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姬旦《周禮》46【秋官司寇第五·行夫-朝大夫】古文原文翻譯

秋官司寇第五·行夫/朝大夫

  
行夫掌邦國傳遽之小事美惡、而無禮者。凡其使也,必以旌節,雖道有難,而不時必達,居於其國,則掌行人之勞辱事焉,使則介之。
【譯文】
行夫負責乘輕車前往諸侯國傳達小事,這是一些有關福慶或喪荒而[出使傳達者]無須講究禮的事。凡行夫出使,必須持有旌節,即使出使途中因故而不能按時到達,也一定要把王的命令傳達到。[如果隨大行人出使而]留居在出使國,就負責聽從大行人指使幹一些繁雜低賤的事,[大行人]為使臣就為他擔任介。
  
環人掌送邦國之通賓客,以路節達諸四方。捨則授館,令聚柝,有任器,則令環之。凡門關無幾,送逆及疆。
【譯文】
環人負責迎送諸侯國以常事往來的賓客,發給旌節使他們能通行[王畿內]四方。[賓客]住宿就負責安排館舍,並命令[野廬氏]聚集民眾擊柝守衛。賓客帶有器物的,就令人環繞巡視[以備盜賊]。[有環人迎送的賓客]凡經過門關都不檢查,送客和迎客都抵達畿疆。
  
象胥掌蠻、夷、閩、貉、戎、狄之國使,掌傅王之言而諭說焉,以和親之。若以時入賓,則協其禮與其辭言傳之。凡其出入、送逆之禮節、幣帛、辭令而賓相之。凡國之大喪,詔相國客之禮儀而正其位。凡軍旅、會同,受國客幣而賓禮之。凡作事,王之大事諸侯,次事卿,次事大夫,次事上士,下事庶子。
【譯文】
象胥掌管蠻、夷、閩、貉、戎、狄之國(前來燒聘的]使者,負責向他們傳達王的話而使他們知曉,以同他們相親和。如果[蕃國新君即位]按時來朝為賓,就協調他們的禮儀,傳達他們[告請王]的言辭,(並把王的]話告訴他們。凡有關蕃君從來至離去的迎送禮節、獻幣帛、致辭令等,都擔任擯相而協助他們行禮。凡王國有大喪,告教並協助蕃國前來弔喪的使臣行喪禮,而規正他們的哭位。凡[王國]有出征、會同的事,就接受蕃國前來慰問的使臣奉進的幣帛,而以禮敬待他們。凡使人去做某項事情,王的大事就使諸侯去做,次一等的事就使卿去做,再次一等的事就使大夫去做,再次一等的事就使士去做,小事就使庶子去做。
  
掌客,掌四方賓客之牢禮、餼獻、飲食之等數,與其政治。王合諸侯而饗禮,則具十有二牢,庶具百物備,諸侯長十有再獻。王巡守殷國,則國君膳以牲犢,令百官、百牲皆具,從者。三公□上公之禮,卿□侯伯之禮,大夫□子男之禮,士□諸侯之卿禮,庶子壹□其大夫之禮。凡諸侯之禮:上公五積,皆餼飧牽,三問皆修,群介行人宰史皆有牢;飧五牢,食四十,簠十,豆四十,鉶四十有二,壺四十,鼎簋十有二,牲三十有六,皆陳;饔餼九牢,其死牢如飧之陳,牽四牢,米百有二十筥,醯醢百有二十甕,車皆陳,車米□生牢,牢十車,車秉有五籔,車禾□死牢,牢十車,車三秅,芻薪倍禾,皆陳;乘禽,日九十雙,殷膳大牢,以及歸,三饗,三食,三燕,若弗酌,則以幣致之;凡介行人宰史皆有飧饔餼,以其爵等為之牢禮之陳數,唯上介有禽獻;夫人致禮,八壺,八豆,八籩,膳大牢,致饗大牢,食大牢;卿皆見以羔。膳大牢,侯伯四積,皆□飧牽,再問,皆修;<夕食>四牢,食三十有二,簠八,豆三十有二,鉶二十有八,壺三十有二,鼎簋十有二,腥二十有七,皆陳;饔餼七牢,其死牢如鉶之陳;牽三牢,米百筥,醯醢百甕,皆陳;米三十車,禾四十車,芻薪倍禾,皆陳;乘禽日七十雙,殷膳大牢,三饔,再食,再燕。凡介行人宰史皆有飧饔餼,以其爵等為之禮,唯上介有禽獻;夫人致禮,八壺,八豆,八籩,膳大牢,致饗大牢,卿皆見以羔,膳牲牛。子男三積,皆□□食牽,壹問,以修,□食三牢,食二十有四,簠六,豆二十有四,鉶十有八,壺二十有四,鼎簋十有二,牲十有八,皆陳;饔餼五牢,其死牢如□食之陳;牽二牢,米八十筥,醯醢八十甕,皆陳;米二十車,禾三十車,芻薪倍禾,皆乘,乘禽日五十雙,壹饗,壹食,壹燕;凡介行人宰史皆有□食饔餼,以其爵等為之禮,唯上介有禽獻;夫人致禮,六壺,六豆,六籩,膳□致饔;親見卿皆膳特牛。凡諸侯之卿大夫士為國客,則如其介之禮以待之。凡禮賓客,國新殺禮,凶荒殺禮,札喪殺禮,禍災殺禮,在野在外,殺禮。凡賓客死,致禮以喪用。賓客有喪,唯芻稍之受。遭主國之喪,不受饗食,受牲禮。
【譯文】
掌客掌管招待四方賓客所當供給的牲牢、饔餼、乘禽和飲食的不同等級的不同禮數,以及有關行禮厚薄的原則。王與諸侯會同而舉行饗禮,就具備十二太牢,並具備百種美昧。[在饗禮上]對於諸侯之長,要行十二次獻酒之禮。王巡守天下或在附近的諸侯國接見眾來朝的諸侯,[王所在國的]國君[要向王]進膳而用牛犢,命令供給[王的]百官所用的眾多的牲牢都要具備。[對於王的]隨從官員,三公比照上公的禮來接待,卿比照侯伯的禮來接待,大夫比照子男的禮來接待,士比照諸侯之卿的禮來接待,庶子比照諸侯之大夫的禮來接待。凡接待[來朝]諸侯之禮:上公(從來直到返國]要五次供給糧草牲牢,(其中所供的]活牲數都比照致飧食的牲數。三次問禮每次都進獻有脯,(下「群介行人宰史皆有牢」九字衍,不譯)。供給的飧食用五牢,還有各種美味食物四十[豆],[稻飯、梁飯]十簋,[各種菹菜和醬類]四十豆,[各種肉羹]三十二鍘,[酒]四十壺,[盛牲肉的]鼎和(盛黍飯、稷飯的]簋各十二,(鮮牲肉]三十六鼎,都加以陳列。饋送的饔餼有九牢,其中已殺的牲牢如同飧食所供牲牢的陳列法,還有活牲四牢,米一百二十笛,醋醬一百二十甕,都加以陳列;載米的車數比照活牲的牢數,每牢十車,每車載米一秉零五菝,載禾的車數比照死牲的牢數,每牢十車,每車載禾三耗,飼草和薪柴比禾多一倍,都加以陳列。乘禽每天供給九十雙。中間又贈送太牢為膳食。一直到賓返國,還要為賓舉行三次饗禮,三次食禮,三次燕禮;如果主君不能親自[參加饗禮、食禮、燕禮而]酌酒獻賓,[就派人]奉上束帛代君致辭而把酒食饋送給賓。凡[隨從賓的]介、行人、宰、史諸官,也都饋送得有飧食和饔餼,依照他們爵位的高低來決定所陳列的牢禮數的多少,其中只有上介供應乘禽。主君夫人[向賓]所饋贈的禮物有:八壺,八豆,八籩,膳食用太牢,饋送的饗禮用太牢,食禮用太牢。[主國的]卿都來見賓,用羔羊做見面禮,並饋送太牢用作膳食。
侯伯[從來直到返國]要四次供給糧草牲牢,[其中所供給的]活牲數都比照致飧食的牲數。兩次問禮每次都進獻有脯。供給的飧食用四牢,還有各種美味食物四十[豆],[稻飯、粱飯]八籃,[各種菹菜和醬類]三十二豆,[各種肉羹]二十四鍘,[酒]三十二壺,[盛牲肉的]鼎和[盛黍飯、稷飯的]簋各十二,[鮮牲肉]二十七鼎,都加以陳列。饋送的饔餼有七牢,其中已殺的牲牢如同飧食所供牲牢的陳列法,還有活牲三牢,米一百笛,醋醬一百甕,都加以陳列;米三十車,禾四十車,飼草和薪柴比禾多一倍,都加以陳列。乘禽每天供給七十雙。中間又饋送太牢為膳食。[一直到賓返國],還要為賓舉行兩次饗禮,兩次食禮,兩次燕禮。凡[隨從賓的]介、行人、宰、史諸官,也都饋送得有飧食和饔餼,依照他們爵位的高低來決定所陳列的牢禮數的多少,其中只有上介供應乘禽。主君夫人[向賓]所饋贈的禮物有:八壺,八豆,八籩,膳食用太牢,饋送的饗禮用太牢。[主國的]卿都來見賓,用羔羊做見面禮,並饋送一頭牛用作膳食。子男[從來直到返國]要三次供給糧草牲牢等,[其中所供給的]活牲數都比照致飧食的牲數。行一次問禮進獻有脯。供給的飧食用三牢,還有各種美味食物二十四[豆],[稻飯、梁飯]六簋,[各種菹菜和醬類]二十四豆,[各種肉羹]十八鍘,[酒]二十四壺,[盛牲肉的]鼎和[盛黍飯、稷飯的]簋各十二,[鮮牲肉]十八鼎,都加以陳列。饋送的饔餼有五牢,其中已殺的牲牢如同飧食所供牲牢的陳列法,還有活牲二牢,米八十笛,醋醬八十甕,都加以陳列;米二十車,禾三十車,飼草和薪柴比禾多一倍,都加以陳列。乘禽每天供給五十雙。(一直到賓返國],還要為賓舉行一次饗禮,一次食禮,一次燕禮。凡[隨從賓的]介、行人、宰、史諸官,也都饋送得有飧食和饔餼,依照他們爵位的等級來決定饋送牢禮的多少,其中只有上介供應乘禽。主君夫人[向賓]所饋贈的禮物有:六壺,六豆,六籩,饋送的膳食與饋送的饗禮相同[而不另饋送饗禮]。[主國的]親來見賓的卿,都要[向賓]饋送一頭牛用作膳食。
凡諸侯的卿、大夫、士[來行聘禮而]作為國客,就用如同他們為君做介時接待他們的禮數來接待他們。凡以禮接待賓客,國家新建立禮就可以從簡,有大災荒禮從簡,有大瘟疫禮從簡,遭受兵寇侵犯或水火災害禮從簡,在野地、在畿外禮從簡。凡賓客[在主國期間]死亡,[主國就]饋送禮物以供喪用。賓客[進入主國後聞報]有喪,就只接受[主國供給的]飼草和糧食。[如果賓客進入主國後]遭逢主國的喪事,就不接受主國的饗禮和食禮,而接受生牲肉。
  
掌訝掌邦國之等籍以待賓客。若將有國賓客至,則戒官修委積,與士逆賓於疆,為前驅而入。及宿,則令聚柝。及委,則致積。至於國,賓入館,次於捨門外,待事於客。及將幣,為前驅,至於朝,詔其位,入復。及退,亦如之。凡賓客之治,令訝訝治之。凡從者出,則使人道之。及歸,送亦如之。凡賓客,諸侯有卿訝,卿有大夫訝,大夫有士訝,士皆有訝。凡訝者,賓客至而往,詔相其事而掌其治令。
【譯文】
掌訝掌管有關諸侯國禮儀等級的簿籍,據以接待賓客。如果將有諸侯國的賓客到來,就告誡有關官吏準備好糧草,與訝士一起到畿疆迎接賓客,為賓客做前導而進入國境。到賓客住宿下來,就命令[野廬氏]聚集民眾擊柝守衛。到向賓客贈送糧草時,就[以王的名義]贈送給賓。到達國都,賓客住進館舍,就在賓館門外搭起帳篷,以待賓客有事時[幫助處理]。賓客將要上朝去向國君授玉[行朝見禮],就為賓客做前導。[賓客]到朝,告訴他們應處的朝位,然後進去向王報告。到賓客退出時,也同樣做前導。凡賓客有事要報告,就告訴掌訝,掌訝[入朝報告而]加以辦理。凡賓客的隨從官員出入,就派人做前導。到賓客回國時,送賓客的禮儀也同迎接時一樣。凡賓客,[到行朝聘禮那天,王要派訝前往賓館迎接]:是諸侯就由卿充任訝,是卿就由大夫充任訝,是大夫就由士充任訝,是士也都有訝。凡充任訝的,賓客到來就前往[賓館],告教和協助賓客行禮事,並負責處理有關事宜。
  
掌交掌以節與幣巡邦國之諸侯,及其萬民之所聚者,道王之德意志慮,使咸知王之好惡辟行之,使和諸侯之好,達萬民之說。掌邦國之通事而結其交好,以諭九稅之利,九禮之親,九牧之維,九禁之難,九戎之威。
【譯文】
掌交負責持旌節和幣巡視諸侯國,以及各國民眾聚居的大城邑,宣揚王的德行、意圖、志向和思慮,使人們瞭解王的好惡,[王所憎惡的事]就避而不做。使諸侯之間和睦友好。把民眾喜歡的事告訴[王或諸侯國君]。負責諸侯國的[朝覲、聘問]等蝴誇往魄事,而締結(諸侯與王以及諸侯之間]的友好。[向諸侯國]宣傳九稅制度的好處,九禮制度[對於諸侯國]的親睦作用,九牧制度[對諸侯國]的維繫作用,九禁之法的難以觸犯,九戎之法的威武。
  
朝大夫掌都家之國治。日朝以聽國事故,以告其君長。國有政令,則令其朝大夫。凡都家之治於國者,必因其朝大夫然後聽之,唯大事弗因,凡都家之治有不及者,則誅其朝大夫。在軍旅,則誅其有司。
【譯文】
朝大夫負責依照王國的政令和指示治理采邑。每天上朝聽取有關王國的政事,以報告給本采邑的君和卿大夫。主國有[專施於采邑的]政令,就下達給采邑的朝大夫。凡采邑的政事要請示王國的,一定要通過朝大夫轉達,然後王朝官吏受理,只有大事可以不通過朝大夫轉達,[而派專使來向王國請示]。凡采邑.的政事有拖延而不及時辦理的,就懲罰朝大夫;如果在軍中[有類似的情況發生],就懲罰采邑的有關官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