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56 第四卷 白蓮教》文言文翻譯

原文

白蓮教某者,山西人,忘其姓名,大約徐鴻儒之徒。左道惑眾,慕其術者多師之。

某一日將他往,堂中置一盆,又一盆覆之,囑門人坐守,戒勿啟視。去後,門人啟之,視盆貯清水,水上編草為舟,帆檣具焉。異而撥以指,隨手傾側;急扶如故,仍覆之。俄而師來,怒責:「何違吾命?」門人立白其無。師曰:「適海中舟覆,何得欺我?」

又一夕,燒巨燭於堂上,戒恪守,勿以風滅。漏二滴,師不至。儽然而殆,就床暫寐;及醒,燭已竟滅,急起爇之。既而師入,又責之。門人曰:「我固不曾睡,燭何得息?」師怒曰:「適使我暗行十餘里,尚復云云耶?」門人大駭。如此奇行,種種不勝書。後有愛妾與門人通。覺之,隱而不言。遣門人飼豕;門人入圈,立地化為豕。某即呼屠人殺之,貨其肉。人無知者。門人父以子不歸,過問之,辭以久弗至。門人家諸處探訪,絕無消息。有同師者,隱知其事,洩諸門人父。門人父告之邑宰。宰恐其遁,不敢捕治;達於上官,請甲士千人,圍其第,妻子皆就執。閉置樊籠,將以解都。途經太行山,山中出一巨人,高與樹等,目如盎,口如盆,牙長尺許。兵士愕立不敢行。某曰:「此妖也,吾妻可以卻之。」乃如其言,脫妻縛。妻荷戈往。巨人怒,吸吞之。眾愈駭。某曰:「既殺吾妻,是須吾子。」乃復出其子,又被吞如前狀。眾各對覷,莫知所為。某泣且怒曰:「既殺我妻,又殺吾子,情何以甘!然非某自往不可也。」眾果出諸籠,授之刃而遣之。巨人盛氣而逆。格鬥移時,巨人抓攫入口,伸頸嚥下,從容竟去。

聊齋之白蓮教白話翻譯:
白蓮教首領徐鴻儒,得到了一本左道旁門的書,能夠驅使鬼神為他做事。一次他稍微試驗了一下,觀看的人都感到驚恐,投奔到他門下的人很多。於是徐鴻儒暗暗萌發了造反的念頭。一天,他取出一面銅鏡,說能夠照出人的一生禍福。他把銅鏡懸在院子裡,讓人們自照,鏡子裡的人,有的戴著頭巾,有的戴著紗帽,錦繡華服,貂蟬美飾,形象不一。人們更加感到驚奇。從此這個消息到處傳播,上門請求照鏡子的人接連不斷。徐鴻儒於是宣稱:「凡是鏡子裡照出的文武高官,都是如來佛祖注定龍華會裡的人。大家應該努力,決不能退縮。」於是徐鴻儒當著眾人的面照自己,便看到鏡子裡的他頭戴皇冠,身穿袞龍服,儼然就像帝王一樣。眾人你看我我看你,感到十分驚訝,一齊跪倒在地。

徐鴻儒於是豎起反旗,眾人無不歡騰雀躍相隨,希望自己能成為像鏡子裡的形象那樣的高官。不到幾個月,徐鴻儒就聚集了一萬多人,滕縣、嶧縣一帶官府望風逃竄。後來大隊清兵前去剿捕,其中有一位彭都司,是長山縣人,武藝高強,無人能敵。白蓮教軍中出來兩個少女和他交戰,她們都使雙刀,鋒利如霜;騎著高頭大馬,非常威武、她們飄忽盤旋,從早晨一直殺到傍晚,少女不能傷害彭都司,彭都司也沒能取勝。這樣廝殺了三天,彭都司累得精疲力竭,最後氣喘而死。後來徐鴻儒兵敗被殺,捉到他的同夥拷問,才知道少女用的是木刀,騎的是木凳子。假兵馬累死了真將軍,也夠奇異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