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73.【薛邕】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薛邕侍郎,有宰相望。時有張山人善相。崔造方為兵部郎中,與前進士姜公輔同在薛侍郎坐中。薛問張山人:「且坐中有宰相否?」心在己身多矣。張答云:「有。」薛曰:「幾人?」曰:「有兩人。」薛意其一人即己也。曰:「何人?」曰:「崔姜二公必宰相也,同時耳。」薛訝忿之,默然不悅。既而崔郎中徐問張曰:「何以同時?」意謂姜公今披褐,我已正郎,勢不相近也。張曰:「命合如此,事須同時,仍郎中在姜後。」後姜為京兆功曹,充翰林學士。時眾知涇將姚令言入城取朱泚,泚曾帥涇,得軍人心。姜乃上疏請察之。疏入十日,德宗幸奉天,悔不納姜言,遂於行在擢姜為給事中平章事。崔後姜半年,以夕郎拜相。果同時而在姜之後。薛竟終於列曹。始知前輩不可忽後輩。(出《嘉話錄》)
  【譯文】
侍郎薛邕,有當宰相的願望。當時有個姓張的很會給人看相。一天,兵部郎中崔造和前科進士姜公輔一同在薛邕那裡做客。薛邕問姓張的相士說:「坐上這幾個人有沒有宰相?」心裡想,如果有應該是自己。張回答說:「有。」薛邕問:「幾人?」回答說:「有兩人。」薛邕心想其中一個就是自己。又問:「哪兩個人?」回答說:「崔姜兩位必然當宰相,並且是同時。」薛邕即驚訝又氣憤,沉默著不高興。隨後崔造問:「為什麼是同時?」意思是說,姜公輔現在還沒有官職,我已是正郎,不應該同一個時期當宰相。張說:「命該如此,並且是郎中在姜公輔之後。」後來姜公輔做了京兆功曹,並且兼任翰林學士。這時人們傳說涇陽的將軍姚令要進城捉朱泚,朱泚曾在涇陽為帥,很得軍心。姜公輔上書請皇帝派人去調查。上書後十天,德宗去了奉天,後悔沒有採納姜公輔的意見。於是在行宮下令提升姜公輔為給事中平章事,即丞相。崔造在半年後,從郎中升任丞相,果然是同一時期而在姜公輔之後。薛邕後來竟一直沒能當上丞相。從這件事可以看出前輩不應忽視後輩。

卷第一百五十二 定數七
鄭德璘 趙璟 盧邁 趙璟 包誼 薛少殷 袁孝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