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07內篇 應帝王第七》原文全文翻譯

  內篇 應帝王第七

  【導讀】本篇是回答帝王如何治天下問題的,故名「應帝王」。全文前後兩大部分。前部分列了四個寓言,否定了仁義法度之治,提出淡漠無為的明王之治:「功蓋天下而似不自己,化貸萬物而民弗恃。有莫舉名,使物自喜。立乎不測,而游於無有者也。」此為篇中樞紐。後部分再寫兩個故事:相者季鹹以能測知人的生死壽夭相標榜,結果在得道者壺子面前,以失敗告終。作者以此說明「可測」的破產,反證必須「立乎不測」。儵忽鑿死了渾沌,是有為的惡果;反證必須「游乎無有」。前者有人物、對話、動作、情節,在作者寓意之外,還可視作破除迷信的短篇故事;後者雖簡單,但渾沌鑿七竅而死,意象玄妙,耐人尋味。歷來說者由此悟出了許多哲理。

  【原文】齧缺問於王倪1,四問而四不知。齧缺因躍而大喜2,行以告蒲衣子3。蒲衣子曰:「而乃今知之乎4?有虞氏不及泰氏5。有虞氏其猶藏仁以要人6,亦得人矣7,而未始出於非人8。泰氏其臥徐徐9,其覺于于十。一以己為馬⑾,一以己為牛。其知情信,其德甚真,而未始入於非人⑿。」

  【註釋】1齧缺、王倪,見《齊物論》篇注。 2因躍而大喜,因為從王倪四答「不知」中,領悟了聖人以無知為知的妙道,故高興得跳起來。 3蒲衣子,傳說是堯時人。 4而,你。 乃,才。 5有虞氏,舜帝。 泰氏,伏犧氏。 6藏仁,心懷仁義。 要(yāo 腰),要結,籠絡。 7得人,得人心。 8而未始句:出,超出。 非人,指外物。 句謂未曾擺脫外物的牽累。 9徐徐,安閒自得的樣子。 十于于,愚昧無知的樣子。 ⑾一以二句:說明與物同體,不分彼此。 ⑿而未始:而未曾陷入外物的牽累。

  【原文】肩吾見狂接輿。狂接輿曰:「日中始何以語女1?」肩吾曰:「告我:君人者以己出經式義度2,人孰敢不聽而化諸3!」狂接輿曰:「是欺德也4。其於治天下也,猶涉海鑿河而使蚊負山也5。夫聖人之治也,治外乎6?正而後行7,確乎能其事者而已矣8。且鳥高飛以避矰弋之害9,鼷鼠深穴乎神丘之下以避熏鑿之患十,而曾二蟲之無知⑾?」

  【註釋】1日中始,假設人名。 2君人者,國君。 出,公佈。 經,法典。 式,程式,規矩。 義,裁斷之法。 度,準則。 都是統治國家的法度。 3孰,誰。 化,接受教化。 諸,句尾助詞,猶呢。 4欺德,虛偽的道德。 5涉海、鑿河、使蚊負山,三者都說明辦不到。 6治外,統治別人。 7正,指正己。 行,推行。 8確乎句:按照人們各自能夠干的而定就是了。意即人們能幹什麼就任隨他去幹什麼。 確,定。 9矰(zēng 增),一種用絲繩繫住以便弋射飛鳥的短箭。 弋(yi 易),弋射,用繩繫住箭來射。 十鼷(xī 溪)鼠,小鼠。 深穴,作動詞,打很深的地洞藏身。 神丘,社壇。 熏,用煙熏。 鑿,挖掘。 ⑾而曾句:難道就和這兩種動物一樣無知嗎?言外之意是說,動物尚且知道避害,何況比動物聰明的人怎能被欺騙而聽從經式義度? 曾,乃。

  【原文】天根游於殷陽1,至蓼水之上2,適遭無名人而問焉3,曰:「請問為天下4。」無名人曰:「去!汝鄙人也5,何問之不豫也6!予方將與造物者為人7,厭則又乘夫莽眇之鳥8,以出六極之外,而游無何有之鄉,以處壙埌之野9。汝又何帠以治天下感予之心為十?」又復問,無名人曰:「汝游心於淡⑾,合氣於漠,順物自然而無容私焉⑿,而天下治矣。」

  【註釋】1天根,假設人名。 殷陽,殷山之南。 2蓼(Iiǎo 了)水,水名。 3適遭,剛好碰到。 無名人,假設人名。 4為,治。 5鄙,卑陋。 6豫,厭。 7方將,正在。 句意詳見《大宗師》篇「方且與造物者為人」注。 8厭,厭煩。 莽眇,飄渺。 乘夫莽眇之鳥,比喻心神翱翔在飄渺的世界。 9壙埌(kuang lang 曠浪),空蕩遼闊。 十帠,不知什麼字。《經典釋文》:「徐音藝,又魚例反。司馬雲,法也。一本作寱,牛世反。」寱(yi 藝),「囈」的本字。慧琳《一切經音義》卷十四「寱語」注引《聲類》:「睡中不覺妄言也。」 句謂:你又為什麼像說夢話似地拿治天下的事來感惑我的心呢? ⑾游心二句:心虛靜就是游於淡,氣平和就是合於漠。相當於氣功中意與氣會,合於虛靜的意思。 ⑿容私,夾雜私心成見。

  【點評】通過上述三個寓言,批判了仁義、禮法的政治論。主張淡漠自然才能治好天下。

  【原文】陽子居見老聃1,曰:「有人於此,向疾強梁2,物徹疏明3,學道不倦4。如是者,可比明王乎?」老聃曰:「是於聖人也5,胥易技系6,勞形怵心者也。且也虎豹之文來田7,猿狙之便執斄之狗來藉8。如是者,可比明王乎?」陽子居蹴然曰:「敢問明王之治。」老聃曰:「明王之治:功蓋天下而似不自己9,化貸萬物而民弗恃十。有莫舉名⑾,使物自喜。立乎不測⑿,而游於無有者也⒀。」

  【註釋】1陽子居,姓陽名朱,字子居。 2向,通響,回聲。 疾,速。 向疾,回聲一樣快。比喻敏捷。 強梁,剛強有力。 3物徹,物理洞徹,對事物的道理理解得十分透徹。 疏,即《盜跖》篇「內周樓疏」之「疏」,指疏窗。 疏明,如疏窗一樣通明,比喻洞徹的程度。 4倦,同倦。 明王,英明的君主。 5於,古通烏。烏,何。 句謂這哪稱得上聖人呢! 6胥易二句:胥,有才智而供人役使的小吏。(見《周禮·天官》「胥十二人」疏) 易,《禮記·祭義》:「易抱龜南面,天子卷冕北面。」可見易是占卜的官。 技系,指胥與易均被技術所束縛。故說「勞形怵心」。 怵,驚。 7文,花紋。指虎豹皮毛上的花紋。 來,招致。 田,通畋,畋獵。 8猿狙句:疑文有脫誤,似應作「猿狙之便來執,斄之徇來藉」。 便,敏捷。 執,捉。 斄(li 離),形狀如牛而尾長。 徇,通徇,疾走。 藉,繫縛。 句意謂猿狙由於敏捷可愛,故招致人們抓它來玩耍;長髦牛走得太快而招致被人用繩索套縛。 如按原文解釋,則為:敏捷的獼猴和能捉狐狸的狗,由於自己的才能被人繫上繩索使用。 9蓋,覆蓋。 自,由。 不自己,不歸功於自己。 十貸,施,恩賜。 恃,依賴。 句意謂雖然英明的君王化育、施恩於萬物,但老百姓並不認為是依靠了君主,而只是出於自然罷了。 ⑾有,得。 莫,毋,無法。 舉,稱說。 名,形容。 句謂取得成就而無法用語言來表達。 ⑿立乎不測,指明王立足於不測的變化。 ⒀無有者,指虛無之道。

  【原文】鄭有神巫曰季鹹1,知人之死生2、存亡、禍福、壽夭,期以歲月旬日若神3。鄭人見之,皆棄而走4。列子見之而心醉5,歸,以告壺子6,曰:「始吾以夫子之道為至矣7,則又有至焉者矣8。」壺子曰:「吾與汝既其文9,未既其實十。而固得道與⑾?眾雌而無雄⑿,而又奚卵焉!而以道與世亢⒀,必信⒁,夫故使人得而相汝⒂。嘗試與來⒃,以予示之⒄。」

  【註釋】1神巫,神靈的巫祝。巫祝是古代以降神、祭祀、占卜為職業的人。 2知,指能測知。 3期,約,預言。 句謂預言某年、某月、某旬、某日像神一樣靈驗。 4棄而走,拋開他而遠走。因為怕被他測知自己的死期。 5心醉,指醉心於季鹹的技術。 6壺子,列子的老師,是很有道德修養的人。 7至,最高級。 8又有,更有。 9與,授予。 既,盡。 文,表面。 十實,實質。 ⑾而,你。 與,通歟。 ⑿眾雌二句:奚,何。 又奚卵焉,又怎麼能生育呢! 二句意謂:事情單方面是不會成功的,總是與雙方有關的。意即人們不表露自己的話,季鹹也是無法測知的。 ⒀亢,通抗,抗衡,較量。 ⒁信,通伸,表露自己。 ⒂相(xiang 象),一種巫術,觀察人的容貌以測定吉凶禍福。 ⒃與來,帶來。指把季鹹帶來。 ⒄以予示之,把我介紹給他看一看。

  【原文】明日,列子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嘻!子之先生死矣!弗活矣!不以旬數矣1!吾見怪焉2,見濕灰焉3。」列子入,泣涕沾襟以告壺子。壺子曰:「鄉吾示之以地文4,萌乎不震不正,是殆見吾杜德機也5,嘗又與來。」明日,又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幸矣!子之先生遇我也,有瘳矣6!全然有生矣!吾見其杜權矣7!」列子入,以告壺子。壺子曰:「鄉吾示之以天壤8,名實不入,而機發於踵。是殆見吾善者機也9。嘗又與來。」明日,又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子之先生不齊十,吾無得而相焉。試齊,且復相之。」列子入,以告壺子。壺子曰:「吾鄉示之以太沖莫勝⑾,是殆見吾衡氣機也⑿,鯢桓之審為淵⒀,止水之審為淵,流水之審為淵。淵有九名⒁,此處三焉。嘗又與來。」明日,又與之見壺子。立未定⒂,自失而走。壺子曰:「追之!」列子追之不及。反,以報壺子曰:「已滅矣,已失矣,吾弗及已。」壺子曰:「鄉吾示之以未始出吾宗⒃。吾與之虛而委蛇⒄,不知其誰何⒅,因以為弟靡⒆,因以為波流,故逃也⒇。」然後列子自以為未始學而歸。三年不出,為其妻爨(21),食豕如食人(22),於事無與親(23)。雕琢復樸(24),塊然獨以其形立(25)。紛而封哉(26),一以是終(27)。

  【註釋】1不以旬數,不需用旬來計算。意即壽命不到十天就完了。 2怪,怪異,指死亡的徵候。 3濕灰,必死的象徵。濕的灰則連復燃也不可能了。 4鄉(xiang 向)吾二句:鄉,往,往日。 地文,與下文的「天壤」、「太沖莫勝」、「未始出吾宗」,都是表示寧神運氣的不同階段:入靜、運氣、守氣、忘我。 地文,大地陰靜的氣象。用來比喻入靜的境界。但靜並非絕對的死寂的靜,而是靜中有動,氣息不停,如大地尚有萬物萌動一般。 不過這時氣息的運行與萬物的萌動又並非是有意識的動,更不是有意於助長它變化生長。故說「萌乎不震不正」。這是動中有靜。 震,動。 正,《爾雅·釋詁》:「長也。」 5是,此。 殆(dai 代),大概。 杜,閉塞。 德,即《天地》篇「物得之以生謂之德」之「德」。 德機,即生機。 氣是人體生化之本,故生機也就是氣機。入靜的時候,氣息運行,但十分平靜,故如氣機閉塞不動。 6瘳(chōu 抽),病癒。 有瘳,有好轉的希望。 7杜權,閉塞中有轉機,即變得有點生氣。 權,變。 8鄉吾三句:壤,地。 天地合、陰陽調和則萬物生長。人體之內,神與氣相結合才能有生氣,故比作天壤。 但神與氣相結合,其中不能參雜虛名實利,否則就會精神錯亂、意氣激憤,故說「名實不入」。 機發於踵,心神領著氣息從腳跟湧泉穴開始向上運行,如《大宗師》篇所說的「息之以踵」。 9善,指病癒。 機,氣機。 十齊,通齋,齋戒。 無得,無法。 ⑾沖,調。 陰陽二氣調和就叫太沖。 既然調和就沒有偏勝(或偏陰,或偏陽)。故說「太沖莫勝」。 ⑿衡,平。 氣機平靜就是守氣不動。 ⒀鯢(ni 泥),小魚。 桓,盤桓,徘徊。 審,《徐無鬼》篇「水之守土也審」之「審」。羅勉道《莊子循本》:「言水之守土,審定不移也。」可見審有沉靜的意思。 鯢桓之審,即沉靜中僅有小魚徘徊的微動。比喻靜中有動(地文);止水之審為最靜的狀態,比喻靜而又靜(太沖莫勝);流水之審,比喻動中有靜(天壤)。三句比喻氣機的各種狀態。 ⒁淵有九名:還有濫、沃、氿(guǐ 鬼)、雍(yōng 擁)、汧(qiān 千)、肥六水之潘為淵。(見《列子·黃帝》篇)潘,奚侗認為當作「瀋」。古時「瀋」、「審(審)」相通。 處,居,占。⒂立未定二句:指季鹹。 ⒃吾宗,《天下》篇:「以天為宗」,吾宗即指天。 未始出吾宗,即《達生》篇「聖人藏於天」的意思,都是說與天渾然一體,如《人間世》篇顏回所說「未始有回也」。這就是虛而集道的境界。 ⒄委蛇(wēi yi 威宜),隨順自然的樣子。 ⒅不知,指季鹹不知。 其,壺子自指。 誰何,怎麼樣一個人。 占卜是迷信的把戲,但時亦兼用中醫的望、聞、問諸診的知識。壺子有控制自身心氣神色的本領,故使季鹹摸不著底,不知他是怎麼樣一個人。 ⒆因,跟隨。即《在宥》篇「神動而天隨」的意思。 弟靡(mǐ 米),郭註:「變化頹靡。」成疏:「頹者放任,靡者順從。」可見弟或作頹,或通頹。與下句「波流」冋是申說委蛇的含義。弟靡從平靜狀態說,波流從動盪狀態說。 ⒇故逃也,指季鹹逃。 (21)爨(cuan 竄),燒火煮飯。 (22)食(si 飼),拿東西給人或動物吃。 食豕,餵豬。 句意說明他不雜私念,天真待物。 (23)無與親,無所關心。 (24)雕琢復樸,意謂把在世俗中染上的是非好惡等惡習雕琢清除,恢復純樸的心性。 (25)塊然,像土塊那個樣子。意即無知無識,猶今說像木頭一樣。 (26)紛,指世事紛紜。 封,指列子封閉自己的心竅,不染世塵,如《達生》篇所說的「不開人之天」。 (27)一以是終,一直以此終生。

  【原文】無為名屍1,無為謀府2,無為事任3,無為知主4。體盡無窮5,而游無朕6。盡其所受乎天而無見得7,亦虛而已!至人之用心若鏡8,不將不迎,應而不藏9,故能勝物而不傷。

  【註釋】1無為,不要作。 屍,主。 名屍,名聲的承當者。 2謀府,藏計謀的地方,猶今說智囊。 3事任,工作的擔任者。 4知主,智慧的主宰者。 5體盡無窮,與無窮的事物完全渾然一體。意同《逍遙游》篇說的「旁礡萬物以為一」。 6朕(zhen 振),跡。 無朕,無跡,無跡則虛。 7盡其句:終生而不見有所得。故下句說「亦虛而已」。意即視人生為虛無。 所受乎天,指稟受於天道而形成的形體、生命。 8若鏡,意即純客觀地反映。 9應,反應。 不藏,在心裡不留痕跡。

  【原文】南海之帝為儵1,北海之帝為忽,中央之帝為渾沌。儵與忽時相與遇於渾沌之地,渾沌待之甚善。儵與忽謀報渾沌之德2,曰:「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3。此獨無有,嘗試鑿之。」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

  【註釋】1儵(shū 叔),與下文的忽、渾沌,都是寓言中假設的名字。 2謀報,籌謀報答。 德,恩德,即上句說的「待之甚善」。 3七竅,七個洞,指二眼、二鼻孔、二耳、一口。 息,呼吸。

  【點評】說明統治天下不是靠才能智慧,而是要虛心若鏡,無為而治。即「立乎不測,游於無有」。季鹹以能測知人的生死壽夭自我標榜,結果在壺子面前以失敗告終,是「可測」的破產,反證必須「立乎不測」;儵、忽鑿死了渾沌,是「有為」的惡果,反證必須「游於無有」。
  莊子強調事物的不可測,是因為萬物的本體(道)具有不可測性。這與量子學家發現測不準定律,發現量子波具有測不准性,又相暗合。

  內篇 應帝王第七(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