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07.【辛秘】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辛秘五經擢第後,常州赴婚。行至陝,因息於樹陰。旁有乞兒箕坐,痂面蟣衣。訪辛行止,辛不對即去,乞兒跡隨之。辛馬劣,不能相遠,乞兒強言不已。前及一綠衣者,辛揖而與之俱行里餘。綠衣者忽前馬驟去,辛怪之,獨言:"此人何忽如是?"乞兒曰:"彼時至,豈自由乎?"辛覺語異,始問之曰:"君言時至何也?"乞兒曰:"少頃當自知之。"將及店,見數十人擁店門,問之,乃綠衣者卒矣。辛驚異,遽卑下之,因解衣衣之,脫乘乘之。乞兒初無謝意,語言往往有精義。至汴,謂辛曰:"某止是矣,公所適何事也?"辛以娶約語之。乞兒笑曰:"公士人,業不可止此行。然非君妻,公婚期甚遠。"隔一日,乃扛一器酒與辛別,指相國寺剎曰:"及午而焚,可遲此而別。"如期,剎無故火發,壞其相輪。臨去,以綾帊復贈辛,帶有一結,語辛:"異時有疑,當發視也。"積二十餘年,辛為謂南尉,始婚裴氏。洎裴生日,會親賓客,忽憶乞兒之言。解帊復結,得幅紙,大如手板,署曰:"辛秘妻河東裴氏,某月日生。"乃其日也。辛計別乞兒之日,妻尚未生。(出《酉陽雜俎》)
【譯文】
辛秘趕考五次考中後,到常州去結婚。走到陝縣時,在樹陰下歇息。旁邊有一個小乞丐蹲坐著,滿臉瘡疤,衣服上淨是虱子。乞丐問辛要到那裡去,辛不理他起身走了,乞丐就也跟著走。辛秘的馬不好,走不快,那乞丐一直跟著和他說話。這時前面有個穿綠的人,辛秘趕上他互相認識後就一同走。走了一里多地,那綠衣人忽然打馬急馳而去。辛秘很奇怪,自言自語說,"這人忙的是什麼!"那小乞丐搭話說:"他到點了就能自由嗎?"辛秘覺得這話挺怪,就問乞丐,"你說什麼到時間了?"乞丐說,"等一會兒你自然會知道。"辛秘剛到一個旅店前,見幾十個人擁在店門前,一問,說是那個綠衣人死了。辛秘十分驚訝,頓時就對乞丐十分客氣,脫下自己的衣服給乞丐穿,又把自己的馬讓給乞丐騎。乞丐沒有感謝,但常對辛秘說些意味深長的話。到了汴州,乞丐對辛秘說,"我就到此停下了。你去那要幹什麼呀?"辛秘就說自己要去結婚。乞丐笑了笑說,"你是讀書人,當然不會信我的話而不去結婚。但我告訴你,你要和他結婚的女人並不是你的妻子,你的婚期還遠著呢。"第二天,乞丐扛了一罈子酒來為辛秘餞別,並指著附近的相國寺說,"今天中午它就會著火,它著火後你再走。"到了中午,相國寺無緣無故的著了火,火把相國神像的相輪都燒壞了。臨分別時,小乞丐送給辛秘一個綢手帕做的包,包用帶子捆著。乞丐說,"以後你如果有什麼不明白的事,就打開這個包看吧。"過了二十年,辛秘任謂南尉時,才與一個姓裴的女子結婚。裴氏過生日時,辛秘請來賓客親友,忽然想起當年小乞丐的話,就把那綢包打開,裡面是手掌大的一塊紙片,上面寫著"辛秘妻河東裴氏,某月某日生"一點也不差。再一算,辛秘當年遇見小乞丐時,妻子還沒出生呢。

卷第三百六 神十六
陳袁生 冉遂 魏耽 盧佩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