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41.【華陰店嫗】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楊彥伯,廬陵新淦人也,童子及第,天復辛酉歲,赴選,至華陰,捨於逆旅。時京國多難,朝無親識,選事不能如期,意甚憂悶。會豫章邸吏姓楊,鄉里舊知,同宿於是,因教己云:「凡行旅至此,未嘗不禱金天,必獲夢寐之報。縱無夢,則此店之嫗亦能知方來事,苟獲一言,亦可矣。」彥伯因留一日,精意以祠之,爾夕竟無夢。既曙,店嫗方迎送他客,又無所言。彥伯愈怏怏,將行,復失其所著鞋,詰責童僕甚喧。既即路,嫗乃從而呼之曰:「少年何其喧耶?」彥伯因具道其事。嫗曰:「嘻,此即神告也。夫將行而失其鞋,是事皆不諧矣,非徒如此而已也。京國將有亂,當不可復振,君當百艱備歷,然無憂也。子之爵祿皆在江淮,官當至門下侍郎。」彥伯因思之,江淮安得有門下侍郎。遂行至長安,適會大駕西幸,隨至岐隴。梁寇圍城三年,彥伯辛苦備至。駕既出城。彥伯逃還吉州。刺史彭珍厚遇之,累攝縣邑。偽吳平江西,復見選用,登朝至戶部侍郎,會臨軒策命齊王,彥伯攝門下侍郎行事。既受命,思店嫗之言,大不悅,數月遂卒。(出《稽神錄》)
【譯文】
楊彥伯是廬陵新淦人,少年中舉,唐朝天復辛酉年赴京參加選拔進士的考試,到華陰後住在客店裡。當時京城多災多難,皇帝不能親自管理朝政,考試的事情不按期舉行,彥伯心裡頗為憂悶。恰好有個豫章府的差役,姓楊,是彥伯過去就認識的老鄉,也在這家客店住宿。他便教給彥伯說:「凡屬行旅之人到了這裡,沒有不祭祀古帝金天氏的,祭奠之後必能得到一個夢,暗示給你吉凶福禍;即使沒有夢,這家客店的老闆娘也能知道未來的事,如能從她那裡得到一句話,也可以。」彥伯又在客店留了一天,誠心誠意地做了祭祀,但那天晚上竟然沒有夢。天亮後,老闆娘正忙著迎送其他客人,又沒對他說什麼話,彥伯的心情便更加深重起來。正要起程,又丟失了穿的鞋,便大聲吵著責問書僮僕人。上路後,老闆娘便跟在後面喊他道:「年輕人,你為什麼事情這樣吵鬧?」彥伯便把自己的事情都告訴了她。老闆娘說:「噢,這就是神靈在告誡你呀。大凡要走路而丟失了自己的鞋,就是諸事都不順利。不只是這樣,京城裡面將要發生禍亂,一定不能重新振興,你會歷經千難萬險。然而不必擔憂,你的官爵利祿之分都在江淮,官位會升到門下侍郎。」彥伯心想,江淮哪會有什麼門下侍郎,於是登程到了長安。正趕上皇帝避亂而遷,他隨著到了岐隴。梁軍圍城三年之久,彥伯備嘗艱難困苦。皇帝出城之後,彥伯逃回了吉州。判史彭珍給予他優厚的待遇,讓他長期充任縣令。偽吳國統治江西後,彥伯又被選用,進入朝廷當了戶部侍郎,在臨軒策命齊王時,彥伯擔任門下侍郎行事。受命任職之後,彥伯回想起當年那位老闆娘所說的話,極不愉快,幾個月之後便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