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姬旦《周禮》24【春官宗伯第三·郁人-典瑞】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春官宗伯第三·郁人/典瑞

郁人掌祼器。凡祭祀、賓客之祼事,和郁鬯以實彝而陳之。凡祼玉,濯之陳之,以贊祼事,詔祼將之儀與其節。凡祼事,活盥。大喪之渳,共其肆器。及葬,共其祼器,遂狸之。大祭祀,與量人受舉斝之卒爵而飲之。
【譯文】
郁人掌管行裸禮的器具。凡祭祀或招待賓客有行裸禮的事,就調和郁鬯盛在彝中而加以陳設。凡行裸禮用的圭瓚、璋瓚,要洗滌乾淨,加以陳設,而佐助行裸禮,告教[王]獻裸的禮儀和時間。凡行裸禮都要洗手。有大喪將洗沐屍體,供給洗沐所用的器具。到將出葬時,供給[設遣奠]所需的裸器,用畢隨即埋掉。大祭祀[的禮儀完畢後],同量人一起接受[王]所賜最後一斝酒而飲之。
  
鬯人掌共秬鬯而飾之。凡祭祀,社壝用大罍,禜門用瓢繼,廟用修,凡山川四方用蜃,凡祼事用概,凡副事用散。大喪之大渳,設鬥,共其釁鬯。凡王之齊事,共其釁鬯。凡王吊臨,共介鬯。
【譯文】
鬯人掌管供應櫃鬯並用布巾覆蓋。[祭祀盛酒的器具],凡祭祀社稷用大墾,在國都城門舉行縈祭用瓢盛酒,宗廟祭祀用卣尊,凡祭祀山川和四方用蜃尊,凡行埋祭用概尊,凡毀折牲體(祭祀四方小神]用散尊。大喪將為屍體沐洗,就設置鬥,供給塗抹屍體用的櫃鬯。凡王齋戒,供給[沐洗用的]櫃鬯。凡王臨吊臣下,供給灑被王身用的櫃鬯。
  
雞人掌共雞牲,辨其物。大祭祀,夜□虖旦,以嘂百官。凡國之大賓客、會同、軍旅、喪紀,亦如之。凡國事為期,則告之時。凡祭祀面禳釁,共其雞牲。
【譯文】
雞人掌管供給[祭祀用的]雞牲,辨別雞牲的毛色。舉行大祭祀,夜將盡時就呼喊天亮了以叫起百官。凡王國有招待來朝諸侯、會同、征伐、喪事等,也這樣做。凡王國有事確定了行事的時間,就把時問報告主事官吏。凡祭祀,或四面禳祭[以消災],或舉行釁禮,供給所需的雞牲。
  
司尊彝掌六尊、六彝之位、詔其酌,辨其用與其實。春祠、夏禴,祼用雞彝、鳥彝,皆有舟。其朝踐用兩獻尊,其再獻用兩象尊,皆有罍。諸臣之所昨也,秋嘗、冬烝,祼用斝彝、黃彝,皆有舟。其朝獻用兩著尊,其饋獻用兩壺尊,皆有罍,諸臣之所昨也。凡四時之閒祀、追享、朝享,祼用虎彝、蜼彝,皆有舟。其朝踐用兩大尊,其再獻用兩山尊,皆有罍,諸臣之所昨也。凡六彝六尊之酌,郁齊獻酌,醴齊縮酌,盎齊兌,凡酒修酌。大喪,存奠彝。大旅,亦如之。
【譯文】
司尊彝掌管六尊、六彝的陳列位置,告教執事者酌酒,辨別各種尊彝的用途以及所當盛的酒。[宗廟]春季舉行祠祭,夏季舉行榆祭,行裸禮用雞彝、鳥彝,都有托盤;行朝踐禮用兩犧尊,行醑禮用兩象尊,[春祠和夏禴]都設有基,供諸臣酌酒行自酢禮。秋季舉行嘗祭,冬季舉行熏祭,行裸禮用稼彝、黃彝,都有托盤;行酯禮用兩著尊,行饋食禮用兩壺尊,(秋嘗和冬蒸]都設有孽,供諸臣酌酒行自酢禮。凡四季之間的祭祀,如追享、朝享,行裸禮用虎彝、蛙彝,都有托盤;行朝踐禮用兩大尊,行醑禮用兩山尊,(追享和朝享]都設有基,供諸臣酌酒行自酢禮。
凡六彝、六尊中之酒的酌用,郁鬯要經過搓拌[再過濾而後]酌用,醴齊(用茅草]過濾而後酌用,盎齊[用清酒摻和]經過濾而後酌用,三酒要摻和明水[再過濾而後]酌用。王、王后或太子的喪事,省視舉行大遺奠時所設的彝尊。舉行大旅祭也負責省視彝尊。
  
司幾筵掌五幾、五席之名物,辨其須知與其位。凡大朝覲、大饗射,凡封國、命諸侯,王位設黼依,依前南鄉,設莞筵、紛純,加繅席、畫純,加次席、黼純。左右玉幾,祀先王昨席,亦如之。諸侯祭祀席,黼筵、繢純,加莞席、紛純,右雕幾。昨席,莞筵紛純,加繅席、畫純。筵國賓於牖前,亦如之,右彤幾。甸役,則設熊席,右漆幾。凡喪事,設葦席,右素幾。其柏席用萑,黼純,諸侯則紛純,每敦一幾。凡吉事變幾,凶事仍幾。
【譯文】
司幾筵掌管五幾、五席的名稱種類,辨別它們的用途和所當布設的位置。凡大朝覲、大饗禮、大射禮,凡封建國家、策命諸侯,在王位設置黼依,黼依的前邊面向南布設有黑絲帶鑲邊的莞席,莞席上加放邊緣畫有雲氣圖案的五彩蒲席,蒲席上再加繡有黑白花紋鑲邊的竹蓆,席左右兩端設玉幾。[為王]祭祀先王和接受酢酒所佈的席也是這樣。
諸侯祭祀宗廟,(為神]布設邊緣繪有花紋的蒲席,蒲席上加用黑色絲帶鑲邊的莞席,席右端設雕幾。為諸侯接受酢酒設帶有黑色鑲邊的莞席,莞席上加放邊緣繪有花紋的五彩蒲席。(在王的宗廟裡]為國賓在室窗前布席也是這樣,[為國賓中的孤卿大夫]在席的左端設紅漆幾。[王]發徒役田獵,[在立表處舉行貉祭時]就設熊席,席右端設黑漆幾。凡喪奠,設葦席,席的右端設素幾;[奠祭時]放置黍稷的席是邊緣繪有黑白兩色花紋的萑席,諸侯[設奠放黍稷的席]就用黑色絲帶鑲邊,每隻敦放在一張几上。凡吉禮[隨著儀節的進行]要變換幾,凶禮則仍沿用一幾。
  
天府掌祖廟之守藏,與其禁令,凡國之玉鎮、大寶器藏焉。若有大祭、大喪,則出而陳之。既事,藏之。凡官府、鄉州及都鄙之治中,受而藏之,以詔王察群吏知治。上春,釁寶鎮及寶器。凡吉凶之事,祖廟之中,沃盥,執燭。季冬,陳玉以貞來歲之媺惡。若遷寶,則奉之。若祭天之司民、司祿而獻民數、谷數,則受而藏之。
【譯文】
天府掌管始祖廟中[寶物]的收藏,以及有關的禁令。凡王國的玉鎮和大寶器都收藏在祖廟中,如果有大祭祀或大喪事,就拿出來陳設,事畢再收藏起來。凡[王國]各官府、各鄉、州以及各采邑治理政事的文書,都接受而加以保存,以詔告王考察官吏們的政績。春正月,用牲血塗抹寶鎮和寶器而祭之。凡祭祀或喪事,在祖廟中舉行,[有關官吏]洗手時就為他們持火把照明。冬十二月,陳設玉器而占卜明年年成的好壞。如果遷移[祖廟的]寶器就負責奉送。如果是在[冬十月]祭祀司民、司祿的時候,[有關官吏向王]呈報人民數和穀物數,就[從王那裡]接受薄書加以保存。
  
典瑞掌玉瑞、玉器之藏,辨其名物與其用事。設其服飾:王晉大圭,執鎮圭,繅藉五采五就,以朝日。公執三圭,侯執信圭,伯執躬圭,繅皆三采三就。子執谷璧,男執蒲璧,繅皆二采再就,以朝覲、宗遇、會同於王。諸侯相見,亦如之。瑑、圭、璋、璧、琮,繅皆二采一就,以覜聘。四圭有邸,以祀天、旅上帝。兩圭有邸,以祀地、旅四望。祼圭有瓚,以肆先王,以祼賓客。圭璧,以祀日月星辰。璋邸射,以祀山川,以造贈賓客。土圭,以致四時日月,封國,則以土地。珍圭,以征守,以恤凶荒。牙璋,以起軍旅,以治兵守。璧羨,以起度,駔圭璋、璧琮、琥璜之渠眉。疏璧琮,以斂屍。谷圭,以和難,以聘女。琬圭,以治德,以結好。琰圭,以易行,以除慝。大祭祀、大族,凡賓客之事,共其玉器而奉之。大喪,共飯玉、含玉、贈玉。凡玉器出,則共奉之。
【譯文】
掌管玉瑞、玉器的收藏,辨別它們的名稱和種類以及運用它們的事項,為它們設置裝飾物。王腰插大圭,手執鎮圭,圭墊上用五種色彩繪飾五匝,這樣行拜日禮。公執桓圭,侯執信圭,伯執躬圭,圭墊都用三種色彩繪飾三匝;子執谷璧,男執蒲璧,璧墊都用兩種色彩繪飾兩匝:這樣來向王行春朝、秋覲、夏宗、冬遇和會同之禮。諸侯相見也執同樣的瑞玉。有刻紋隆起的圭、璋、璧、琮,它們的襯墊都用麗種顏色繪飾一匝,用以看望或慰問王。
用以璧為本的四圭祭祀天,並用以旅祭上帝。用以琮為本的兩圭祭祀地,並用以旅祭四方名山大川。用有勺的裸圭肆祭先王,並用以向賓客行裸禮。用圭璧祭祀日月星辰。用以琮為本而銳出一璋的玉器祭祀山川,並用在造贈賓客時[拿著它致辭]。
土圭用以測度四季的日影、月影,封建諸侯國就用以測度地域。珍圭用以徵召諸侯,撫恤災荒。牙璋用以發兵,用以調動駐守的部隊。璧的徑長可用作度量的標準。用絲帶貫穿圭、璋、璧、琮、琥、璜溝紋(中的孔眼],使璧、琮上面的溝紋上下貫通,這樣用來斂屍。谷圭用以調和仇怨,用以行聘女禮。琬圭用以表彰有德的諸侯,用以締結[諸侯間的]友好。琰圭用以[告喻諸侯]改變行為,消除惡行。舉行大祭祀、大旅祭,以及凡招待賓客的事,供給所需的玉器並奉送[到行禮之處]。有大喪,供給所需的飯玉、含玉和贈玉。凡有玉器賜出,就供給並奉送[到被賜者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