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46.【進士崔生】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進士崔生,自關東赴舉,早行潼關外十餘里。夜方五鼓,路無人行,唯一僕一擔一驢而已。忽遇列炬呵殿,旗幟戈甲,二百許人,若方鎮者。生映樹自匿。既過,行不三二里,前之導從復回,乃徐行隨之。有健步押茶器,行甚遲,生因問為誰。曰:"岳神迎天官崔侍御也。秀才方應舉,何不一謁,以卜身事。"生謝以無由自達,健步許偵之。既及廟門,天猶未曙,健步約生伺之於門側。入良久出曰:"白侍御矣。"遽引相見,甚喜。逡巡岳神至,立語,便邀崔侍御入廟中。陳設帳幄,筵席鼓樂極盛。頃之,張樂飲酒。崔臨赴宴,約敕侍者,只待於生,供以湯茶所須,情旨敦厚。飲且移時,生倦,徐行周覽,不覺出門。忽見其表丈人,握手話舊。顏色憔悴,衣服襤褸。生曰:"丈人久辭人間,何得至此?"答曰:"僕離人世,十五年矣,未有所詣。近做敷水橋神,倦於送迎,而窘於衣食。窮困之狀,迨不可濟。知侄與天官侍御相善,又宗姓之分,必可相薦,故來投誠。若得南山觜神祈,即粗免饑窮。此後遷轉,得居天秩矣。"生辭以"乍相識,不知果可相薦否。然試為道之。"侍御尋亦罷宴而歸,謂曰:"後年方及第,今年不就試亦可。余少頃公事亦畢,即當歸去,程期甚迫,不可久留。"生因以表丈人所求告之。侍御曰:"觜神似人間選補,極是清資,敷水橋神卑雜,豈可便得。然試為言之,岳神必不相阻。"即復詣岳神迎奉。生潛還伺之,歷聞所托,岳神果許之。即命出牒補署。俄爾受牒入謝,迎官將吏一二百人,侍從甚整。生因出賀,觜神泣曰:"非吾侄之力,不可得此位也。後一轉,便入天司矣。今年渭水泛溢,侄莊當飄壞。一道所損三五百家,已令為侄護之,五六月必免此禍。更有五百縑相酬。"須臾,觜神驅殿而去,侍御亦發,岳神出送。生獨在廟中,欻如夢覺。出訪僕使,只在店中,一無所睹。於是不復入關,回止別墅。其夏,渭水泛溢,漂損甚多,唯崔生莊獨免。莊前泊一空船,水涸之後,船有絹五百疋。明年果擢第矣。(出《錄異記》)
【譯文】
進士崔生,曾從關東進京趕考。豐夜起來趕路,走出潼關外十幾里時,才打過五更鼓。路上沒有行人,僅崔生騎著驢,僕人挑著擔跟著。忽然遇見前面排列著火把並有人喝道,二百多人舉著旗幟和兵器,好像是那一方的鎮守使。崔生躲在一棵樹後,等隊列過後才走。剛走了二三里,那支隊伍又轉回來了。崔生就跟在隊伍後頭慢慢走。有一個士兵押運著茶器,走得很慢,崔生就問他這是誰。那士兵說,"這是岳神去迎接天官崔侍御回來了。您這位秀才要去趕考,何不去見一見,問問你自己的事呢?"崔生說沒法能去面見,士兵說我看情況幫幫你。隊伍到了廟門,天還沒亮。士兵讓崔生躲在廟門後,自己先進去了。過了很久士兵才出來說他已經跟崔侍御說了,立刻引崔生見了崔侍御,崔生很高興。不一會岳神來了,崔侍御就請岳神進了廟裡。廟裡陳設了帳幕,擺下了酒宴。不一會兒,奏起了鼓樂,岳神被崔侍御請入座位,臨開宴時,崔侍御特別關照手下人,讓他們拿來飯菜好好招待崔生,顯得很熱情。崔生喝了一會兒酒,覺得有些疲倦,就慢慢地溜躂著玩,不覺走到廟門外。忽然發現他的表丈人在門外,忙上前握手敘話。崔生看表丈人面容又黃又瘦,破衣爛衫的,就問,"表丈人已經去世很久了,怎麼到了這裡?"回答說,"我離開人世已經十五年了,一直沒見著你。近來派我當敷水橋神,每天送往迎來,十分疲勞,又非常窮困,連衣食都不足,一點幫助也得不到。我知道侄兒你和天官崔侍御是朋友,你們又都姓崔,一定能替我推薦一下,所以來找你。如果我能被任命為南山觜神,我就能免於凍餓之苦了。以後還有希望調到天界去作官。"崔生說,"我和崔侍御不過是剛剛認識,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我的推薦。我可以試著跟他說一說。"過了一陣,崔侍御吃完了飯要回去,對崔生說,"你後年才能考中,今年不去參加會試也沒關係。我等一會公事也辦完,也要趕回去,日程很緊,不能在這裡久留了。"崔生就把表丈人的請求對他說了。崔侍御說,"南山觜神好像人間的選補官,要求有較高的資歷。敷水橋神官積卑微,怕不容易辦得到。不過我可以試著說一說,我想岳神是不會拒絕我的。"說罷就又把岳神請來,兩個人在一起商量。崔生偷偷到近前等著,聽清崔侍御在和岳神講情,岳神也就答應了。當時就命令辦理好公文讓崔生的表丈人補上了南山觜神。不大一會兒,崔生的表丈就被召進廟裡去拜謝上任,迎接他上任的官員僕從有一二百人,很是威風。崔生就走上前向表丈人祝賀。表丈人哭著說,"沒有侄兒你出力,我絕不可能得到這個官位的。下一次調動,我就可以進入天司了。今年渭河會發大水,侄兒的村莊會被洪水侵害,一起受害的有三五百家。我已下令保護你的田莊。五六月間就能免這場災禍。然後我還會給你五百疋綢緞來酬謝你。"說完,就帶著僕從侍衛奔馳而去。這裡崔侍御也要上路,岳神出來送行。廟裡只剩下崔生自己,恍然如一場夢剛醒。他尋找自己的僕人,僕人說他一直在店裡,什麼也沒看見。於是崔生就不再進關去趕考了,直接回到家鄉。這年夏天,渭水果然氾濫,很多村莊都被淹沒,唯獨崔生的田莊沒有受到水害。莊子前停著一隻空船,水退之後,見船裡放著五百尺綢緞。第二年,崔生果然考中了進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