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姬旦《周禮》50【冬官考工記第六·磬氏-車人】古文現代文翻譯

冬官考工記第六·磬氏/車人

  
磬氏為磬,倨句一矩有半,其博為一,股為二,鼓為三。參分其鼓博,去一以為鼓博。參分其鼓博,以其一為之厚。已上,則摩其旁;已下,則摩其耑。
【譯文】
磬氏製作磬,[股、鼓]彎曲的度數為一矩半。以股的寬度作為一,股的長度就是二,鼓的長度則為三。把股的寬度分成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鼓的寬度;把鼓的寬度分成三等分,用一等分作為磬的厚度。[磬發出的聲音]太清就琢磨它的兩面[使變得較薄],[發出的聲音]太濁就琢磨它的兩端[使變得較短]。
  
矢人為矢,鍭矢,參分。茀矢,參分一在前,二在後。兵矢、田矢,五分二在前,三在後。殺矢,七分三在前,四在後。參分其長,而殺其一。五分其長,而羽其一。以其笴厚為之羽深。水之,以辨其陰陽,夾其陰陽,以設其比。夾其比,以設其羽。參分其羽,以設其刃,則雖有疾風,亦弗之能憚矣。刃長寸圍寸,鋌十之,重三垸。前弱則俯,後弱則翔,中弱則紆,中強則揚。羽豐則遲,羽殺則趮。是故夾而搖之,以□其豐殺之節也。橈之,以□其鴻殺之稱也。凡相笴,欲生而摶。同摶,欲重;同重,節欲疏;同疏,欲□。
【譯文】
矢人製作矢。把鏃矢的長度分為三等分,把殺矢的長度分為三等分,一等分在前,二等分在後,[則前後重量相等]。把兵矢、田矢的長度分為五等分,二等分在前,三等分在後,[則前後重量相等]。把弗矢的長度分為七等分,三等分在前,四等分在後,[則前後重量相等]。把箭桿的長度分為三等分而把前面的一等分削細[以便安鏃]。把箭桿的長度分為五等分而設羽的部分佔一等分,以箭桿的厚度作為設羽的深度。把箭桿浸入水中以辨別它的陰面和陽面,夾在陰陽分界處的兩邊開口設比,夾在比的兩邊設羽。把羽的長度分為三等分[而以一等分的長度作為]設置鏃刃的長度,那麼即使有迅疾的風也不怕。刃長二寸,[刃最闊處]圍長一寸,鋌的長度是圍長的十倍,[鏃]重三垸。[箭桿]前面弱箭頭就會向下栽,後面弱箭頭就會向上揚,中間弱箭的飛行就紆曲而不直,中間強[而兩頭弱]箭就會飄飛;羽毛過大箭就飛行遲緩,羽毛過少箭就飛行疾速而[偏離]目標]掉落一旁。因此用手指夾著[矢的比部]搖動它,以觀察它的羽的大小是否合適,彎曲箭桿以觀察它的粗細是否勻稱。凡選擇箭桿,要挑選無異色無蟲眼而又圓的,同樣圓的要挑選重的,同樣重的要挑選木節稀疏的,同樣木節稀疏要挑選顏色如栗的。
  
陶人為甗,實二釜,厚半寸,唇寸。盆實二釜,厚半寸,唇寸。甑實二釜,厚半寸,唇寸,七穿。鬲實五觳,厚半寸,唇寸。庾,實二觳,厚半寸,唇寸。
【譯文】
陶人製作甗,容量為二釜,厚半寸,口緣厚一寸。盆,容量為二釜,厚半寸,口緣厚一寸。甑,容量為二釜,厚半寸,口緣厚一寸,[底部]有七個孔。鬲,容量為五觳,厚半寸,口緣厚一寸。庾,容量為二觳,厚半寸,口緣厚一寸。
  
瓬人為簋,實一觳,崇尺,厚半寸,唇寸。豆實三而成觳,崇尺。凡陶瓬之事,髻墾薜暴不入市。器中膊,豆中縣,膊崇四尺,方四寸。
【譯文】
施人製作簋,容量為一觳,高一尺,厚半寸,口緣厚一寸。豆,三豆為一觳,高一尺。凡陶人、瓶人製作的器物,如果有斷足、損傷、破裂或突起不平的,就不拿到市場上去賣。所制陶器要符合膊,豆的柄[要很直而]符合垂線。膊高四尺,[橫斷面]四寸見方。
  
梓人為筍虡。天下之大獸五:脂者、膏者、臝者、羽者、鱗者。宗廟之事,脂者膏者以為牲,臝者、羽者、鱗者以為筍虡,外骨、內骨,卻行、紆行、以脰鳴者、以注鳴者、以旁鳴者、以翼鳴者、以股鳴者、以胸鳴者,謂之小蟲之屬,以為雕琢。厚唇弇口,出目短耳,大胸燿後,大體短脰,若是者謂之臝屬。恆有力而不能走,其聲大而宏。有力而不能走,則於任重宜;大聲而宏,則於鍾宜。若是者以為鍾虛,是故擊其所縣,而由其虛鳴。銳喙決吻,數目顅脰,小體騫腹,若是者謂之羽屬。恆無力而輕,其聲清陽而遠聞。無力而輕,則於任輕宜;其聲清陽而遠聞,則於磬宜若是者以為磬虛,故擊其所縣而由其虛鳴。小首而長,摶身而鴻,若是者謂之鱗屬,以為筍。凡攫殺援噬之類,必深其爪,出其目,作其鱗之而。深其爪,出其目,作其鱗之而,則於□必撥爾而怒。苟撥爾而怒,則於任重宜,且其匪色必似鳴矣。爪不深,目不出,鱗之而不作,則必穨爾如委矣,苟穨爾如委,則加任焉,則必如將廢措,其匪色必似不鳴矣。
【譯文】
梓人製作筍虞。天下的大獸分五類:脂類,膏類,裸類,羽類,鱗類。宗廟祭祀,用脂類、膏類的獸為牲,用裸類、羽類、鱗類的獸的形象作為筍虞上的刻飾。骨長在外的,骨長在內的,倒行的,側行的,連貫而行的,紆曲而行的,用脖子發聲的,用嘴發聲的,用翅膀發聲的,用腿部發聲的,用胸部發聲的,這些都叫做小蟲類,用它們的形象作為[祭器上的]雕琢。厚唇,深口,突眼,短耳,胸部闊大,後身漸小,身體大,頸項短,像這樣的動物就叫做裸類,[這類動物]總是很有力而不能跑,發出的聲音大而宏亮。有力而不能跑,就宜於負重;聲音大而宏亮,就同鍾相宜:像這類動物的形象用作鍾虞上的刻飾,因此敲擊所懸掛的鐘,而好像聲音是由鍾虞發出來的。 嘴巴尖利,嘴唇張開,眼睛細小,頸項長,身體小,腹部低陷,像這樣的動物叫做羽類,[這類動物]總是無力而輕捷,鳴聲清陽而遠播。無力而輕捷,適於負載輕物;鳴聲清陽而遠播,就同磬相宜:像這類動物的形象用作磬虞上的刻飾,因此敲擊所懸掛的磬,而好像聲音是由磬虞發出來的。小頭而長身,摶起身體而顯得肥大,像這樣的動物叫做鱗類,用[這種動物的形象]作為筍上的刻飾。凡[在筍虞上刻飾]善於捕殺抓咬的獸類,一定要深藏它的爪,突出它的眼,張起它的鱗與頰毛。深藏它的爪,突出它的眼,張起它的鱗與頰毛,對於看它的人就一定像是勃然大怒。假如能夠勃然大怒,[這類動物]就宜於負重,而且從它所塗飾的色彩來看,也一定像是能夠發出宏大的叫聲。爪不深藏,眼不突出,鱗與頰毛不張起,就一定會顯得頹喪不振。假如頹喪不振。那麼加給重負,就一定如同將要[把重物]廢棄,而它的色彩也一定像是不能發出宏大的聲音。
  
梓人為飲器,勺一升,爵一升,觚三升。獻以爵而酬以觚。一獻而三酬,則一豆矣;食一豆肉,飲一豆酒,中人之食也。凡試梓飲器,鄉衡而實不盡,梓師罪之。
【譯文】
梓人製作飲器,勺容一升,爵容一升,觶容三升。向賓客獻酒用爵而進酬酒用觶,獻酒一升而酬酒三升,就合一豆了。吃一豆肉,飲一豆酒,這是一般人的食量。凡檢驗梓人製作的飲器,如果[爵上的兩柱]向眉而酒還沒能飲盡,梓師就要加罪於[製作此爵的]梓人。
  
梓人為侯,廣與崇方。參分其廣,而鵠居一焉。上兩個,與其身三;下兩個,半之。上綱與下綱出舌尋,縜寸焉。張皮侯而棲鵠,則春以功;張五采之侯,則遠國屬;張獸侯,則王以息燕。祭侯之禮,以酒脯醢,其辭曰:「惟若寧侯,毋或若女不寧侯,不屬於王所。故抗而射女,強飲強食,詒女曾孫諸侯百福。」
【譯文】
梓人製作射侯。[侯中]的寬與高相等,把侯中的寬度分成三等分而鵠寬占三分之一。[如以躬的長度為一],上兩個[則為二],與躬合而為三,下兩個[長出於躬的部分是上兩個所長出的]一半。上綱與下綱各長出於舌八尺,[系綱的]紐襻長一寸。張設皮侯而[在中央]綴鵠,春季用以比賽諸侯群臣的射功[而選拔參加祭祀的人]。張設五彩侯,[王]與遠方來朝的諸侯[舉行賓射禮]。張設獸侯,王與[諸侯、群臣]舉行燕射禮。祭祀射侯之禮,用酒和脯醢,祭祀辭說:「你們這些安順[而有功德的]諸侯,不像有的不安順的諸侯,不到王這裡來朝會,因此張舉[射侯]而射他們。努力地飲酒用食吧,遺留給你們後世做諸侯的子孫多多的福。」
  
廬人為廬器,戈柲六尺有六寸,殳長尋有四尺,車戟常,酋矛常有四尺,夷矛三尋。凡兵無過三其身,過三其身,弗能用也,而無已,又以害人。故攻國之兵欲短,守國之兵欲長。攻國之人眾,行地遠,食飲饑,且涉山林之阻,是故兵欲短;守國人之寡,食飲飽,行地不遠,且不涉山謂林之阻,是故兵欲長。凡兵,句兵欲無彈,刺兵欲無蜎。是故句兵椑,刺兵摶。■兵同強,舉圍欲細,細則校。刺兵同強,舉圍欲重,重欲傅人,傅人則密,是故侵之。凡為殳,五分其長,以其一為之被,而圍之。參分其圍,去一以為晉圍。五分其晉圍,去一以為首圍。凡為酋矛,參分其長,二在前,一在後,而圍之。五分其圍,去一以為晉圍。參分其晉圍,去一以為刺圍。凡試廬事,置而搖之,以□其蜎也;炙諸牆,以□其橈之均也;橫而搖之以□其勁也。六建既備,車不反覆,謂之國工。
【譯文】
廬人製作長兵器的柄。戈柄長六尺六寸,殳長一尋零四尺,車戟長一常,酋矛長一常零四尺,夷矛長三尋。凡兵器的長度不要超過人的身高的三倍,超過人的身高的三倍,不只是不能使用,還會危害拿兵器的人。因此攻國的兵器要短,守國的兵器要長。攻國的人員多,行路遠,飲食短缺,而且要跋涉山林險阻,因此兵器要短;守國的人員較少,飲食充足,行路不遠,而且不用跋涉山林險阻,因此兵器要長。凡兵器,勾兵[的兵刃]不可轉動,刺兵[的兵刃]不可彎折,因此勾兵[的柄]要橢圓,刺兵[的柄]要圓。擊兵[的柄從上到下]同樣堅勁,手握處要細,手握處細[攻擊敵人]就迅疾;刺兵[的柄從上到下]同樣堅勁,手握處要稍大而重,[手握處]稍大而重就能迫近敵人,迫近敵人就能準確命中,因此能夠攻擊敵人。凡製作殳,把殳的長度分為五等分,用一等分的長度作為手握處的長度而製成圓形;把殳的手握處的圍長分為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晉處的圍長;把晉處的圍長分為五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首部的圍長。凡製作酋矛,把它的長度分為三等分,二等分在前,一等分在後而製成圓形;把酋矛的圍長分為五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它的晉處的圍長;把酋矛的晉處的圍長分為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刺處的圍長。
凡檢驗廬人所製作的長兵器的柄,樹立在地上搖動它,以觀察它是否彎折;撐在兩牆之間,以觀察它彎曲是否均勻;橫過來搖動它,以觀察它是否強勁有力。五種兵器和旌旗都在車上插好,車行時不給人以反覆不定的感覺,[這樣的廬人]就可以稱做國工。
  
匠人建國,水地以縣,置槷以縣,□以景,為規,識日出之景與日入之景,晝參諸日中之景,夜考之極星,以正朝夕。
【譯文】
匠人建造都城,用[立柱]懸水法測量地平,用懸繩的方法設置[垂直的]木柱,用以觀察日影[辨別方向]。[以所樹木柱為圓心]畫圓,記下日出時木柱在圓上的投影與日落時木柱在圓上的投影,[這樣來確定東西方向]。白天參考正中午時的日影,夜裡參考北極星,以確定[正南北和]正東西的方向。
  
匠人營國,方九里,旁三門。國中九經九緯,經塗九軌,左祖右社,面朝後市,市朝一夫。夏後氏世室,堂修二七,廣四修一,五室,三四步,四三尺,九階,四旁兩夾{穴匆},白盛,門堂三之二,室三之一。殷人重屋,堂修七尋,堂崇三尺,四阿重屋。周人明堂,度九尺之筵,東西九筵,南北七筵,堂崇一筵,五室,凡室二筵。室中度以幾,堂上度以筵,宮中度以尋,野度以步,塗度以軌,廟門容大扃七個,闈門容小扃三個,路門不容乘車之五個,應門二徹三個。內有九室,九嬪居之。外有九室,九卿朝焉。九分其國,以為九分,九卿治之。王宮門阿之制五雉,宮隅之制七雉,城隅之制九雉,經塗九軌,環塗七軌,野塗五軌。門阿之制,以為都城之制。宮隅之制,以為諸侯之城制。環塗以為諸侯經塗,野塗以為都經塗。
【譯文】
匠人營建都城,九里見方,[都城的四邊]每邊三門。都城中有九條南北大道、九條東西大道,每條大道可容九輛車並行。[王宮的路門外]左邊是宗廟,右邊是社稷壇;[王宮的路寢]前面是朝,[北宮的後面]是市。每市和每朝各百步見方。 夏後氏的世室,堂前後深七步,寬是深的四倍[為二十八步]。堂上[四角和中央分佈]有五個室,[每室四步見方,每邊都有]三個四步見方;[每邊都有四道牆,每道牆厚三尺,每邊都有]四個厚三尺。[堂的四周]有九層台階。[每室的]四方[各開一門],每門兩旁有兩窗相夾。[用蛤灰]把牆塗飾成白色。門堂是正堂的三分之二,[堂後的]室是正堂的三分之一。殷人的重屋,堂深七尋,堂高三尺,[堂上]有四注屋,[四注屋上]有重屋。周人的明堂,用長九尺的筵來量度,[它的南堂]東西寬九筵,南北深七筵,堂高一筵,共有五室,每室二筵見方。室中用幾來度量,堂上用筵來度量,宮中用尋來度量,野地用步來度量,道路用車軌來度量。廟門的寬度可容七個大扃,闈門的寬度可容三個小扃,路門的寬度容不下五輛乘車並行,應門的寬度為三軌。路寢內有九室,九嬪居住在那裡。路門外有九室,九卿在那裡處理政事。把國事劃分為九個方面,由九卿負責治理。王宮門屋屋脊的建制高五雉,宮牆四角[浮思]建制.高七雉,城牆四角[浮思]建制高九雉。[城內]南北大道寬九軌,環城大道寬七軌,野地大道寬五軌。用王宮門阿建制[的高度],作為[公和王子弟]大都之城四角[浮思]高度的標準。用王宮宮牆四角[浮思]建制的高度,作為諸侯都城四角[浮思]高度的標準。用王都環城大道的寬度,作為諸侯都城中南北大道寬度的標準;用王畿野地大道的寬度,作為[公和王子弟]大都城中南北大道寬度的標準。
  
匠人為溝洫,耜廣五寸,二耜為耦一耦之伐,廣尺深尺,謂之畎;田首倍之,廣二尺,深二尺,謂之遂九夫為井,井間廣四尺,深四尺,謂之溝方十里為成,成間廣八尺,深八尺,謂之洫;方百里為同,同間廣二尋,深二仞,謂之澮。專達於川,各載其名。凡天下之地埶,兩山之間,必有川焉,大川之上,必有塗焉。凡溝逆地阞謂之不行。水屬不理孫,謂之不行。梢溝三十里,而廣倍。凡行奠水,磬折以參伍。欲為淵,購句於矩。凡溝必因水埶,防必因地埶。善溝者。水漱之;善防者,水淫之。凡為防,廣與崇方,其閷參分去一,大防外閷,凡溝防,必一日先深之以為式,裡為式,然後可以傅眾力。凡任索約,大汲其版,謂之無任。茸屋參分,瓦屋四分,囷、窌、倉、城,逆牆六分,堂塗十有二分,竇,其崇三尺,牆厚三尺,崇三之。
【譯文】
匠人挖掘溝渠。耜頭寬五寸,二耜相並為耦,一耦所掘,寬一尺、深一尺的小溝叫做畎。在田頭的[溝渠寬和深]比這加一倍,寬二尺、深二尺叫做遂。九夫共耕一井之田,井與井之間寬四尺、深四尺的叫做溝。十里見方的土地ⅡL{做成,成與成之間寬八尺、深八尺的叫做洫。百里見方的土地叫做同,同與同之間寬二尋、深二仞的叫做澮,[澮]直通河流。這裡是記載各種溝渠之名。凡天下的地勢,兩山之間一定有河流,大河流岸上一定有道路。凡開溝渠違逆地的脈理,叫做[水流]不行;水的流注不順,也叫[水流]不行。所挖的溝渠下流三十里而寬度增加一倍。凡疏導停積的水,[所開渠道要順地勢]曲直交錯。要想使水成淵,[渠道]彎曲度就要大於直角。凡開溝一定要順水的流勢,凡築堤防一定要順地勢。善開溝渠的人能利用水勢沖蕩障礙物,善築堤防的人能利用水淤積的泥土增厚堤防。凡建築堤防,下基的寬度與堤防的高度相等,[上面的寬度比下基]漸減三分之一。大的堤防[因下基增厚而]外側向上減薄[的比例增大]。凡開渠築堤,定要先用[數人]一天試作的進度為每天工作量的標準,再計算出完成一里長度所需天數和人數,然後可依此計算[整個工程]所用人力數。凡用繩[束版],繩把版束得太緊,[其結果]就跟沒有用繩束版一樣。草屋[屋脊的高度是屋前後之深的]三分之一,瓦屋[屋脊的高度是屋前後之深的]四分之一。圓倉、地窖、方倉、城牆,它們的牆上端的厚度漸減為牆高的六分之一。堂階前的路[中間高出的尺寸是兩旁寬度的]十二分之一。宮中水道深三尺。[牆的厚度與高度的比例是]:牆厚三尺,高為九尺。
  
車人之事,半矩謂之宣,一宣有半謂之欘,一欘有半謂之柯,一柯有半謂之磬折。
【譯文】
車人[製作器物]的事,直角的一半叫做宣,一宣半的角叫做欘,一榍半的角叫做柯,一柯半的角度就是磬的彎曲度。
  
車人為耒,庛尺有一寸,中直者三尺有三寸,上句者二尺有二寸。自其庛,緣其外,以至於首,以弦其內六尺有六寸,與步相中也。堅地欲直庛,柔地欲句庛,直庛則利推,句庛,則利發。倨句磬折,謂之中地。
【譯文】
車人製作耒,[下端的]庇長一尺一寸,中間直的一段長三尺三寸,上端[向後]彎的一段長二尺二寸。從庇端沿著耒木,而到達首端,以兩端之內的直線距離為弦,長六尺六寸[的耒木],[而弦的長度]正好等於一步的長度。堅硬的土地要用直庛[的耜],柔軟的土地要用庛彎折[的耜]。直庇利於推耜入土,彎
折的庛於強士,[庛]彎折的角度如磬體,稱之為適宜於各類土地。
  
車人為車,柯長三尺,博三寸,厚一寸有半,五分其長,以其一為之首。轂長半柯,其圍一柯有半。輻長一柯有半,其博三寸,厚三之一。渠三柯者三,行澤者欲短轂,行山者欲長轂。短轂則利,長轂則安。行澤者反輮,行山者仄輮,反輮則易,仄輮則完。六分其輪崇,以其一為之牙圍。柏車轂長一柯,其圍二柯,其輻一柯,其渠二柯者三。五分其輪崇,以其一為之牙圍,大車崇三柯,綆寸,牝服二柯有參分柯之二。羊車二柯有參分柯之一,柏車二柯。凡為轅,三其輪崇,參分其長,二在前,一在後,以鑿其鉤,徹廣六尺,鬲長六尺。
【譯文】
車人製造貨車。柯長三尺,寬三寸,厚一寸半,把柯長分為五等分,用一等分的長度作為斧刃的長度。[大車]轂長一尺五寸,轂圍長四尺五寸。輻長四尺五寸,輻寬三寸,厚一寸。輪牙周長二丈七尺。在沼澤地行駛轂要短,在山地行駛轂要長;短轂便利,長轂安穩。在澤地行駛煤制輪牙要使木的陰面朝外,在山地行駛煤制輪牙要使木的陰陽面各一半朝外;煤制輪牙使木的陰面朝外就滑易[而不黏泥],揉制輪牙使木的陰陽面各一半朝外就能保持完好[而不被山石所損壞]。將輪的高度分為六等分,用一等分作為牙的圍長。柏車轂長三尺,轂的圍長六尺,輻長三尺,輪牙的周長一丈八尺,把輪的高度分為五等分,用一等分的長度作為牙的圍長。大車輪高九尺,(牙邊留出的]綆寬一寸,牝服長八尺。羊車的牝服長七尺。柏車的牝服長六尺。凡製作[牛車的]轅,轅長是輪高的三倍。把轅長分為三等分,二等分在前,一等分在後,以在此鑿[銜軸的]鉤。軌寬六尺,軛長六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