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118.【鑒師】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唐元和初,有長樂馮生者,家於吳,以明經調選於天官氏,是歲見黜於有司,因僑居長安中。有老僧鑒其名者,一日來詣,謂生:「汝吾姓也。」因相與往來,近歲余。及馮尉於東越,既治裝,鑒師負笈來,告去。馮問曰:「師去安所詣乎?」鑒師曰:「我廬於靈巖寺之西廡下且久,其後游長安中,至今十年矣。幸得與子相遇。今將歸故居,故來告別。然吾子尉於東越,道出靈巖寺下,當宜一訪我也。」生諾曰:「謹受教。」後數月,馮生自長安之任,至靈巖寺門,立馬望曰:「豈非鑒師所居寺乎?」即入而詣焉。時有一僧在庭,生問曰:「不知鑒師廬安在,吾將詣之。」僧曰:「吾曹數輩,獨無鑒其名者。」生始疑異,默而計曰:「鑒師信士,豈欺我耶?」於是獨遊寺庭,行至西廡下,忽見有群僧畫像,其一人狀同鑒師。生大驚曰:「鑒師果異人也!且能神降於我。」因慨然泣下者久之。視其題曰:「馮氏子,吳郡人也。年十歲,學浮圖法,以道行聞,卒年七十八。」馮閱其題,益異之。(出《宣室志》)
【譯文】
唐憲宗元和初年,吳郡長樂縣馮生原以明經科考入吏部供職,這年被上司免除了官職,暫時客居在長安。有位老僧名字叫鑒,有一天來到馮生住處,對馮生說:「你與我是一個姓。」於是兩人互相來往了一年多的時間,交情甚密。等到馮生治辦好行裝,要到東越出任都尉時,鑒法師背著書箱來向他辭行,馮生問道:「法師要去什麼地方呢?」鑒法師說:「我住的小屋在靈巖寺西廊下面,在那裡住了很久了,後來才雲遊到長安城裡,到現在已經十年了。值得慶幸的是,在長安認識了你。如今我要返回故居,所以來向你告別。然而你要去東越作都尉,正好路過靈巖寺山下,可以去訪問我一下的。」馮生應諾道:「一定遵囑前去拜訪。」過了幾個月,馮生自長安出前往東越赴任,走到靈巖寺門前,勒馬站定望了望說:「這不是鑒法師住的寺院嗎?」他立即下馬走了進去。這時正有一個僧人在庭院裡,馮生問他道:「不知鑒師住的小屋在什麼地方,我想到那裡去看看。」僧人說:「我們這裡有好多法師,獨獨沒有名字叫鑒的。」馮生開始有些懷疑,心裡合計道:「鑒法師乃是講究信用的人,哪能騙我呢。」於是一個人在寺院內遊覽起來。走到西廊下面時,忽然看見有許多僧人的畫像,其中一人的形狀與鑒法師一樣,馮生大為驚奇地說:「鑒法師果然是個異人!而且能神奇地降臨到我的面前。」於是慨然淚下,心情久久不能平靜。馮生仔細看了看畫像下面的題辭只見下面寫道:「此人姓馮,吳郡人,十歲始學佛法,以道行高深聞名於世,終年七十八歲。」馮生看完題辭,更覺鑒法師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