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3異人異僧釋證卷_0040.【徐明府】全篇古文翻譯

金鄉徐明府者,隱而有道術,人莫能測。河南劉崇遠,崇龜從弟也,有妹為尼,居楚州。常有一客尼寓宿,忽病勞,瘦甚且死。其姊省之,眾共見病者身中有氣如飛蟲,入其姊衣中,遂不見。病者死,姊亦病。俄而劉氏舉院皆病,病者輒死。劉氏既函崇遠求於明府。徐曰:「爾有別業在金陵,可致金陵絹一匹,吾為爾療之。」如言送絹訖。翌曰,劉氏夢一道士執簡而至,以簡遍撫其身,身中白氣騰上如炊。既寤,遂輕爽能食,異於常日。頃之,徐封絹而至,曰:「置絹席下,寢其上即差矣。」如其言遂愈。已而視其絹,乃畫一持簡道士,如所夢者。(出《稽神錄》)
【譯文】
金鄉有個徐明府,有道術但不顯露,別人都不知道他的底細。河南的劉崇遠,是崇龜的堂弟,有個姐姐出家為尼,住在楚州,有個外地的尼姑經常在這裡住宿,忽然患了癆病,非常消瘦,快要死了。劉崇遠的姐姐去看望她,大家都看到病人體內有一縷氣體像飛蟲一樣,鑽進劉崇遠姐姐的衣服裡便不見了。病人死了,劉的姐姐也病了,不久劉氏全家都病了,得上病的就死。劉氏寫信給崇遠讓他去求徐明府,徐明府說:「你有座別墅在金陵,可以送給我金陵的系娟一匹,我給你治療。」崇遠照他說的送完了絲絹。第二天,劉氏夢見一個道士拿著書簡來到面前,道士用書簡在她全身上撫弄,她的體內有一股白氣往上升騰,好像縷縷炊煙。醒來之後便覺得輕鬆清爽,能吃飯了,與往日大為不同。沒多久,徐明府派人送來的絲絹就到了,說:「把絲絹放在床席下面,睡在上面病就會減輕。」劉氏按他的話辦。疾病果然痊癒。病好後看看那塊絲絹。上面畫的是一個手裡拿著書簡的道士,就像夢裡看見的那個道士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