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123.【衛道弼曹紹夔】全篇古文翻譯

樂工衛道弼,天下莫能以聲欺者。曹紹夔與道弼皆為太樂,合享北郊。御史怒紹夔,欲以樂不和為罪。雜扣鐘磬聲,使夔聞,召之無誤者,由是反歎伏。洛陽有僧,房中磬子夜輒自鳴。僧以為怪,懼而成疾。求術士,百方禁之,終不能已。夔與僧善,來問疾,僧具以告。俄擊齋鐘,復作聲。紹夔笑曰:"明日可設盛饌,當為除之。"僧雖不信紹夔言,冀其或效,乃具饌以待之。夔食迄,出懷中銼,鑪磬數處而去,其聲遂絕。僧苦問其所以,夔云:"此磬與鍾律合,擊彼此應。"僧大喜,其疾亦愈。(出《國史異纂》)
【譯文】
樂工衛道弼,是個普天下沒有人能夠用聲律來騙他的人。曹紹夔與衛道弼都是執管聲律的官員。有一年冬祭北郊,曹紹夔不知因為什麼事由得罪了御史大員。這位御史大員以樂律不和為由治曹紹夔的罪。於是他亂敲鐘、磬,召曹紹夔來辨識音律,曹紹夔沒有一個音聽差了,這樣,反讓這位御史大為讚賞佩服。洛陽有一僧人,他房中有一石磬每天半夜時就自己鳴響。僧人感到怪異,懼恐成病。到處請術士,千方百計地用符咒制服石磬,讓它別在自鳴了,始終未見成效。曹紹夔跟這位僧人是好朋友,聽說僧人病了前來探望。問起得病的緣由,僧人如實相告。曹紹夔聽了後,隔了一會敲齋室內的鐘,於是磬就自鳴。曹紹夔笑著對僧人說:"明天你擺上一桌盛宴招待我,我一定為你除掉這個妖磬。"僧人雖然不信曹紹夔的話,但還是希望他能治住妖磬,仍然在第二天擺上一桌酒席招待他。曹紹夔吃罷酒宴,從懷中取出一把銼,將僧人室中的石磬銼了幾個地方,這以後石磬再也不自鳴了。僧人苦苦問詢曹紹夔為什麼他銼一銼,石磬就不自鳴了?曹紹夔告訴他:"石磬的鳴聲跟齋屋中的鐘聲的音律相合,你敲鐘磬就發聲相和,就是這個道理啊。"僧人聽後大喜,他的病也很快就痊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