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095.【高涉】文言文翻譯

唐大和七年冬,給事中李石為太原行軍司馬,孔目高涉因宿使院。咚咚鼓起時,詣鄰房,忽遇一人,長六尺餘,呼曰:「行軍喚爾。」涉遂行。行稍遲,其人自後拓之。不覺向北,約行數十里,至野外,漸入一谷底,後上一山,至頂四望,邑屋盡在眼下。至一曹司所,追者呼云:「追高涉到。」其中人多朱綠,當按者似崔行信郎中,判云:「付司對。」復至一處,數百人露坐,與豬羊雜處。領至一人前,乃涉妹婿杜則也,逆謂涉曰:「君初得書手時,作新人局,遣某買羊四口,記得否?今被相責,意甚苦毒。」涉遽云:「爾時只使市肉,非羊也。」則遂無言,因見羊人立嚙則,逡巡被領他去。倏忽又見一處,露架方梁,樑上釘大鐵環,有數百人,皆持刀,以繩系人頭,牽入環中,刳剔之。涉懼走出,但念金剛經。倏忽,逢舊相識楊演云:「李說尚書時,杖殺賊李英道為劫賊事,已於諸處受生三十年,今卻訴前事,君常記得否?」涉辭己年幼,不省。又遇舊典段怡,先與涉為義兄弟,逢涉云:「弟先念金剛經,莫廢忘否?向來所見,未是極苦處,勉樹善業,今得還,亦經之力。」因送至家,如夢,死已經宿,向拓處數日青腫。(出《酉陽雜俎》)
【譯文】
唐朝大和七年冬,給事中李石做了太原行軍司馬。孔目高涉於是住在使院。聽到咚咚的鼓擊聲時,就到鄰房去,忽然遇見一人,高六尺多。喊道:「行軍叫你!」高涉就跟著去,走得稍慢,那個人從後面擊打他,不知不覺朝北走了大約幾十里,到了野外,逐漸進入一個深谷,然同登上一座山,到山頂上四望,城市房子都在眼下。又到了一曹司,追的人喊道:「高涉已抓到!」其中的人很多都是穿紅掛綠的,當中坐著的人像崔行信郎中,評判道:「交付有司對質!」又到了一處,幾百人坐在露天裡,和豬羊在一起。把他領到一人面前,原來是高涉的妹夫杜則。不滿地對高涉說:「你當初剛拿到經書時,作了新人的時候,派我買四隻羊,還記得嗎?現在我被責備,痛苦難奈。」高涉急忙說:「我當時只讓你買肉,不是羊。」杜則無言對答。就看見羊人站在那咬杜則。正徘徊之際,又被領到別處去。忽然又見一處,方樑上露出一個架子,架子上釘著大鐵環,有幾百個人,手都拿著刀,用繩索綁著人頭,牽人到鐵環中,刳剔人頭。高涉驚慌而走出去。只是念金剛經。忽然碰到老相識楊演說:「李說做尚書時,打死賊人李英道,以及做劫賊的事,已經在這些地方受了三十年的罪,現在再和你談談以前的事,你記得嗎?」高涉推辭自己年幼,不懂事。又遇舊友段怡,先和高涉結為義兄弟,對高涉說:「弟先念金剛經,千萬不要荒廢,別忘記了。先前所看見的,不是最苦的地方,勸勉你多做好事,今天能夠回去,也是經書的力量。」於是送他回家。他像做夢一樣,死了已經一宿了,先前被打的地方幾天來都是青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