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姬旦《周禮》47【冬官考工記第六·總敘】原文全文翻譯成白話文

冬官考工記第六·總敘

【題解】
周禮》是未完成的書,原缺《冬官》,漢人取《考工記》補之,以足六篇之數,而仍冠以《冬官》之名。冬官系統的官,按作者的構想,當為事官,掌「事典」(參見《天官·大宰》第1節),亦即《小宰》所謂「事職」,其職責在於「富邦國」,「養萬民」,「生百物」。既為「事官」,則其屬固不當限於「工」,故江永日:「冬官掌事而不止工事,考工是工人之號,而工人非官。」據江永考證,依作者的構思,冬官之長日大司空,其副日小司空,其屬可考見者,還有匠師、梓師、豕人、嗇夫、司裡、水師、玉人、雕氏、漆氏、陶正、圬人、舟牧、輪人、車人、芻人等十五職。然此諸職,除玉人、輪人、車人三職外,其餘十二職《記》文中皆不見。依《小宰》說,冬官「其屬六十」,然《記》文僅列三十工(其中段氏、韋氏、裘氏、筐氏、(「木」加「即」)人、雕人六工職文佚缺)。《考工記》為戰國後期人所作,是戰國時期手工業發展水平的一部總結性著作。《考工記》既別為一書,則自與《周禮》原書不同。其首為全篇之總敘,其中論百工的分工一節,則是《考工記》全篇的大綱,茲據以略述各類工種的職事。第一類攻木之工,凡七工:一日輪人,製作車輪、車蓋;二曰輿人,製作車箱;三日弓人,製作弓;四曰廬人,製作廬器(戈、戟、殳、矛等長兵器);五日匠人,建造城郭、宮室、門牆、道路,以及開挖溝渠等;六日車人,製作耒和大車;七日梓人,製作懸掛鐘磬的笱虞,製作飲器及射侯等。第二類攻金之工,凡六工:一日築氏,製作削(一種刊削簡札的刀);二日冶氏,製作殺矢(一種田獵用的矢)、戈和戟;三日鳧氏,製作鍾;四日栗氏,製作豆、區、確等量器;五日段氏(原文缺);六日桃氏,製作劍。第三類攻皮之工,凡五工:一日函人,製作甲衣;二日鮑人,揉制皮革;三日韗人,製作鼓;四曰韋氏(原文缺);五日裘氏(原文缺)。第四類設色之工,凡五工:一日畫,二日績,《記》文合二為一,而總言「畫繢之事」;三日鍾氏,掌染羽毛;四日筐人(原文缺);五日慌氏,掌涑絲、帛。第五類刮磨之工,凡五工:一日玉人,製作圭、璧、琮、璋等玉器;二日榔人(原文缺);三日雕人(原文缺);四日磬氏,製作磬;五日矢人,製作矢。第六類摶埴之工,凡二工:一日陶人,製作覷、盆、甑、鬲、庾(陶器,具體形制不詳)等;二日瓬人,製作簋、豆。以上六大類,總為三十工。從《記》文看,記車工之事尤詳(分見《輪人》、《輿人》、《轆人》、《車人》諸文),蓋因「周人尚輿」,而車又為乘載及戰爭所必須,且工藝又最複雜的緣故。其次則詳於弓矢,尤詳於弓的製作(分見《矢人》、《弓人》),蓋因戎事為國之大事,而弓矢為戰爭所必需的緣故。又《考工記》所記諸製作,不僅詳其尺度、要求和要領,且善於做經驗總結以找出帶規律性的東西,這是其一大特點。如《築氏》總結銅錫合金因二者所佔比例不同而區分為六等,記載各等的名稱及其所適於製作的不同器物,反映了戰國時期的冶金業和手工製作業已達到相當高的水平,具有極其珍貴的史料價值。《考工記》中也頗有一些附會陰陽五行的神秘說法,則反映了戰國時人的觀念。
  
國有六職,百工與居一焉。或坐而論道,或作而行之,或審曲面執,以飭五材,以辨民器,或通四方之珍異以資之,或飭力以長地財,或治絲麻以成之。坐而論道,謂之王公;作而行之,謂之士大夫;審曲面執,以飭五材,以辨民器,謂之百工;通四方之珍異以資之,謂之商旅;飭力以長地財,謂之農夫;治絲麻以成之,謂之婦功。粵無鏄,燕無函,秦無廬,胡無弓車。粵之無鏄也,非無廬也,夫人而能為廬也;燕之無函也,非無函也,夫人而能為函也;秦之無廬也,非無廬也,夫人而能為廬也;胡之無弓車也,非無弓車也,夫人而能為弓車也。知得創物,巧者述之守之,世謂之工。百工之事,皆聖人之作也。爍金以為刃,凝土以為器,作車以行陸,作舟行水,此皆聖人之所作也。天有時,地有氣,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後可以為良。材美工巧,然而不良,則不時,不得地氣也。橘窬淮而北為枳,瞿□鵒不逾濟,貉逾汶則死,此地氣然也;鄭之刀,宋之斤,魯之削,吳粵之劍,遷乎其地而弗能為良,地氣然也。燕之角,荊之干,妢胡之笴,吳粵之金錫,此材之美者也。天有時以生,有時以殺;草木有時以生,有時以死,石有時以泐,水有時以凝,有時以澤,此天時也。凡攻木之工七,攻金之工六,攻皮之工五,設色之工五,刮摩之工五,搏埴之工二。攻木之工:輪、輿、弓、廬、匠、車、梓;攻金這工:築、冶、鳧、□、段、桃;攻皮之工:函、鮑、韗、韋、裘;設色之工:畫、繢、鍾、筐、□荒;刮摩之工:玉、(木即)、雕、矢、磬;搏埴之工:陶、瓬。有虞氏上陶,夏後氏上匠,殷人上梓,周人上輿。故一器而工聚焉者,車為多。車有六等之數:車軫四尺,謂之一等;戈柲六尺有六寸,即建而迤,崇於軫四尺,謂之二等;人長八尺,崇於戈四尺,謂之三等;殳長尋有四尺,崇於人四尺,謂之四等;車戟常,崇於殳四尺,謂之五等;酋矛常有四尺,崇於戟四尺,謂之六等。車謂之六等之數;凡察車之道,必自載於地者始也,是故察車自輪始。凡察車之道,欲其樸屬而微至,不樸屬。無以為完久也,不微至。無以為戚速也。輪已崇,則人不能登也,輪已庳,則於馬終古登阤也。故兵車之輪六尺有六寸,田車之輪六尺有三寸,乘車之輪六尺有六寸,六尺有六寸之輪,軹崇三尺有三寸也,加軫與轐焉,四尺也。人長八尺,登下以為節。
【譯文】
國家有六類職業,百工是其中之一。有的人安坐而謀慮治國之道;有的人起來執行治國之道;有的人審視[五材的]曲直、方圓,以[加工]整治五材,而具備民眾所需的器物;有的人使四方珍異的物品流通以供人們購取;有的人勤力耕耘土地而使之生長財富;有的人紡績絲麻而製成衣服。安坐而謀慮治國之道的,是王公;起來執行治國之道的,是士大夫;審視[五材的]曲直、方圓,以[加工]整治五材,而具備民眾所需器物的,是百工;使四方珍異物品流通以供人們購取的,是商旅;耕耘土地而使之生長財富的,是農夫;紡績絲麻而製成衣服的,是婦功。
越地沒有製作鑄的工匠,燕地沒有製作鎧甲的工匠.秦地沒有製作[矛、戟等]長柄武器的工匠,匈奴沒有製作弓、車的工匠。越地沒有製作鑄的工匠,不是說沒有能夠製作镩的人,而是說那裡人人都能製作镩。燕地沒有製作鎧甲的工匠,不是說沒有能夠製作鎧甲的人,而是說那裡人人都能製作鎧甲。秦地沒有製作(矛、戟等]長柄武器的工匠,不是說沒有能夠製作長柄武器的人,而是說那裡人人都能製作長柄武器。匈奴沒有製作弓、車的工匠,不是說沒有能夠製作弓、車的人,而是說那裡人人都能製作弓、車。
智慧的人創造器物,心靈手巧的人循其法式,守此職業世代相傳,叫做工。百工製作的器物,都是聖人創造的。熔化金屬而製作帶利刃的器具,使土堅凝而製作陶器,製作車而在陸地上行進,製作船而在水上行駛:這些都是聖人的創造。
天有寒溫之時,地有剛柔之氣,材質有優良的,工藝有精巧的:把這四方面結合起來,然後可以製作精良的器物。材質優良、工藝精巧,然而製作的器物卻不精良,就是因為不合天時、不得地氣。橘遷種到淮北就變成枳,八哥鳥不[向北]飛越濟水,貉[向北]越過汶水就會死:這些都是地氣造成的。鄭地的刀,宋地的斧,魯地的削,吳、越的劍,離開當地而製作,就不能精良:這也是地氣造成的。燕地的牛角,荊地的弓干,始胡的箭桿,吳、越的金、錫:這些都是優良的材料。天有時使萬物生長,有時使萬物凋零;草木有時生長,有時枯死;石頭有時會產生裂紋;水有時會凝固,有時[冰凍]會消解:這些都是天時造成的。
凡治理木材的工匠有七種,治理金屬的工匠有六種,治理皮革的工匠有五種,染色的工匠有五種,刮摩的工匠有五種,用黏土製作器物的工匠有兩種。治理木材的工匠有:輪人、輿人、弓人、廬人、匠人、車人、梓人。治理金屬的工匠有:築氏、冶氏、鳧氏、栗氏、段氏、桃氏。治理皮革的工匠有:函人、鮑人、韗人、韋人、裘人。染色的工匠有:畫人、績人、鍾氏、筐人、荒(此字為左「巾」右「荒」)氏。刮摩的工匠有:玉人、榔人、雕人、矢人、磬氏。用泥製作器物的工匠有:陶人、瓬人。
有虞氏尊尚製作陶器之工,夏後氏尊尚建造宮室、開挖溝渠主工,殷人尊尚製作主L壓器縣之工,周人尊尚制浩車輿之工。製作一種器物而需要聚集數個工種的,以製作車(聚集的工種]為最多。車有六等差數:車軫高四尺,這是第一等;戈連柄長六尺六寸,插在車上而讓它斜倚著,比軫高出四尺,這是第二等;人長八尺,[站在車上]比戈高出四尺,這是第三等;殳長一尋零四尺,[插在車上]比人高出四尺,這是第四等;車戟長一常,[插在車上]比殳高出四尺,這是第五等;酋矛長一常零四尺,[插在車上]比戟高出四尺,這是第六等。[因此]說車有六等差數。
凡觀察車子的要領,必須從車子著地的部位開始,因此觀察車子要從車輪開始。凡觀察車子的要領,車輪要結構堅固而與地的接觸面小。結構不堅固,就不能經久耐用;與地的接觸面不小,就不能快速。車輪過高,就不便人登車;車輪過低,對於馬來說就常常像爬坡一樣吃力。因此兵車車輪高六尺六寸,田車車輪高六尺三寸,乘車車輪高六尺六寸。六尺六寸高的車輪,軹高三尺三寸,再加上軫木與車模就是四尺。人高八尺,[以此作為方便人]上下的[軫高的]節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