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姬旦《周禮》48【冬官考工記第六·輪人-輈人】古文翻譯註解

冬官考工記第六·輪人/輈人

  
輪人為輪,斬三材必以其時。三材既具,巧者和之。轂也者,以為利轉也。輻也者,以為直指也。牙也者,以為固抱也。輪敝,三材不失職,謂之完。望而□其輪,欲其幎爾而下迤也。進而□之,欲其微至也。無所取之,取諸圜也。望其輻,欲其揱爾而纖也。進而□之,欲其肉稱也。無所取之,取諸易直也。望其轂,欲其眼也,進而□之,欲其幬之廉也。無所取之,取諸急也。□其綆,欲其蚤之正也,察其菑蚤不齲,則輪雖敝不匡。凡斬轂之道,必矩其陰陽。陽也者,稹理而堅;陰也者,疏理而柔。是故以火養其陰,而齊諸其陽,則轂雖敝不蒿□。轂小而長則柞,大而短則摯。是故六分其輪崇,以其一為之牙圍,參分其牙圍,而漆其二。槨其漆內而中詘之。以為之轂長,以其長為之圍,以其圍之阜力捎其藪。五分其轂之長,去一以為賢,去三以為軹。容轂必直,陳篆必正,施膠必厚,施筋必數,幬必負干。既摩,革色青白,謂之轂之善。參分其轂長,二在外,一在內,以置其幅。凡輻,量其鑿深以為輻廣。輻廣而鑿淺,則是以大扤,雖有良工,莫之能固。鑿深而輻小,則是固有餘,而強不足也,故竑其輻廣,以為之弱,則雖有重任,轂不折。參分其輻之長而殺其一,則雖有深泥,亦弗之溓也。參分其股圍,去一以為□圍,揉輻必齊,平沈必均,直以指牙,牙得,則無槷而固,不得,則有槷必足見也。六尺有六寸之輪,綆參分寸之二,謂之輪之固。凡為輪,行澤者欲杼,行山者欲侔。杼以行澤,則是刀以割塗也,是故塗不附。侔以行山,則是搏以行石也,是故輪雖敝不甐於鑿。凡揉牙,外不廉而內不挫,旁不腫,謂之用火之善。是故規之以□其圜也,萭之以□其匡也。縣之以□其幅之直也,水之以□其平沈之均也,量其藪以黍,以□其同也,權之以□其輕重之侔也。故可規、可萭、可水、可縣、可量、可權也,謂之國工。
【譯文】
輪人製作車輪,砍伐[用作轂、輻、牙的]三種木材必須依照一定的季節。三種木材具備之後,心靈手巧的工匠將它們加工組合[而成為車輪]。轂,要使它利於車輪的轉動;輻,要使它直指[車牙];牙,要使它牢固緊抱。輪子即使磨損壞了,轂、輻、牙也不鬆動變形,稱之為完美。遠看車牙,要能夠[從中間向兩旁]均勻地下斜;走近來看,要著地面積小:這沒有別的什麼可取法,只有取法於圓[才能做到]。遠看車輻,[向牙的一端]要削得較細小;走近來看,要[每根車輻的]粗細都很均勻:這沒有別的什麼可取法,只有取法於平直[才能做到]。遠看車轂,要像凸出的大眼睛;走近來看,要纏革的地方顯出轂端的木稜:這沒有別的什麼可取法,只有取法於緊固[才能做到]。看車牙的綆處,要綆內側的蚤安得很正。觀察輻的蕾和蚤[成直線相對而]沒有不齊,那麼即使輪用壞了也不會變形。
凡砍伐轂材的方法,必須刻記下樹的背陽面和向陽面。向陽面的木材紋理較密而木質堅硬,背陽面的木材紋理較疏而木質柔軟,因此要用火烘烤背陽的一面,而使木質變得與向陽面一樣[堅硬],那麼轂即使用壞了木材也不會縮耗[而致使裹在上面的皮革鼓起]。轂小而長[輻間的距離]就狹窄,大而短[車輪]就不安穩。因此用輪高[六尺六寸]的六分之一做牙圍。牙圍的三分之二加油漆。度量輪兩邊白油漆以內的長度而從中折分,用以作為轂的長度,又用轂的長度作為轂的周長。依照轂的周長的三分之一挖除轂心而為藪。把轂的長度分為五等分,去掉二等分就是賢的周長,去掉三等分就是軹的周長。整治轂一定要它直,[轂上所刻的]篆的排列一定要正,轂上所塗的膠一定要厚,所纏的筋一定要稠密,所纏裹的皮革一定要緊緊地貼附著轂干。[在此革上先塗丸漆,丸漆干後再用石塊打磨],打磨之後,皮革顯出青白色,這就叫做好車轂。把轂長分成三等分,使二分在外,一分在內,[在這兩者之間的地方]安置車輻。凡輻,度量(轂上]鑿的深度來確定輻的寬度。輻寬而鑿淺,輻就會因此而搖動,即使有好的工匠,也不能使之牢固;鑿深而輻狹小,就會使輻牢固有餘而強度不夠。因此度量輻的寬度以作為蕾寬的尺寸,[而蕾端則削成尖筍狀],那麼即使有重載,轂也不會折斷。把輻長分成三等分而[把靠近牙處的]一等分[的內側]削得細小些,即使遇有深泥,輻上也不會黏泥。把股圍長分成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骰的圍長。用火烤煤做輻的木材必須使它們一律筆直,把輻材沉入水中,入水的深度要均平如一。輻要直指牙[鑿],使蚤與鑿密合,無須加楔子就會牢固了。如果[蚤與牙]不能密合,就要加楔子,楔子的末端一定會[從牙踐地一邊的鑿眼中]露出來。六尺六寸高的輪,留出三分之二寸寬的綆,這就可以稱得上輪子牢固。
凡製作車輪,行駛在澤地的[輪牙踐地的一邊]要削得較薄,行駛在山地的[輪牙的上下]要厚薄均等。[輪牙踐地的一邊j削薄而行駛在澤地,就像用刀切割塗泥一樣,因此塗泥不會黏附車輪;[輪牙上下]厚薄均等而行駛在山地,就是用圓厚的輪牙仃駛在山石上,因此輪子即使用壞了,也不會使鑿孔兩側的牙磨損變薄而致使鑿中的輻蚤鬆動。凡用火烤燥牙材,朝外的一邊木材的紋理不斷絕,而朝內的_連不挫損,兩旁也不腫出,叫做善於用火。用規測量以觀察輪子圓不圓,用矩測量以觀察[輻與牙相交處]是否成直角,懸垂線以觀察上下車輻是否成一條直線,用水來測量[兩隻輪子]沉入水中的深度是否相等,用黍來測量[兩
毀的轂孔]以觀察它們的大小是否相同,稱量兩輪以觀察它們的重量是否相等。因此[所製作的輪子]可以經得起圓規、曲尺、水、垂線、黍、稱的檢驗,[這樣的工匠]就可以稱之為國工了。
  
輪人為蓋,達常圍三雨,桯圍倍之,六寸。信其桯圍以為部廣,部廣六寸。部長二尺,桯長倍之,四尺者二。十分寸之一,謂之枚,部尊一枚,弓鑿廣四枚,鑿上二枚,鑿下四枚,鑿深二寸有半,下直二枚,鑿端一枚。弓長六尺謂之庇軹,五尺謂之庇輪,四尺謂之庇軫,參分弓長而揉其一,參分其股圍,去一以為蚤圍。參分弓長,以其一為之尊,上欲尊而宇欲卑,上尊而宇卑,則吐水,疾而霤遠。蓋已崇,則難為門也,蓋也卑,是蔽目也。是故蓋崇十尺,良蓋弗冒弗紘,殷畝而馳,不隊,謂之國工。
【譯文】
輪人製作車蓋,蓋柄的上節圍長三寸,蓋柄的下節圍長增大一倍,為六寸。用蓋柄下節的圍長作為上面蓋斗的直徑,蓋斗的直徑為六寸,蓋斗[下的柄]長二尺。蓋柄的下節比上節長一倍為四尺而又加一倍[而為八尺]。一寸的十分之一叫做枚。蓋斗的上部高出一枚,【蓋斗周圍]安弓的鑿孔大四枚,鑿孔的上邊留出二枚,鑿孔的下邊留出四枚;鑿孔深二寸半,(鑿孔內]減於鑿口處二枚,鑿孔頂端寬一枚。蓋弓長六尺,叫做庇軹,長五尺叫做庇輪,長四尺叫做庇軫。把弓長分成三等分,而把[靠近蓋斗的]一等分用火烤燥[而變得平直]。把弓股的圍長分成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弓蚤的圍長。把弓長分成三等分,以[靠近蓋斗的]一等分作為高出[而平伸的]部分。近蓋斗的部分要高而宇曲、的部分要低。近蓋斗的部分高而宇曲的部分低,雨水就流淌得快而且流得遠。車蓋過高就難以通過宮室的大門,車蓋過低就會遮住人的視線,因此蓋的高度設計為十尺。好的車蓋上即使不蒙幕、不用繩栓系幕,[車子]橫馳在壟畝間蓋弓也不會脫落,[有這種技藝的工匠]就可以稱之為國工了。
  
輿人為車,輪崇、車廣、衡長參,如一,謂之參稱。參分車廣,去一以為隧。參分其隧,一在前,二在後,在揉其式。以其廣之半為之式崇,以其隧之半為之較崇。六分其廣,以一為之軫圍。參分軫圍,去一以為式圍。參分式圍,去一以為較圍。參分較圍,去一以為軹圍。參分軹圍,去一以為轛圍。圜者中規,方者中矩,立者中縣,衡者中水,直者如生焉,繼者如附焉。凡居材,大與小無並,大倚小則摧,引之則絕,棧車欲弇,飾車欲侈。
【譯文】
輿人製作車箱,使車輪的高度、車箱的寬度、車衡的長度,三者如一,叫做三稱。把車箱的寬度分成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車箱的縱長。把車箱的縱長分成三等分,一等分在前[作為車軾短邊的長度],二等分在後[作為安置車輈和較木的長度],用火燥制車軾。用車箱寬度的一半作為軾高的尺度。用車箱縱長的一半作為較的高[出於軾的尺寸]。把車箱的寬度分成六等分,用一等分的長度作為軫木的圍長。把軫木的圍長分為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軾木的圍長。把軾木的圍長分成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較木的圍長。把較木的圍長分成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軹木的圍長。把軹木的圍長分成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樹木的圍長。[凡車箱上所用之木],圓木圓得符合規,方木方得符合矩,立木直得符合垂線,橫木平得如同水平,直立之木如同[從地裡]生長出來的,縱橫相交之木如同附著為一體。凡處置造車的木材,粗大的木材不要同細小的木材相並而用;粗大的木材倚附於細小的木材,細小的木材就會折斷,用力拉時會把細小的木材拉斷棧車的車箱要向裡收,飾車的車箱要向外張。
  
輈人為輈。輈有三度,軸有三理。國馬之輈,深四尺有七寸,田馬之輈深四尺,駑馬之輈,深三尺有三寸。軸有三理:一者,以為美也;二者,以為久也;三者,以為利也。軓前十尺,而策半之。凡任木、任正者,十分其輈之長,以其一為之圍。衡任者,五分其長,以其一為之圍。小於度,謂之無任。五分其軫間,以其一為之軸圍。十分其輈之長,以其一為之當兔之圍。參分其兔圍,去一以為頸圍。五分其頸圍,去一以為踵圍。凡揉輈,欲其孫而無弧深。今夫大車之轅摯,其登又難,既克其登,其覆車也必易。此無故,唯轅直且無橈也。是故大車,平地既節軒摯之任,及其登阜也,不伏其轅,必縊其牛。此無故,唯轅直且無橈也。故登阤者,倍任者也,猶能以登,及其下阤也。不援其邸,必緧其牛後。此無故,唯轅直且無橈也,是故輈欲頎典,輈深則折,淺則負。輈注則利准,利準則久,和則安。輈欲百無折,經而無絕,進則與馬謀,退則與人謀,終目馳騁,左不楗行數千里馬不契需,終歲御,衣衽不敝。此唯輈之和也。勸登馬力,馬力既竭,輈猶能一取焉,良輈環灂,自伏兔不至軓,七寸,軓中有灂,謂之國輈。軫之方也,以象地也;蓋之圜也,以象天也;輪輻三十,以象日月也;蓋弓二十有八,以象星也;龍旂九斿,以象大火也;鳥旟七斿;以象鶉火也;熊旗六斿,以象伐也;龜蛇四斿,以象營室也;弧旌枉矢,以象弧也。
【譯文】
輈人製作輈。輈有三種高度,軸有三項要求。國馬的輈[下距軫]高四尺七寸,田馬的輈[下距軫]高四尺,駑馬的輈[下距軫]高三尺三寸。製作車軸有三項要求:一要光潔好看,二要經久耐用,三要利於旋轉。[輈]在前軌之前的長度為十尺,而馬鞭的長度是它的一半。凡承受重力的木材,承受車箱重力的[釩木],把輈長分為十等分,用一等分作為釩木的圍長;[兩軛之間]受力處的衡木,把它的長度分為五等分,用一等分作為它的圍長。如果[圍長]小於這個長度,就叫做不勝任。把左、右兩軫木間的寬度分為五等分,用一等分作為軸的圍長。把輈長分為十等分,用一等分作為當兔的圍長。把伏兔的圍長分為三等分,去掉一等分就是輈頸的圍長。把輈頸的圍長分為五等分,去一等分就是輈踵的圍長。凡用火烤輈木,要順著木材的紋理而彎曲的弧度不要太深。現在大車的轅低,上坡感到困難;就是能爬上去,也容易造成翻車。這沒有別的原因,只是因為轅直而不彎曲的緣故。因此大車行走在平地上,車轅平衡適於任載,到上坡的時候,不向下伏壓車轅,就一定會懸勒牛脖子。這沒有別的原因,只是因為轅直而不彎曲的緣故。因此大車上坡,雖然要加倍用力,還是能夠爬上去;到下坡的時候,不拉住大車的後邊,牛後的革帶一定會兜勒牛的臀部。這沒有別的原因,只是因為轅直而不彎曲的緣故。因此輈要很堅韌。輈彎曲的弧度過深就會折斷,過淺就會倚負[而磨壓馬的股部]。輈[的彎曲弧度適中]如同水下注一般就會使車的行駛便利而又平穩,便利而又平穩就經久耐用,[輈的曲直]調和[乘車人]就安穩。
輈要有一定的弧度而不致折斷,要順著輈木的紋理[糅曲]而不[使紋理]斷絕。想要使車前進的時候同馬想前進的意思正相應,想要使車後退的時候又能符合人的意思而後退,【前進和後退都能隨心所欲,十分便利],整天奔跑不息,在車左邊的尊者也不會感到疲倦;行駛幾千里,馬也不會因為馬蹄開裂受傷而畏懼;成年駕車,衣下的裳也不會磨破:這只是因為輈的曲直調和的緣故。[輈的曲直調和]就能助馬用力前進,即使馬力已經用盡(想停下來],輈還能促使馬前進好幾步。好的輯上漆飾的環形紋理,在伏兔的前邊、不到前軌約七寸的地方,前釩內能保持這漆飾的環形紋理[長久不被車箱底板磨滅],就可稱之為國輈。軫的方形,以象徵地。蓋的圓形,以象徵天。輪輻三十根,以象徵日月[三十日合宿]。蓋弓二十八根,以象徵二十八宿。龍旃飾有九存,以象徵大火之次[的尾宿九星]。鳥旃飾有七存,以象徵鶉火之次[的星宿七星]。熊旗飾有六脖,以象徵[參宿中]伐星[的六顆星]。龜旒飾有四旃,以象徵營室(與東壁連體構成的四顆星]。弧旌上畫有枉矢,以象徵(形如張弓發矢的]弧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