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5蠻夷及傳記卷_0073.【南中僧】文言文翻譯解釋

南人率不信釋氏,雖有一二佛寺,吏課其為僧,以督責釋之土田及施財。間有一二僧,喜擁婦食肉,但居其家,不能少解佛事。土人以女配僧,呼之為師郎。或有疾,以紙為圓錢,置佛像旁。或請僧設食,翌日,宰羊豕以啖之,目曰除齋。(出《投荒雜錄》)
又南中小郡,多無緇流。每宣德音,須假作僧道陪位。唐昭宗即位,柳韜為容廣宣告使,赦文到,下屬州。崖州自來無僧,皆(「皆」原作「家」,據明抄本改)臨事差攝。宣時,有一假僧不伏排位,太守王弘夫怪而問之。僧曰:「役次未當,差遣編並,去歲已曾攝文宣王,今年又差作和尚。」見者莫不絕倒。(出《嶺表錄異》)
【譯文】
南方人都不相信佛教。僅有一二座佛寺。官吏考核寺中和尚的管理情況,以便處理寺屬田地及施捨來的財產。即使有一兩個和尚,也是喜歡擁抱媳婦又吃肉,住在家中,而對於誦經、祈禱、供養佛的事一點也不瞭解。當地人把女兒嫁給和尚,稱為「師郎」。有人得了病,就用紙剪成圓錢,放在佛像旁邊。有的請和尚陳設食物,於佛像前,第二天,殺羊殺豬來讓和尚吃,稱作「除齋」。
還有,嶺南的小郡,大多沒有僧徒。每當宣佈皇帝恩詔時,就得找人假扮作和尚、道士陪位。唐昭宗登基做皇帝時,柳韜被任命為容州、廣州的宣告使。赦免的公文下來,而下屬州的崖州從來就沒有和尚,都是到時現找人代替。宣告時,有一個假和尚不明白他應在的位置,太守王弘夫感到奇怪,就問那個假和尚,假和尚回答說:「排列的次序不妥當。差官瞎安排,去年讓我扮演文宣王孔子,今年又派我作和尚!」看的人無不笑得前仰後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