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3龍虎畜狐蛇卷_0067.【費雞師】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蜀川有一費雞師者,善知將來之事,而亦能為人禳救。多在邛州。蜀人皆神之。時有一僧言,往者雙流縣保唐寺,寺有張二師者,因巡行僧房,見有空院,將欲住持,率家人掃灑之際,於柱上得一小瓶子。二師觀之,見一蛇在瓶內。覆瓶出之,約長一尺,文彩斑駁,五色備具。以杖觸之,隨手而長。眾悉驚異。二師令一物挾之,送於寺外。當攜掇之際,隨觸隨大,以至丈餘,如屋椽矣。二人擔之方舉,送者愈懼,觀者隨而益多。距寺約二三里,所在撼動之時,增長不已。眾益懼,遂擊傷,至於死。明日,此寺院中有虹蟪,亭午時下寺中。僧有事至臨邛,見雞師說之。雞師曰:「殺龍女矣!張二師與汝寺之僧徒。皆當死乎!」後卒如其言。他應驗不可勝記。竟不知是何(「何」字原闕。據陳校本補)術。韋絢長足為杜元穎從事,其弟妹皆識費師。於京中已悉知有此事。自到,即詢訪雞師之術。凡有病者來告,雞師發即抱一雞而往。及其門,乃持咒其雞,令入內,抵病者之所。雞入而死,病者差。雞出則病者不起矣。時人遂號為「費雞師」。又以石子置病者腹上,作法結印,其石子斷者,其人亦不起也。又能書符,先焚符為灰,和湯水,與人吞之,俄復吐出,其符宛然如不燒。又雲,城南建昌橋下,其南岸先有龍窟,歲常損人。至有連馬而溺者,如有攫拿於水。當韋皋時,前後運石,凡幾萬數。頃之,石復失焉。後命道士投簡於內,以土築之,方滿。自此之後,龍窟移於建昌寺佛殿下,與西廊龍井通焉。而建昌橋下,往往損人而不甚也。詢問吏卒,往時人馬溺於其間,良久屍浮皆白,其血被吮吸已盡,而屍乃出焉。(出《戎幕閒談》)
【譯文】
蜀川有一個被人所稱為「費雞師」的人,善於預知將來的事,而且也能為人祭祀作法進行解救。他多半住在邛州,蜀人都把他當成神。當時有一個和尚說,以前雙流縣有一座保唐寺,寺裡頭有一個叫張二師的人,因為巡行僧房,見到有所空院落,將要住進去。張二師率領家人灑掃這個院子的時候,在一根柱子上拾到了一個小瓶子。張二師一看,見瓶中裝有一條小蛇。張二師把蛇從瓶子裡倒出來。那蛇大約有一尺來長,文彩斑駁,五色俱全。他用木棍觸動它,它隨著他的觸動而長大。大家都感到驚異。張二師讓人用一種東西挾制它,把它送到寺外去。當擺弄它的時候,它隨觸隨大,以至於長到一丈多長,趕上一根椽子了。兩個人抬才能把它抬起來。往外送的人更加害怕。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離寺二三里的地方,它隨著那撼動,不停地增長。眾人更加懼怕,就把它打傷,以至於打死。第二天,有一道彩虹於正午時分下到寺中。這個和尚因事來到邛州,就把這件事對費雞師講了。費雞師說:「殺死龍女了!張二師和你們寺中的和尚們都得死啊!」後來,終於像他說的那樣都死了。他應驗的事情數不勝數,卻不知是什麼法術。韋徇的大哥做杜元穎的從事,他的弟弟妹妹都認識費雞師,在京中已經全都知道有此事。杜元穎自從到任,就詢訪費雞師的法術。凡是有病的來告知費雞師,費雞師就抱著一隻雞前往。到了門口,他抱著雞唸咒,讓雞進去。到了病人住的地方,雞就死了,病人就能痊癒;如果雞進而復出,那麼有病的人就永遠起不來了。當時人們因此叫他「費雞師」。他又把石子放到病人的肚子上,作法唸咒,那石子斷了的,那人也就沒救了。又能寫符。先把符燒成灰,和以湯水,讓病人吞下,不一會兒又吐出來,那符竟然像沒燒過一樣。又說,城南建昌橋下,它的南岸以前有龍窟,一年一年常常害人。甚至有連人帶馬一塊掉進去淹死的,好像被人捉拿到水裡去似的。在韋皋那時候,先後一共運來幾萬塊石頭,頃刻之間,石頭又全都沒了。後來讓道士把一封書簡投進去,然後像築牆那樣把土倒進去,這才填滿。從此之後,龍窟挪到建昌寺佛殿下邊,與西廊的龍井相通了。而建昌橋下,往往有人受害,但是不嚴重。聽吏卒說,以前人和馬被淹在水裡,很長時間才能浮上屍體來,屍體全都很白。血被吸吮已盡,屍體才能浮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