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74.【田先生】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田先生者,九華洞中大仙也。元和中,隱於饒州鄱亭村,作小學以教村童十數人,人不知其神仙矣。饒州牧齊推,嫁女與進士李生,數月而孕。李生赴舉長安,其孕婦將產於州之後堂,夢鬼神責其腥穢,斥逐之。推常不信鬼神,不敢言,未暇移居,既產為鬼所惡害,耳鼻流血而卒,殯於官道側,以俟罷郡遷之北歸。明年,李生下第歸饒,日晚,於野中見其妻,訴以鬼神所害之事,乃曰:「可詣鄱亭村學中,告田先生,求其神力,或可再生耳。」李如其言,詣村學見先生,膝行而前,首體投地,哀告其事,願大仙哀而救之。先生初亦堅拒。李叩告不已,涕泗滂沱,自早及夜,終不就坐。學徒既散,先生曰:「誠懇如此,吾亦何所隱耶。但不早相告,屋舍已壞矣,誠為作一處置。」即從捨出百餘步桑林中,夜已昏暝,忽光明如晝,化為大府崇門,儀衛森列。先生寶冠紫帔,據案而坐,擬於王者,乃傳聲呼地界。俄有十餘隊,各擁百餘騎,奔走而至,皆長丈餘。謁者呼名通入曰:「廬山江濱彭蠡等神到。」先生曰:「刺史女因產為暴鬼所殺事,聞之何不申理?」對曰:「獄訟無主,未果發謫。今賊是鄱陽王吳芮,刺史宅是其所居,怒其生產腥穢,遂肆凶暴;尋又擒吳芮,牒天曹而誅戮之。勘云:『李氏妻算命尚有三十二年,合生二男三女。』」先生曰:「屋舍已壞如何?」有一老吏曰:「昔東晉鄴下,有一人誤死,屋宅已壞,又合還生,與此事同。其時葛仙君斷令具魂為身,與本無異,但壽盡之日無形爾。先生許之,即只追李妻魂魄,合為一體,以神膠塗之,大王發遣卻生,即便生矣。」見有七八女人,與李妻相似,吏引而至,推而合之,有藥如稀餲,以塗其身。頃刻官吏皆散,李生及妻田先生在桑林間。李生夫妻懇謝之。先生曰:「但雲自得再生,勿多言也。」遂失先生所在。李與妻還家。其後年壽所生男女,皆如所言。(出《仙傳拾遺》)
【譯文】
田先生,是九華洞中的大仙,唐憲宗元和年間,隱居在饒州鄱亭村,辦小學,教十幾個村中的小孩,人們都不知道他是神仙。饒州的州牧齊推,把女兒嫁給了進士李生,幾個月後就懷孕了。李生奔赴長安應試。那個孕婦將要在州衙的後堂生產,夜裡夢見鬼神責備她腥穢,並且斥責她,趕她搬走。因為齊推平常不信鬼神,孕婦不敢說,沒有搬走,生產完了被惡鬼所害,耳鼻流血死去,埋葬在官道旁邊,以等待郡職滿期,把它遷回北方去。第二年,李生落第返回饒州,天晚了,在荒野中看見他的妻子,妻子向他訴說了被鬼神害死的事情經過,於是說:「可以到鄱亭村的村學中去,告訴田先生,請求他的神力,或許可以再生。」李生按照她的話做了,到村學中去見田先生,跪在地上爬到田先生跟前,五體投地,哀告他的妻子被害的事。希望大仙哀憐,並救一救他的妻子。田先生最初堅決拒絕,但是李生叩拜請求不止,眼淚鼻涕如同雨下,從早到晚始終不就坐。學生已經散了,田先生說:「你這麼誠懇,我又有什麼隱瞞的呢?只是沒有早點告訴我,你妻子的軀體已經壞了,確實得給它作一下處置。」說完,馬上從屋裡出來到一百多步以外的桑林中,天色已經昏暗,忽然光明得像白天一樣,變化成為大府高門,儀仗侍衛森嚴排列,田先生寶冠紫帔,按照桌案而坐,類似於王者。於是傳聲招喚地界,一會兒,有十多隊人馬,各擁有一百多騎,奔跑而來,他們的身高都有一丈多。報告的人叫著自己名字通報進去說:「廬山江濱彭蠡等神到!」田先生問諸位神說:「刺史的女兒因為生產被暴鬼所殺的事,聽說了為什麼不替受屈的人申辯,以求昭雪。」回答說:「訴訟案件沒有主人,還沒有發落。現在已知賊是鄱陽王吳芮,刺史的住宅是他的居所,氣不過那個婦人生產腥穢,就施行兇暴。不久又擒住吳芮,上報天曹後就殺了他,判詞說,李生妻子壽命還有三十二年,應當生二男三女。」田先生說:「她的軀體已壞怎麼辦?」有一個老吏說:「過去東晉鄴下,有一個誤死,軀體已經壞了,又應當還生,與這件事相同。那時葛仙君判斷:使魂魄凝聚為軀體,和原來沒有區別,只是壽盡再死去時屍體也同時消失。若田先生允許這樣做,馬上追索李妻魂魄,合成一體,用神膠塗抹,大王發放派遣她還生,立即就活了。」又看見有七八個女人,和李生妻子相似,由官吏領來,把他們推在一起,合為一人。有藥象稀餲一樣,用它塗抹那個合成的軀體。不一會兒,官吏都散了。李生和他的妻子以及田先生都在桑林間。李生夫妻誠懇地拜謝田先生。田先生說:「你們只說自己獲得再生,不要多說別的。」隨後,田先生就消失了。李生和妻子還家。從那以後,李生妻子的年壽和所生男女,都像所說的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