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180.【裴佶】原文及翻譯

唐裴佶常話,少時姑夫為朝官,有雅望。佶至宅,會其退朝。深歎曰:"崔照何人,眾口稱美,必行賄也。如此安得不亂?"言未訖,門者報曰:"壽州崔使君候謁。"姑夫怒,呵門者,將鞭之。良久,束帶強見。須臾,命茶甚急。又命酒饌,又命術為飯。佶姑曰:"前何踞而後恭。"及入門,有德色。揖(明抄本"揖"作"揮")佶曰:"憩學中。"佶未下階,出懷中一紙,乃贈官絁千匹。(出《國史補》)
【譯文】
唐朝人裴佶,曾經講過這樣一件事:裴佶小時候,他姑夫在朝中為官,官聲很好,被認為是清官。一次,裴佶到姑夫家,正趕上姑夫退朝回來,深深歎口氣,自言自語地說:"崔昭何許人也,眾口一致說他好。一定是行賄了。這樣下去,國家怎麼能不混亂呢。"裴佶的姑夫話還未說完,守門人進來通報說:"壽州崔刺史請求拜見老爺。"裴佶的姑夫聽了後很是生氣,呵斥門人一頓,讓門人用鞭子將崔刺史趕出府門。過了很長工夫,這位崔刺史整束衣帶強行拜見裴佶的姑夫。又過了一會兒,裴佶的姑夫急著命家人給崔刺史上茶。一會兒,又命準備酒宴。一會兒,又命令做食飯。送走崔刺史後,裴佶的姑姑問他姑夫:"你為什麼前邊那麼踞驕而後又那麼謙恭?"裴佶的姑夫面帶有恩於人的神色走進屋門,揮手讓裴佶離開這裡,說:"去,到學堂休息去。"裴佶出屋還沒走下門前的台階,回頭一看,見他姑夫從懷中掏出一張紙,上面寫著:贈送粗官綢一千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