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1前生後世卷_0106.【謝弘敞妻】古文翻譯

唐吳王文學陳郡謝弘敞,妻高陽許氏。武德初,遇患死,經四日而蘇。說雲,被二三十人拘至地獄,未見官府,即聞喚。雖不識面,似是姑夫沈吉光語音。許問云:「語聲似是沈丈,何因無頭?」南人呼姑姨夫,皆為某姓丈也。吉光即以手提其頭,置於膊上,而誡許曰:「汝且在此,勿向西院。待吾汝造請,即應得出。」許遂住,吉光經再宿始來。語許云:「汝今此來,王欲令汝作女伎。倘引見,不須道解妶管。如不為所悉,可引吾為證也。」少間,有吏抱案引入。王果問解妶管不,許云:「不解,沈吉光具知。」王問吉光,答曰:「不解。」王曰:「宜早放還,不須留也。」於時吉光欲發遣,即共執案人籌度。許不解其語,執案人曰:「娘子功德雖強,然為先有少罪,隨便受卻,身業具淨,豈不怪哉!」吏東引入一院,其門極小。見有人受罪,許甚驚懼。乃求於主者曰:「平生修福,何罪而至斯耶?」答曰:「娘子曾以不淨碗盛食與親,須受此罪,方可得去。」遂以銅汁灌口,非常苦毒,比蘇時,口內皆爛。吉光即云:「可於此人處受一本經,記取將歸,受持勿怠。自今已去,保年八十有餘。」許生時素未誦經,蘇後,遂誦得一卷。詢訪人間,所未曾有,今見受持不缺,吉光其時尚存。後二年,方始遇害。凡諸親屬,有欲死者,三年前並於地下預見。許之從父弟仁則說之。(出《冥雜記》,黃本作《冥祥記》,明抄本作《冥報記》)
【譯文】
唐朝時,給吳王講授文學的師傅叫謝弘敞,是陳郡人。他的妻子是高陽的許氏,武德初年得病死去,過了四天又甦醒過來。據她說,她被二三十人拘捕後送到地獄,沒見到審案官本人,就先聽到官員喊自己的名字。雖然沒見到人,聽聲音像是自己的姑夫沈吉光。許氏就問道,「聽說話的聲像是沈丈,為什麼沒有腦袋呢?」南方人對姑夫姨夫都叫「×丈」。這時只見沈吉光用手提著自己的頭,把頭放在胳膊上,並警告許氏說:「你就在這兒呆著,千萬不要到西院去。等我為你向上司求情,你得到允許後再出來。許氏就在原地呆著。沈吉光過了一夜才又來見許氏,對許氏說:「這次把你拘到陰間,是因為大王想讓你作樂伎。如果大王接見你,你就說你不懂得音樂和樂器。如果大王不信,你就讓我為你作證。」過了片刻,有個官員抱著卷宗領許氏上堂,大王果然問許氏懂樂器不。許氏說:「不懂,沈吉光最知道我。」大王就問沈吉光,沈吉光回答說:「她真的不懂音樂。」大王說:「那還是早點把她送回去吧,這裡不要留她了。」當時沈吉光就想送許氏還陽,但卻在一旁和管案卷的官員商量辦法。許氏不懂他倆說些什麼,管案卷的官員就對許氏說:「你在人世雖然積了很多功德,但你過去也犯過罪。如果你在這裡把罪贖淨,帶著一個乾乾淨淨的無罪之身回到人世,那該多麼痛快!」說罷就領著許氏向東進了一個小院,院門非常小。許氏看見院裡有人正在受刑,心裡十分害怕,就向主管的官員哀求道,「我在人世時一直行善積德,沒犯過什麼罪,為什麼要讓我到這裡來受刑啊?」主管回答說:「你曾經用不乾淨的碗盛飯給老人吃,所以應該受刑才能回人世。」然後就把燒化了的銅汁灌進許氏的嘴裡,許氏覺得嘴裡又若又疼。等甦醒時,嘴裡全燒爛了。沈吉光就對主管說:「可以在此接受一本佛經,把它帶回去,唸經拜佛不可懈怠,從此以後就可以保你活到八十還有餘。」許氏在人世時,從來沒有念過經,還陽後,就背誦了一卷經文,遍訪人世間誰也不會她念的這一本經。一直到現在,許氏堅守佛戒從不鬆懈。沈吉光那時還活著,兩年後被人害死。凡是他的親屬中將要死的人,三年前沈吉光就會在陰間看到。許氏的叔伯弟弟仁則曾說過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