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5蠻夷及傳記卷_0072.【南詔】全篇古文翻譯

南詔以十二月十六日,謂之星回節日,游於避風台,命清平官賦詩。驃信詩曰:「避風善闡台,極目見籐越(鄰國之名也)。悲哉古與今,依然煙與月。自我居震旦(謂天子為震旦),翊衛類夔、契。伊昔經皇運,艱難仰忠烈。不覺歲雲暮,感極星回節。元昶(謂朕曰元。謂卿曰昶)同一心,子孫堪貽厥。」清平官趙叔達曰:(謂詞臣為清平官):「法駕避星回,波羅毗勇猜(波羅虎也,毗勇野馬也。驃信昔年幸此,魯射野馬並虎)。河闊冰難合,地暖梅先開。下令俚柔洽(俚柔百姓也),獻賝弄揀(國名)來。願將不才質,千載侍游台。」(出《玉溪編事》)
【譯文】
南詔國把十二月十六日稱為星回節。這一天國王到避風台遊玩,命令清平官做詩。國王驃信的詩寫道:「避風在善闡台上,極力遠望可以看到籐越國。可歎啊古代和現在,仍然像煙霧和月亮。從我做了南詔國王以來,輔佐我的都像夔和契那樣盡心。從前經歷很大的變動,在艱難困苦中都是依靠著忠烈之臣。不知不覺一年又過去了,在這星回節到來之日不禁感慨很深。國王與大臣同心同德,相信事業就足以傳給子孫。」清平官趙叔達的詩:「皇帝的車馬避風於星回節。不禁想起當年在此射死凶殘的野馬與老虎的事來。河寬冰難封嚴河面,土地轉暖梅花首先開放,皇命傳下,百姓一片和樂景象。弄揀國也獻上了禮物,我願以我不高的才能,永遠在供遊玩的避風台這裡侍候。」

獠婦 南方有獠婦,生子便起。其夫臥床褥,飲食皆如乳婦,稍不衛護,其孕婦疾皆生焉。其妻亦無所苦,炊爨樵蘇自若。
又雲,越俗,其妻或誕子,經三日,便澡身於溪河。返,具糜以餉婿,婿擁衾抱雛,坐於寢榻,稱為產翁。其顛倒有如此。(出《南楚新聞》)
【譯文】
南方的獠族婦女,她們剛生下孩子就下地幹活,而她們的丈夫卻躺在床上,飲食完全和產婦一樣,稍不注意保護,產婦易得的那些病這個丈夫都能得上。產婦也沒有什麼痛苦的感覺,燒火、做飯、打柴、割草都像原來一樣。
又聽說,越人的風俗,女人生了孩子以後,只過三天便到河水中洗澡,回到家後,做粥給丈夫吃。丈夫就圍著被抱著孩子坐在床上,稱作「產翁」。他們那裡的夫妻顛倒竟達到了這種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