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2道術方士卷_0078.【向隱】古文翻譯註解

唐天復中,成汭鎮江陵,監軍使張特進元隨溫克修司藥庫,在坊郭稅捨止焉。張之門人向隱北鄰,隱攻歷算,仍精射覆,無不中也。一日,白張曰:「特進副監小判官已下,皆帶災色,何也?」張曰:「人之年運不同,豈有一時受災,吾不信矣。」於時城中多犬吠,隱謂克修曰:「司馬元戎,某年失守,此地化為丘墟,子其志之。」他日復謂克修曰:「此地更變,且無定主。五年後,東北上有人,依稀國親,一鎮此邦,二十年不動,子志之。」他日又曰:「東北來者二十年後,更有一人五行不管,此程更遠,但請記之。」溫以為憑虛,殊不介意。復謂溫曰:「子他時婚娶無男,但生一隊女也。到老卻作醫人。」後果密敕誅北司,張特進與副監小判官同日就戮,方驗其事。成汭鄂渚失律不還,江陵為朗(朗原作郎,據明抄本改。)人雷滿所據,襄州舉軍(軍原作君。據許本改。)奪之。以趙匡明為留後。大梁伐(伐原作代,據許本改)裹州。匡明棄城自固,為梁將賀環所據。而威望不著,朗(朗原作郎,據明抄本改)蠻侵凌。不敢出城,自固而已。梁主署武信王高季昌自穎州刺史為荊南兵馬留後。下車日,擁數騎至沙頭,朗(朗原作郎。據明抄本改)軍懾懼,稍稍而退。先是武信王賜姓朱,後復本姓。果符國親之說。克修失主,流落渚宮,收得名方,仍善修合,賣藥自給,亦便行醫。娶婦後,唯生數女。盡如向言。唐明宗天成二年丁亥,天軍圍江陵,軍府懷憂,溫克修上城白文獻王,具道此,文獻未之全信。溫以前事累驗,必不我欺。俄而朝廷抽軍。來年,武信薨,凡二十一年。而文獻嗣位,亦二十一年,迨至南平王。即此程更遠,果在茲乎。(出《北夢瑣言》)
【譯文】
唐朝天復中年,成汭鎮守江陵,監軍使張特進與元隨溫克修看管藥庫,在坊邊租房暫住。張特進的門人向隱住在他的北鄰,向隱鑽研歷算,還精於射覆遊戲,沒有投不中的時候。一天,向隱對張特進說:「特進和副監小判官以下,個個面帶災難的氣色,這是怎麼回事呢?」張說:「每個人的命運各有不同,哪有同一時間受災的道理,我不相信。」這時,城裡有許多狗叫的聲音。向隱對溫克修說:「司馬元戎,某年失守,這個地方就化為廢墟。你可要記著這件事。」另一天又對克修說:「此地要變更主人,又沒有固定的主人。五年後,東北方面有人,好像是位國親,一度鎮守這塊地方,二十年內不變。你記著這件事。」一天又對克修說:「東北來的那個人鎮守二十年後,接替他的一個人不相信陰陽五行。這段時間更長。請把這些記著。」溫克修以為這些語全無實際憑據,根本不放在心上。向隱還對他說:「你以後結婚娶妻不生男孩,只生一群女孩子。到年老時你卻從醫。」後來,朝廷果然密令誅東北司,張特進與副監小判官同一天被殺,這才應驗了那件事。成汭在鄂渚失利沒有回來,江陵被朗州人雷滿佔領,襄州又發兵奪了回來,用趙匡明為留後。大梁派兵攻打襄州,趙匡明放棄城池保存自己,襄州被梁將賀環據守。但他的威望不高,朗州蠻人侵凌時,他不敢出城,只能固守。大梁君主命武信王高季昌從穎州刺史改為荊南兵馬留後。高季昌下車後,帶領數人騎馬來到沙頭,朗軍望而生畏,慢慢撤退。在這之前,武信王曾被梁主賜姓朱,後來又恢復了本來的姓。果然符合向隱所謂「國親」的說法。溫克修失去主人後流落在渚宮,收集到許多有名的藥方,精心整理修補,靠賣藥維持生活,順便行醫看病。娶了老婆後,只生了幾個女孩。上述情況都跟向隱當初所說的一樣。唐明宗天成二年,天子的軍隊圍攻江陵,軍府擔憂,溫克修上城把前面自己的經歷都告訴了文獻王,文獻王並未完全相信這些。溫克修以為前面經過的事屢屢應驗,必定不是欺人之談。不久,朝廷抽調軍隊,放棄了對江陵的圍攻。第二年,武信王高季昌去世,在位一共二十一年。文獻繼承其位,也統治了二十一年,直到南平王。向隱所說的「這段時間更長」,果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