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68.【茅安道】古文翻譯註解

唐茅安道,廬山道士,能書符役鬼,幻化無端,從學者常數百人。曾授二弟子以隱形洞視之術,有頃,二子皆以歸養為請。安道遣之。仍謂曰:「吾術傳示,盡資爾學道之用。即不得盜情而炫其術也。苟違吾教,吾能令爾之術,臨事不驗耳。」二子授命而去。時韓晉公滉在潤州,深嫉此輩。二子徑往修謁,意者脫為晉公不禮,則當遁形而去。及召入,不敬,二子因弛慢縱誕,攝衣登階。韓大怒,即命吏卒縛之,於是二子乃行其術,而法果無驗,皆被擒縛。將加誅戮,二子曰:「我初不敢若是,蓋師之見誤也。」韓將並絕其源,即謂曰:「爾但致爾師之姓名居處,吾或釋汝之死。」二子方欲陳述,而安道已在門矣。卒報公,公大喜,謂得悉加戮焉。遽令召入,安道龐眉美髯,姿狀高古。公望見,不覺離席,延之對坐。安道曰:「聞弟子二人愚騃,干冒尊嚴。今者命之短長,懸於指顧,然我請詰而愧之,然後俟公之行刑也。」公即臨以兵刀,械系甚堅,召致階下,二子叩頭求哀。安道語公之左右曰:「請水一器。」公恐其得水遁術,因不與之。安道欣然,遽就公之硯水飲之,而噀二子。當時化為雙黑鼠,亂走於庭前。安道奮迅,忽變為巨鳶,每足攫一鼠,沖飛而去。晉公驚駭良久,終無奈何。(出《集異記》)
【譯文】
唐朝有個茅安道,是廬山的道士,能寫符降鬼,又能變化成各種形態,跟他學習的有幾百個人。他曾經教兩個弟子隱形和透視的法術,教了一段時間,兩個弟子都以回去撫養老人為由請求回家。安道打發他們上路,但仍對他們說:「我教給你們的法術,只供你們學道之用,不要為了取得名聲而炫耀你們的法術。如果違背我的教誨,我能叫你們的法術遇事不得靈驗。」兩人領命而去。那時,韓晉公滉居潤州,深惡懂得法術的這些人。這兩個人直接去從從容容地拜見晉公,心裡想,如果晉公不以禮相待,那就遁形而去。等把兩人召進去時,晉公毫不客氣,兩人就傲慢隨便,提著衣服走上台階,並不下跪行禮。韓晉公大怒,立即命令吏卒把他倆捆綁起來,兩人見狀便要施行法術逃脫,但法術果然不靈驗,兩人都被捉住綁起來了。晉公要把他倆殺死,兩人便說:「我們本來不敢這樣,這都是我們師父的錯誤啊!」晉公要把傳授法術的人也殺絕,便對他倆說:「你們只要將師父的姓名和住處告訴我,我就可能免除你們的死刑。」兩人剛要說,安道已來到門前。吏卒向晉公傳報,晉公大喜,心裡說,現在可以把他們統統殺掉了。立即令人把安道召進來,只見安道有兩道寬寬的眉毛和漂亮的鬍鬚,姿態神氣高遠古奧。晉公看後,不由自主地離開座席,請他與自己對面而坐。安道說:「聽說我的兩個弟子愚昧無知,冒犯了您的尊嚴。現在他倆的死活,掌握在您的手中。但我想責難羞愧他們,然後等您施行刑罰。」晉公便令兵士舉著兵器圍了上來,將其捆綁得很緊,那兩個人被召到階下時,頻頻叩頭哀求。安道對晉公身邊的人說:「請給我一杯水。」晉公害怕他施行水遁之術,堅決不給他。安道並不在乎,當即把晉公硯石的水喝了一口,然後噴向那兩個弟子。兩個弟子當時就化為兩隻黑老鼠,在庭前亂跑。安道動作迅速,忽然變成一隻大鷹,一腳抓一隻老鼠,沖天飛去。晉公吃驚地看了好長時間,始終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