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65.【丘為】古文現代文翻譯

丘為致仕還鄉,特給祿俸之半。既丁母喪,州郡疑所給,請於觀察使韓滉。滉以為授官致仕,本不理務,特令給祿,以恩養老臣。不可以在喪為異(「異」原作「義」,據陳校本改),命仍舊給之。唯春秋二時,羊酒之直則不給。雖程式無文,見稱折衷。(出《譚賓錄》)
【譯文】
丘為辭官還鄉,特准發給一半俸祿。趕上他母親死了之後,州郡長官不知是否應該繼續給他俸祿,就向觀察使韓滉請示。韓滉認為當官的辭官回鄉,本不理事了,特別令州郡給他俸祿,以便施恩供養老臣,不可以在喪期有所改變,命令照舊供給俸祿。只是春秋兩季的羊和酒的錢就不給了。這事儘管沒有成文,卻被稱為折衷的好辦法。

裴佶 朱泚既亂,裴佶與衣冠數人,佯為奴,求出城。佶貌寢,自出稱甘草。門兵曰:「此數子,必非人奴。如甘草,不疑之。」(出《國史補》)
【譯文】
朱泚作亂以後,裴佶和幾個士紳,打扮成奴僕的樣子,要求出城。裴佶貌醜,出來自稱叫甘草,守門的士兵說:「這幾個人,一定不是人家的奴僕,像甘草那樣,就不會被人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