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039.【伯山甫】原文及譯文

伯山甫者,雍州人也。入華山中,精思服食,時時歸鄉里省親,如此二百年不老。到人家,即數人先世以來善惡功過,有如臨見。又知方來吉凶,言無不效。其外甥女年老多病,乃以藥與之。女時年已八十,轉還少,色如桃花。漢武遣使者行河東,忽見城西有一女子,笞一老翁,俯首跪受杖。使者怪問之,女曰:「此翁乃妾子也,昔吾舅氏伯山甫,以神藥教妾,妾教子服之,不肯,今遂衰老,行不及妾,故杖之。」使者問女及子年幾,答曰:「妾已二百三十歲,兒八十矣。」後入華山去。(出《神仙傳》)
【譯文】
伯山甫是古代九州之一的雍州人。進了西獄華山專心修道,服食丹砂仙藥,也常常回到家鄉探親,這樣活了二百歲還不顯老。伯山甫每到別人家去時,就歷數這家人祖祖輩輩的善惡和功過,好像他親眼見過似的。他還知道別人未來的吉凶福禍,說出來沒有不靈驗的。伯山甫的外甥女年老又多病,就給了她一些藥。外甥女當時已經八十多歲,服下藥以後,立刻變得年輕了,面色像桃花樣艷麗。有一次,漢帝派了使者到河東去,忽然看見城西有一個女子用鞭子抽打一個老頭,老頭老老實實地低著頭挨打。使者十分奇怪,就上去問怎麼回事,那女子說,「我是在打我兒子哩。從前我的舅舅伯山甫給了我一些仙藥,我叫我兒子吃,他不肯吃,現在就老成這樣,走路連我都不如,慢騰騰地,所以我才打他。」使者問那女子和他兒子都是多大歲數,女子回答說,「我已經二百三十歲,兒子才八十歲。」後來這女子也進了華山修道去了。

馬鳴生
馬鳴生者,臨淄人也,本姓和,字君賢。少為縣吏,捕賊,為賊所傷,當時暫死,忽遇神人以藥救之,便活。鳴生無以報之,遂棄職隨神。初但欲治金瘡方耳,後知有長生之道,乃久隨之,為負笈,西之女兒山,北到玄丘,南至廬江,周遊天下,勤苦歷年,及受《太陽神丹經》三卷歸。入山合藥服之。不樂升天,但服半劑,為地仙,恆居人間。不過三年,輒易其處,時人不知是仙人也。怪其不老。後乃白日昇天而去。(出《神仙傳》)
【譯文】
馬鳴生是山東臨淄人,原來姓和,字君賢。他年輕時當過縣衙裡的小官。因為捕捉強盜,被強盜所傷,忽然遇見一個神仙用藥救活了他。馬鳴生覺得無法報答神仙救命之恩,就丟掉了官職跟著神仙去了。一開始他只想得到醫治刀槍紅傷的方,後來知道神仙還有長生的方術,就長期跟隨著神仙,為他挑著書箱,進了河南宜陽縣的女幾山,往北到了玄丘,往南到了安徽的廬江,和神仙一同周遊天下,辛苦勤勞地侍奉神仙很多年,神仙終於給了他三卷《太陽神丹經》。馬鳴生帶著經捲回家後,進山按經上說的方法配了藥服用。因為不願升天成仙,只吃了半副藥就成為地上的神仙,可以永遠住在人世。馬鳴生服藥以後,每三年搬一個地方住,所以人們都不知道他是神仙。他也修造房舍,也有僕人和車馬,和人們完全一樣。他就這樣不斷地換地方住,走遍了九州,過了五百多年,有些人認識他,見他總也不老,十分奇怪。後來他終於大白天成仙,升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