前任刺史入考,行至常州,有暨生者,善占事。三日,飲之以酒,醉。至四日,乃將拌米並火炷來。暨生以口銜火炷,忽似神(「似神」原作「以伸」,據明抄本改。)言。其時有東京緱氏莊,奴婢初到,桓問以莊上有事。暨生云:「此莊姓盧,不姓桓。」見一奴,又云:「此奴即走,仍偷兩貫錢。」見一婢,復云:「此婢即打頭破血流。」桓問今去改得何官,暨生曰:「東北一千里外作刺史,須慎馬厄。」及行至揚府,其奴果偷兩千而去。至徐州界,其婢與夫相打,頭破血流。至東京,改瀛州刺史。方始信之。常慎馬厄。及至郡,因拜跪,左腳忽痛,遂行不得。有一人云解針,針訖,其腫轉劇,連膝焮痛。遂請告,經一百日停官。其針人乃姓馬,被上佐械系責之,言馬厄者,即此人也。歸至東都,於伊闕住,其緱氏莊賣與盧從願。方知諸事無不應者。桓公自此信命,不復營求。(出《定命錄》)
【譯文】
汝州刺史桓臣范自己說:「同前任刺史進京考核。走到常州,有個雙生的人很會占卜。一連喝了三天酒,醉了,到第四天,拿來拌米和火炷,雙生人口含火炷,忽然間象神仙一樣說話。那時東京有緱家莊,一奴一婢剛從緱家莊來,桓臣范就問他們莊上的事。雙生人說:「這個莊姓盧,不姓桓。」見到那個奴僕,又說:「這個人要走,還要偷兩貫錢。」見到那個奴婢,又說:「這個人即將被打得頭破血流。」桓臣范問現在到東京將改為什麼官職?雙生人說:「到東北方向一千里以外作刺史,但要小心馬給你帶來厄運。走到揚州,那個奴僕果然偷了兩貫錢逃跑了。到了徐州地界,那奴婢與別人打架,被打得頭破血流。到了東京,改任瀛州刺史,這才相信了雙生人的話。於是便常常提防馬給他帶來厄運。等到了郡守,因為拜跪,左腳忽然疼痛起來。然後就走不了路。有一個人說他會用針刺治療,用針扎完,他的腳腫得更厲害了,連膝蓋以下也發燒腫脹,疼痛難忍,於是請病假,過了一百天被停了官。那個用針給治病的人姓馬。那人被上了刑具責問。所說的「馬厄」,就是指這個人啊。回到東京,在京兆尹家暫住,那個緱氏莊賣給了盧從願,這才知道那雙生人說的話沒有不和事實相符的。桓臣范從此相信命運,不再為名利而奔波勞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