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經典《墨子 尚同上篇》古文原文及翻譯

十一  尚同上
  
墨子言曰:古者民始生,未有刑政之時,蓋其語,人異義。是以一人則一義,二人則二義,十人則十義。其人茲眾(2),其所謂義者亦茲眾。是以人是其義,以非人之義,故交相非也。是以內者父子兄弟作怨惡離散,不能相和合;天下之百姓,皆以水火毒藥相虧害。至有餘力,不能以相勞;腐■余財,不以相分;隱匿良道,不以相教。天下之亂。若禽獸然。
  夫明虖天下之所以亂者(3),生於無政長,是故選天下之賢可者,立以為天子。天子立,以其力為未足,又選擇天下之賢可者,置立之以為三公。天子、三公既以立,以天下為博大,遠國異土之民,是非利害之辯,不可一二而明知,故畫分萬國,立諸侯國君。諸侯國君既已立,以其力為未足,又選擇其國之賢可者,置立之以為正長(4)。
  正長既已具,天子發政於天下之百姓,言曰:「聞善而不善,皆以告其上。上之所是,必皆是之;所非,必皆非之。上有過則規諫之,下有善則傍薦之。上同而不下比者,此上之所賞而下之所譽也。意若聞善而不善,不以告其上;上之所是弗能是,上之所非弗能非;上有過弗規諫,下有善弗傍薦;下比不能上同者,此上之所罰而百姓所毀也。」上以此為賞罰,明察以審信。
  是故里長者,裡之仁人也。里長發政裡之百姓,言曰:「聞善而不善,必以告其鄉長。鄉長之所是,必皆是之;鄉長之所非,必皆非之。去若不善言,學鄉長之善言;去若不善行,學鄉長之善行。」則鄉何說以亂哉?察鄉之所治者何也?鄉長唯能壹同鄉之義,是以鄉治也。
  鄉長者,鄉之仁人也。鄉長髮政鄉之百姓,言曰:「聞善而不善者,必以告國君。國君之所是,必皆是之;國君之所非,必皆非之。去若不善言,學國君之善言;去若不善行,學國君之善行。」則國何說以亂哉?察國之所以治者何也?國君唯能壹同國之義,是以國治也。
  國君者,國之仁人也。國君發政國之百姓,言曰:「聞善而不善,必以告天子。天子之所是,皆是之;天子之所非,皆非之。去若不善言,學天子之善言;去若不善行,學天子之善行。」則天下何說以亂哉?察天下之所以治者何也?天子唯能壹同天下之義,是以天下治也。
  天下之百姓皆上同於天子,而不上同於天,則災猶未去也。今若天飄風苦雨,溱溱而至者,此天之所以罰百姓之不上同於天者也。是故子墨子言曰:「古者聖王為五刑,請以治其民(5)。譬若絲縷之有紀,網罟之有綱,所連收天下之百姓不尚同其上者也。」
  〔註釋〕
  (1)尚同即上同,也即人們的意見應當統一於上級,並最終統一於天。這是墨子針對當時國家混亂而提出的政治綱領。墨子認為,天下混亂是由於沒有符合天意的好的首領,因此主張選擇「仁人」、「賢者」擔任各級領導。這種思想與尚賢說在本質上基本一致,都是對當時貴族統治的批判。本篇分上、中、下三篇。(2)茲:通「滋」。(3)虖:通「乎」。(4)正長:即「政長」。(5)請:誠。
  〔白話〕
  墨子說:古時人類剛剛誕生,還沒有刑法政治的時候,人們用言語表達的意見,也因人而異。所以一人就有一種意見,兩人就有兩種意見,十人就有十種意見。人越多,他們不同的意見也就越多。每個人都以為自己的意見對而別人的意見錯,因而相互攻擊。所以在家庭內父子兄弟常因意見不同而
  相互怨恨,使得家人離散而不能和睦相處。天下的百姓,都用水火毒藥相互殘害,以致有餘力的人不能幫助別人;有餘財者寧願讓它腐爛,也不分給別人;有好的道理也自己隱藏起來,不肯教給別人,以致天下混亂,有如禽獸一般。
  明白了天下所以大亂的原因,是由於沒有行政長官,所以(人們)就選擇賢能的人,立之為天子。立了天子之後,認為他的力量還不夠,因而又選擇天下賢能的人,把他們立為三公。天子、三公已立,又認為天下地域廣大,他們對於遠方異邦的人民以及是非利害的辨別,還不能一一瞭解,所以又把天下劃為萬國,然後設立諸侯國君。諸侯國君已立,又認為他們的力量還不夠,又在他們國內選擇一些賢能的人,把他們立為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已經設立之後,天子就向天下的百姓發佈政令,說道:「你們聽到善和不善,都要報告給上面。上面認為是對的,大家都必須認為對;上面認為是錯的,大家都必須認為錯。上面有過失,就應該規諫,下面有好人好事,就應當廣泛地推薦給國君。是非與上面一致,而不與下面勾結,這是上面所讚賞,下面所稱譽的。假如聽到善與不善,卻不向上面報告;上面認為對的,也不認為對,上面認為錯的,也不認為錯;上面有過失不能規諫,下面有好人好事不能廣泛地向上面推薦;與下面勾結而不與上面一致,這是上面所要懲罰,也是百姓所要非議的。」上面根據這些方面來行使賞罰,就必然十分審慎、可靠。
  所以里長就是這一里內的仁人。里長發佈政令於裡中的百姓,說道:「聽到善和不善,必須報告給鄉長。鄉長認為對的,大家都必須認為對;鄉長認為錯的,大家都必須認為錯。去掉你們不好的話,學習鄉長的好話;去掉你們不好的行為,學習鄉長的好行為。」那麼,鄉里怎麼會說混亂呢?我們考察這一鄉得到治理的原因是什麼呢?是由於鄉長能夠統一全鄉的意見,所以鄉內就治理好了。」
  鄉長是這一鄉的仁人。鄉長發佈政令於鄉中百姓,說道:「聽到善和不善,必須把它報告給國君。國君認為是對的,大家都必須認為對;國君認為是錯的,大家都必須認為錯。去掉你們不好的話,學習國君的好話;去掉你們不好的行為,學習國君的好行為。」那麼,還怎麼能說國內會混亂呢?我們考察一國得到治理的原因是什麼呢?是因為國君能統一國中的意見。所以國內就治理好了。
  國君是這一國的仁人。國君發佈政令於國中百姓,說道:「聽到善和不善,必須報告給天子。天子認為是對的,大家都必須認為對;天子認為是錯的,大家都必須認為錯。去掉你們不好的話,學習天子的好話,去掉你們不好的行為,學習天子的好行為。」那麼,還怎麼能說天下會亂呢?我們考察天下治理得好的原因是什麼呢?是因為天子能夠統一天下的意見,所以天下就治理好了。
  天下的老百姓都知道與天子一致,而不知道與天一致,那麼災禍還不能徹底除去。現在假如天颳大風下久雨,頻頻而至,這就是上天對那些不與上天一致的百姓的懲罰。所以墨子說:「古時聖王制定五種刑法,確實用它來治理人民,就好比絲線有紀(絲頭的總束)、網罟有綱一樣,是用來收緊那些不與上面意見一致的老百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