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69.【駱山人】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唐田弘正之領鎮州,三軍殺之而立王廷湊。即王武侯之(北夢瑣言侯作俊,之下有支字)屬也,廷湊生於別墅。嘗有鳩數十。朝集庭樹,暮集簷下,有裡人駱德播異之。及長駢脅,喜陰符鬼谷之書,歷軍職,得士心。曾使河陽,回在中路,以酒困寢於路隅,忽有一人荷策而過,熟視之曰:「貴當列土,非常人也。」僕者寤。以告廷湊。馳數里及之,致敬而問,自雲濟源駱山人也,向見君鼻中之氣,左如龍而右如虎,二氣交王,應在今秋,子孫相繼。滿一百年。又雲,家之庭合有大樹,樹及於堂,是其兆也。是年果為三軍扶立。後歸別墅,而庭樹婆娑,暗庇捨矣。墅有飛龍山神,廷湊往祭之,將及祠百步,有人具冠冕,恭要於中路,廷湊及入廟,神像已側坐。因而面東。廟宇至今尚存。廷湊清儉公正,勤於朝廷,惠於軍民。子孫世嗣為鎮帥。至朱梁時,王鎔封趙王,為部將張文禮滅之。(出《北夢瑣言》)
【譯文】
唐代田弘正統領鎮州時,被三軍殺死而擁立王廷湊。王廷湊是王武侯的後代,他生於別墅之中。曾有幾十個斑鳩早晨停留在院裡樹上,傍晚則棲息在房簷下面,村人駱德便當作異聞到處傳佈。長大之後,肋骨緊緊地聯在一起,喜愛《陰符》、《鬼谷》之類的書籍,在軍隊裡任職,深得士卒之心。一次出使河陽,返回途中因為酒喝多了睡倒在路旁,忽有一個手拿馬鞭的人從他身邊走過,仔細看了看他說道:「此人大富大貴,當被封疆列土,絕非尋常之人。」僕人是醒著的,便把這件事告訴了廷湊。廷湊策馬跑了幾里路追上這個人,向他表示敬意之後便詢問剛才的事情,此人自稱濟源駱山人,說:「剛才見您鼻孔裡的氣息,左面如龍右面如虎,二氣相交為王,應驗的日子就在今秋。以後將由子孫代代相繼,一直延續一百年。」又說:「您家的院裡當有大樹,樹冠籠罩到正面的房子,這就是你家富貴的兆頭。」這一年果然被三軍扶立。後來他回到別墅,見庭院裡樹木參天。蔥蘢茂盛,樹蔭籠罩著房舍。別墅中有飛龍山神,廷湊前去祭祀,走到離祠廟百步遠時,有人冠冕整齊地恭候在路上迎接,筵請廷湊進入廟時,神像已經面東側坐。這座廟宇至今尚存。廷湊為官清廉儉樸公正,勤政於朝廷,施惠於軍民。他的子孫世代相繼為鎮州統帥。到朱氏建立的後梁時,王鎔被封為趙王,後為部將張文禮滅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