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077.【李勉】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故相李勉任江西觀察使時,部人有父病盅。乃為木偶人,置勉名位,瘞於其壟。或發以告勉,勉曰:「為父禳災,是亦可矜也,捨之。」或曰:「李勉失守梁城,亦宜貶黜。」議曰:「不然,當李希烈之怙亂,其鋒不可當,天方厚其罪而降之罰也。矧應變非長,援軍不至,又其時,關輔已俶擾矣,人心搖動矣。以文吏之才,當虎狼之隧,乃全師南奔,非量力者能乎?」(出《譚賓錄》)
【譯文】
已故宰相李勉任江西觀察使時,部隊裡有個人的父親神志惑亂,這個人就做了一個木偶人,寫上李勉的名字職位,埋到墳墓裡,被人看見告訴了李勉。李勉說:「替父消災,值得同情,放了他。」有人說:「李勉沒有守住梁城,應貶官罷黜。」議論說:「不應這樣。李希烈作亂之際,勢不可擋,上天正先增加他的罪而後再懲罰他。況且情況變化莫測,援兵不到,加上當時邊關京畿已開始動亂,人心開如動搖。用文官的才能,阻擋虎狼的行為,為保全軍隊向南開拔,不能正確估計自己力量的人能辦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