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59.【葉法善】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唐玄宗於正月望夜,上陽宮大陳影燈,設庭燎,自禁門望殿門,皆設蠟炬,連屬不絕,洞照宮室,熒煌如晝。時尚方都匠毛順心多巧思,結構繒采,為燈樓二十間,高百五十尺,懸以珠玉金銀,每微風一至,鏘然成韻,仍以燈為龍鳳虎豹騰躍之狀,似非人力。有道士葉法善在聖真觀,上促命召來。既至,潛引法善觀於樓下,人莫知者。法善謂上曰:「影燈之盛,天下固無與比,惟涼州信為亞匹。」上曰:「師頃嘗游乎?」法善曰:「適自彼來,便蒙召。」上異其言,曰:「今欲一往,得否?」法善曰:「此易耳。」於是令上閉目,約曰:「必不得妄視,若有所視,必當驚駭。」上依其言,閉目距躍,身在霄漢,已而足及地。法善曰:「可以觀覽。」既視,燈燭連亙十數里,車馬駢闐,士女紛雜,上稱其善。久之,法善曰:「觀覽畢,可回矣。」復閉目,與法善騰虛而上,俄頃還故處,而樓下歌吹猶來終。法善至西涼州,將鐵如意質酒肆。異日,上命中官托以他事使涼州,因求如意以還。法善又嘗引上游於月宮,因聆其天樂,上自曉音律,默記其曲,而歸傳之,遂為霓裳羽衣曲。法善生隋大業丙子,終於開元壬申,凡一百七十年矣。寧州有人,臥疾連年,求法善飛符以制之。令於居宅井南七步掘約五尺許,得一古曲幾,几上有十八字歌曰:「歲年永悲,羽翼殆歸。哀哉罹殃苦,令我不得飛。」疾者遂愈。案孔懌會稽記雲,葛玄得仙後,幾遂化為三足獸。至今上虞人往往於山中見此案幾,蓋欲飛騰之兆也。《金陵六朝記》曰:「吳帝赤烏七年八月十七日,葛玄於方山上得道,白日昇天。至今有煮藥鐺,山有洗藥池,見在。又白仲都,葛玄弟子,亦白日昇天。至今祠壇見在白都山下。又姚光亦葛玄弟子,自言得為火仙,吳大帝積薪焚之,光安坐火中,手閱素書一卷。法善盡傳符菉,尤能厭鬼神。先是高宗曾檢校諸術士黃白之法,遂出九十餘人,曾於東都凌空觀設壇醮,士女往觀之,俄有數十人自投火中,人大驚,師曰:「皆鬼魅,吾法攝之也。」卒謚越國公。(出《廣德神異錄》)
【譯文】
唐玄宗在正月十五日夜晚,於上陽宮內大擺綵燈,庭院裡也點起火,自禁門到殿門都點起蠟燭,連綿不斷,光照宮室,燈火輝煌如同白天。時尚方都匠毛順心多巧思,利用彩綢打結,做成燈樓二十間,樓高一百五十尺,上面懸掛金銀珠玉等物,微風吹來,鏗鏘悅耳,又以燈光照射,呈現出龍鳳虎豹飛騰跳躍的形狀,這些奇幻多彩的景觀,好像並非人力所為。道士葉法善正在聖真觀中,皇上催促命人將他召來。法善來到後,玄宗便悄悄帶領他到樓下觀看,周圍的人誰也不知道。法善對皇上說:「綵燈之盛,天下無比,只有涼州可以排在第二位。」皇上說:「法師剛才曾去遊覽過嗎?」法善說:「剛剛從那裡來,便蒙皇上召見。」皇上聽了他的話甚為驚異,說:「我現在想去看看,辦得到麼?」法善說:「這很容易。」於是讓皇上閉上眼睛,約法道:「一定不要擅自偷看,如果看到什麼,肯定使你驚怕。」皇上依照他的話,閉上兩眼一跳,身體便飛入雲霄,過了一會兒又兩腳落地。法善說:「可以睜眼觀看了。」放眼看去,只見燈燭連綿十幾里,車馬擁擠,男女紛雜,皇上連連稱讚。看了很長時間,法師便說:「觀看完畢,可以回去了。」於是又閉上眼睛,與法善一起騰空而飛,不一會兒就返回原處,此時樓下的歌唱聲和樂器聲還沒有結束。法善到西涼州,將自己的鐵如意抵押在酒店之中。又一天,皇上命中官借辦理別的事情為由出使涼州,順便取回如意還給法善。法善還曾領著皇上去月宮遊覽,從而聆聽到天上的音樂,皇上本來通曉音律,便默記天樂曲譜,回來予以傳播,於是成為霓裳羽衣曲。法善生於隋代大業丙子年,死於唐代開元壬甲年,壽高一百七十歲。寧州有個人連年臥病不起,請法善利用飛符給他治療。法善讓他在住宅水井南面七步處挖五尺左右深,此人照法善說的去做,得到一個古曲幾,几上有一首八字歌:「歲年永悲,羽翼殆歸。哀哉罹殃苦,令我不得飛。」那個臥病不起的人便痊癒了。據孔懌《會稽記》說,葛玄成仙後,這隻小幾便化為三腳獸。直至今天,上虞這個地方的人,往往把在山中見到這一案幾,看做要飛黃騰達的預兆。《金陵六朝記》記載:吳帝赤烏七年八月十七日,葛玄在方山上得道,白天升天。時至今天,仍有葛玄煉丹修道時煮藥用的鍋,山上還有洗藥的水池子。又載:白仲都,是葛玄的弟子,也於白天升天。至今尚有當年仲都修道時的祠壇在白都山下面。又載:姚光也是葛玄的弟子,他自己說得為火仙,吳大帝堆積柴草燒他,姚光安然坐在火中,手捧無字書一卷閱讀。法善盡傳符菉,尤其能夠降伏鬼神。在這之前,唐高宗曾檢驗各位術士的煉丹之法,於是來了九十餘人,他們在東都凌空觀設壇打醮,許多男女前往觀看,立刻有數十人自投入火中,人們大為吃驚,法善法師說:「這些都是鬼魅,是我施法攝他們來的。」法善死後,謚號越國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