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殷本紀第三】古文翻譯註解

殷本紀第三
解惠全 張德萍 譯注
【說明】殷本來叫做商。商也是一個古老的部落 始祖契大約與夏禹同時,被封於商。到公元前17世紀或前16世紀,商族逐漸強大,商湯發動了滅夏戰爭,夏亡,商朝正式建立,定都於亳,成為我國歷史上第二個奴隸制王朝。大約到公元前13世紀,商王盤庚遷都於殷,此後,直至商紂滅亡,共二百七十餘年,一般稱之為殷。整個商朝,後來或稱商殷,或稱殷商。
《殷本紀》系統地記載了商朝的歷史,描畫了一幅商部族興起,商王朝由建立直至滅亡的宏偉圖卷。
在殷王朝統治的約六百年中,幾經興衰,而成湯的興起,盤庚、武丁的中興,以及紂的滅亡,則是殷朝歷史中起著關鍵作用的幾個最重大的事件。司馬遷飽含熱情地歌頌了成湯、盤庚、武丁等賢君敬畏上天、修行德政、為民謀利的政治業績;又無情地貶抑了殷紂的剛愎自用、拒諫飾非、荒淫無度、迫害賢良、殘害百姓等等。一個王朝的歷史,歷經十七代三十一王,而司馬遷只抓住這幾個典型關節,潑墨重彩,而其他則一帶而過,使得全篇虛實相映,詳略有當。
在刻劃人物方面,司馬遷抓住了能突現人物個性的幾個典型事例,加以敘述、描寫,既體現了歷史的真實,又使得人物形象豐滿、栩栩如生。如:成湯祝網、太甲思過、武丁得說等,就把各位賢君修行德政的寬厚形態表現得淋漓盡致。尤其對於紂的描寫,幾乎完全以敘述的口吻,一件一件地羅列史實,再加上有周文王、周武王的映襯,一個暴君的形象便躍然紙上,成為一個千古流傳的暴君典型。
殷的始祖是契(xie,謝),他的母親叫簡狄,是有娀(sōng,松)氏的女兒,帝嚳(ku,酷)的次妃。簡狄等三個人到河裡去洗澡,看見燕子掉下一隻蛋,簡狄就揀來吞吃了,因而懷孕,生下了契。契長大成人後,幫助禹治水有功,舜帝於是命令契說:「現在老百姓們不相親愛,父子、君臣、夫婦、長幼、朋友之間五倫關係不順,你去擔任司徒,認真地施行五倫教育。施行五倫教育,要本著寬厚的原則。」契被封在商地,賜姓子。契在唐堯、虞舜、夏禹的時代興起,為百姓做了許多事,功業昭著,百姓們因而得以安定。
契死之後,他的兒子昭明繼位。昭明死後,兒子相土繼位。相土死後,兒子昌若繼位。昌若死後,兒子曹圉(yǔ,語)繼位。曹圉死後,兒子冥繼位。冥死後,兒子振繼位。振死後,兒子微繼位。微死後,兒子報丁繼位。報丁死後,兒子報乙繼位。報乙死後,兒子報丙繼位。報丙死後,兒子主壬繼位。主壬死後,兒子主癸繼位。主癸死後,兒子天乙繼位。這就是成湯。
從契到成湯,曾經八次遷都。到成湯時才又定居於亳,這是為了追隨先王帝嚳,重回故地。成湯為此寫了《帝誥》,向帝嚳報告遷都的情況。
成湯在夏朝為方伯(一方諸侯之長),有權征討鄰近的諸侯。葛伯不祭祀鬼神,成湯首先征討他。成湯說:「我說過這樣的話:人照一照水就能看出自己的形貌,看一看民眾就可以知道國家治理得好與不好。」伊尹說:「英明啊!善言聽得進去,道德才會進步。治理國家,撫育萬民,凡是有德行做好事的人都要任用為朝廷之官。努力吧,努力吧!」成湯對葛伯說:「你們不能敬順天命,我就要重重地懲罰你們,概不寬赦。」於是寫下《湯征》,記載了征葛的情況。
伊尹名叫阿衡。阿衡想求見成湯而苦於沒有門路,於是就去給有莘氏做陪嫁的男僕,背著飯鍋砧板來見成湯,藉著談論烹調滋味的機會向成湯進言,勸說他實行王道。也有人說,伊尹本是個有才德而不肯做官的隱士,成湯曾派人去聘迎他,前後去了五趟,他才答應前來歸從,向成湯講述了遠古帝王及九類君主的所做所為。成湯於是舉用了他,委任他管理國政。伊尹曾經離開商湯到夏桀那裡,因為看到夏桀無道,十分憎惡,所以又回到了商都亳。他從北門進城時,遇見了商湯的賢臣女(rǔ,汝)鳩和女房,於是寫下《女鳩》、《女房》,述說他離開夏桀重回商都時的心情。
一天成湯外出遊獵,看見郊野四面張著羅網,張網的人祝禱說:「願從天上來的,從地下來的,從四方來的,都進入我的羅網!」成湯聽了說:「噯,這樣就把禽獸全部打光了!」於是把羅網撤去三面,讓張網的人祝禱說:「想往左邊走的就往左邊走,想向右邊逃的就向右邊逃。不聽從命令的,就進我的羅網吧。」諸侯聽到這件事,都說:「湯真是仁德到極點了,就連禽獸都受到了他的恩惠。」
就在這個時候,夏桀卻施行暴政,荒淫無道,還有諸侯昆吾氏也起來作亂,商湯於是舉兵,率領諸侯,由伊尹跟隨。商湯親自握著大斧指揮,先去討伐昆吾,轉而又去討伐夏桀。商湯說:「來,你們眾人,到這兒來,都仔細聽著我的話:不是我個人敢於興兵作亂,是因為夏桀犯下了很多的罪行。我雖然也聽到你們說了一些抱怨的話,可是夏桀有罪啊,我畏懼上天,不敢不去征伐。如今夏桀犯下了那麼多的罪行,是上天命令我去懲罰他的。現在你們眾人說:『我們的國君不體恤我們,拋開我們的農事不管,卻要去征伐打仗。』你們或許還會問:『夏桀有罪,他的罪行究竟怎麼樣?』夏桀君臣大徭役,耗盡了夏國的民力;又重加盤剝,掠光了夏國的資財。夏國的民眾都在怠工,不與他合作。他們說『這個太陽什麼時候消滅,我寧願和你一起滅亡』!夏王的德行已經到這種地步,現在我一定要去討伐他!希望你們和我一起來奉行上天降下的懲罰,我會重重地獎賞你們。你們不要懷疑,我絕不會說話不算數。如果你們違抗我的誓言,我就要懲罰你們,概不寬赦!」商湯把這些話告訴傳令長官,寫下了《湯誓》。當時商湯曾說「我很勇武」,因此號稱武王。
夏桀在有娀氏舊地被打敗,奔逃到嗚條,夏軍就全軍崩潰了。商湯乘勝追擊,進攻忠於夏桀的三(zōng,宗),繳獲了他們的寶器珠玉,義伯、仲伯二臣寫下了《典寶》,因為這是國家的固定財寶。商湯滅夏之後,想換掉夏的社神,可是社神是遠古共公氏之子句龍,能平水土,還沒有誰比得上他,所以沒有換成,於是寫下《夏社》,說明夏社不可換的道理。伊尹向諸侯公佈了這次大戰的戰績,自此,諸侯全都聽命歸服了,商湯登上天子之位,平定了天下。
成湯班師回朝,途經泰卷時,中(huǐ,悔)作了朝廷的誥命。湯廢除了夏的政令,回到國都亳,作《湯誥》號令諸侯。《湯誥》這樣記載:「三月,殷王親自到了東郊,向各諸侯國君宣佈:『各位可不能不為民眾謀立功業,要努力辦好你們的事情。否則,我就對你們嚴加懲辦,那時可不要怪罪我。』又說:『過去禹、皋陶長期奔勞在外,為民眾建立了功業,民眾才得以安居樂業。當時他們東面治理了長江,北而治理了濟河,西面治理了黃河,南面治理了淮河,這四條重要的河道治理好了,萬民才得以定居下來。後稷教導民眾播種五穀,民眾才知道種植各種莊稼。這三位古人都對民眾有功,所以,他們的後代能夠建國立業。也有另外的情況:從前蚩尤和他的大臣們在百姓中發動暴亂,上帝就不降福於他們,這樣的事在歷史上是有過的。先王的教誨,可不能不努力照辦啊!』又說:『你們當中如果有誰幹出違背道義的事,那就不允許他回國再當諸侯,那時你們也不要怨恨我。』」湯用這些話告誡了諸侯。這時,伊尹又作了《鹹有一德》,說明君臣都應該有純一的品德;咎單作了《明居》,講的是民眾應該遵守的法則。
商湯臨政之後,修改的曆法,把夏歷的寅月為歲首改為丑月為歲首,又改變了器物服飾的顏色,崇尚白色,在白天舉行朝會。
商湯逝世之後,因為太子太丁未能即位而早亡,就立太丁弟外丙為帝,這就是外丙帝。外丙即位三年,逝世,立外丙的弟弟中壬為帝,這就是中壬帝。中壬即位四年,逝世,伊尹就擁立太丁之子太甲為帝。太甲,是成湯的嫡長孫,就是太甲帝。太甲元年,伊尹為諫訓太甲,作了《伊訓》、《肆命》、《徂後》。
太甲帝臨政三年之後,昏亂暴虐,違背了湯王的法度,敗壞了德業,因此,伊尹把他流放到湯的葬地桐宮。此後的三年,伊尹代行政務,主持國事,朝會諸侯。
太甲在桐宮住了三年,悔過自責,重新向善,於是伊尹又迎接他回到朝廷,把政權交還給他。從此以後,太甲帝修養道德,諸侯都來歸服,百姓也因此得以安寧。伊尹對太甲帝很讚賞,就作了《太甲訓》三篇,讚揚帝太甲,稱他為太宗。
太宗逝世後,兒子沃丁即位。沃丁臨政的時候,伊尹去逝了。在亳地安葬了伊尹之後,為了用伊尹的事跡垂訓後人,咎單作了《沃丁》。
沃丁逝世,他的弟弟太庚即位,這就是太庚帝。太庚逝世,兒子小甲即位;小甲帝逝世,弟弟雍已即位,這就是雍已帝。到了這個時候,殷朝的國勢已經衰弱,有的諸侯就不來朝見了。
雍已逝世,他的弟弟太戊即位。這就是太戊帝。太戊任用伊陟(chi,治)為相。當時國都亳出現了桑樹和楮(chǔ,儲)樹合生在朝堂上的怪異現象,一夜之間就長得有一摟粗。太戊帝很害怕,就去向伊陟詢問。伊陟對太戊帝說:「我曾經聽說,妖異不能戰勝有德行的人,會不會是您的政治有什麼失誤啊?希望您進一步修養德行。」太戊聽從了伊陟的規諫,那怪樹就枯死而消失了。伊陟把這些話告訴了巫咸。巫咸治理朝政有成績,寫下《鹹艾(yi,義)》、《太戊》,記載了巫咸治理朝政的功績,頌揚了太戊帝的從諫修德。太戊帝在太廟中稱讚伊陟,說不能像對待其他臣下一樣對待他。伊陟謙讓不從,寫下《原命》,為的是重新解釋太戊之命。就這樣,殷的國勢再度興盛,諸侯又來歸服。因此,稱太戊帝為中宗。
中宗逝世,兒子中丁繼位。中丁帝遷都於隞(ao熬)。後來河亶(dan,旦)甲定都於相,祖乙又遷至邢。中丁帝逝世,他的弟弟外壬即位,這就是外壬帝。這些曾有《仲丁》加以記載,但現已殘佚不存。外壬帝逝世後,他的弟弟河亶甲即位,這就是河亶甲帝。河亶甲時,殷朝國勢再度衰弱。
河亶甲逝世,他的兒子祖乙即位。祖乙帝即位後,殷又興盛起來,巫咸被任以重職。
祖乙逝世,他的兒子祖辛帝即位。祖辛帝逝世,他的弟弟沃甲即位,這就是沃甲帝。沃甲逝世,立沃甲之兄祖辛的兒子祖丁,這就是祖丁帝。祖丁逝世,立弟弟沃甲的兒子南庚,這就是南庚帝。南庚帝逝世,立祖丁帝的兒子陽甲,這就是陽甲帝。陽甲帝在位的時候,殷的國勢衰弱了。
自中丁帝以來,廢除嫡長子繼位制而擁立諸弟兄及諸弟兄的兒子,這些人有時為取得王位而互相爭鬥,造成了連續九代的混亂,因此,諸侯沒有人再來朝見。
陽甲帝逝世,他的弟弟盤庚繼位。盤庚即位時,殷朝已在黃河以北的奄地定都,盤庚渡過黃河,在黃河以南的亳定都,又回到成湯的故居。因為自湯到盤庚,這已是第五次遷移了,一直沒有固定國都,所以殷朝的民眾一個個怨聲載道,不願再受遷移之苦。盤庚見此情況,就告諭諸侯大臣說:「從前先王成湯和你們的祖輩們一起平定天下,他們傳下來的法度和準則應該遵循。如果我們捨棄這些而不努力推行,那怎麼能成就德業呢?」這樣,最後才渡過黃河,南遷到亳,修繕了成湯的故宮,遵行成湯的政令。此後百姓們漸漸安定,殷朝的國勢又一次興盛起來。因為盤庚遵循了成湯的德政,諸侯也紛紛前來朝見了。
盤庚帝逝世,他的弟弟小辛即位,這就是小辛帝。小辛在位時,殷又衰弱了。百姓們思念盤庚,於是寫下了《盤庚》三篇。小辛帝逝世以後,他的弟弟小乙即位,這就是小乙帝。
小乙帝逝世,他的兒子武丁即位。武丁帝即位後,想復興殷朝,但一直沒有找到稱職的輔佑大臣。於是武丁三年不發表政見,政事由塚宰決定,自己審慎地觀察國家的風氣。有一天夜裡他夢見得到一位聖人,名叫說(gue,悅)。白天他按照夢中見到的形象觀察群臣百官,沒有一個像是那聖人。於是派百官到民間去四處尋找,終於在傅險找到了說。這時候,說正服刑役,在傅險修路,百官把說帶來讓武丁看,武丁說正是這個人。找到說之後,武丁和他交談,發現果真是位賢聖之人,就舉用他擔任國相,殷國得到了很好的治理。因而用傅險這個地名來作說的姓,管他叫傅說。
有一次武丁祭祀成湯,第二天,有一隻野雞飛來登在鼎耳上鳴叫,武丁為此驚懼不安。祖己說:「大王不必擔憂,先辦好政事。」祖己進一步開導武丁說:「上天監察下民是著眼於他們的道義。上天賜給人的壽運有長有短,並不是上天有意使人的壽運夭折,中途斷送性命。有的人不遵循道德,不承認罪惡,等到上天降下命令糾正他的德行了,他才想起來說『怎麼辦』。唉,大王您繼承王位,努力辦好民眾的事,沒有什麼不符合天意的,還要繼續按常規祭祀,不要根據那些應該拋棄的邪道舉行各種禮儀!」武丁聽了祖己的勸諫,修行德政,全國上下都高興,殷朝的國勢又興盛了。
武丁帝逝世,他的兒子祖庚帝即位。祖己讚賞武丁因為象徵吉凶的野雞出現而行德政,給他立廟,稱為高宗,寫下了《高宗肜(rong,榮)日》和《高宗之訓》。
祖庚帝逝世,他的弟弟祖甲即位,這就是甲帝。甲帝淫亂,殷朝再度衰落。
甲帝逝世,他的兒子廩辛即位。廩辛逝世,他的弟弟庚丁即位,這就是帝庚丁。庚丁逝世,他的兒子武乙即位,這時,殷都又從亳遷到了黃河以北。
武乙暴虐無道,曾經製作了一個木偶人,稱它為天神,跟它下棋賭輸贏,讓旁人替它下子。如果天神輸了,就侮辱它。又製作了一個皮革的囊袋,裡面盛滿血,仰天射它,說這是「射天」。有一次武乙到黃河和渭河之間去打獵,天空中突然打雷,武乙被雷擊死。武乙死後,他的兒子太丁帝即位。太丁帝逝世,他的兒子乙帝即位,乙帝即位時,殷朝更加衰落了。
乙帝的長子叫微子啟。啟的母親地位低*,因而啟不能繼承帝位。乙帝的小兒子叫辛,辛的母親是正王后,因而辛被立為繼承人。乙帝逝世後,辛繼位,這就是辛帝,天下都管他叫「紂」,因為謚法上「紂」表示殘義損善。
紂天資聰穎,有口才,行動迅速,接受能力很強,而且氣力過人,能徒手與猛獸格鬥。他的智慧足可以拒絕臣下的諫勸,他的話語足可以掩飾自己的過錯。他憑著才能在大臣面前誇耀,憑著聲威到處抬高自己,認為天下所有的人都比不上他。他嗜好喝酒,放蕩作樂,寵愛女人。他特別寵愛妲己,一切都聽從妲己的。他讓樂師涓為他製作了新的俗樂,北裡舞曲,柔弱的歌。他加重賦稅,把鹿台錢庫的錢堆得滿滿的,把鉅橋糧倉的糧食裝得滿滿的。他多方搜集狗馬和新奇的玩物,填滿了宮室,又擴建沙丘的園林樓台,捕捉大量的野獸飛鳥,放置在裡面。他對鬼神傲慢不敬。他招來大批戲樂,聚集在沙丘,用酒當做池水,把肉懸掛起來當做樹林,讓男女赤身裸體,在其間追逐戲鬧,飲酒尋歡,通宵達旦。
紂如此荒淫無度,百姓們怨恨他,諸侯有的也背叛了他。於是他就加重刑罰,設置了叫做炮格的酷刑,讓人在塗滿油的銅柱上爬行,下面點燃炭火,爬不動了就掉在炭火裡。紂任用西伯昌、九侯、鄂侯為三公。九侯有個美麗的女兒,獻給了紂,她不喜淫蕩,紂大怒,殺了她,同時把九侯也施以醢(hǎi,海)刑,剁成肉醬。鄂侯極力強諫,爭辯激烈,結果鄂侯也遭到脯(fǔ,斧)刑,被製成肉乾。西伯昌聞見此事,暗暗歎息。崇侯虎得知,向紂去告發,紂就把西伯囚禁在羑(yǒu,有)裡。西伯的僚臣閎(hong,宏)夭等人,找來了美女奇物和好馬獻給紂,紂才釋放了西伯。西伯從獄裡出來之後,向紂獻出洛水以西的一片土地,請求廢除炮格的酷刑。紂答允了他,並賜給他弓箭大斧,使他能夠征伐其他諸侯,這樣他就成了西部地區的諸侯之長,就是西伯。紂任用費仲管理國家政事。費仲善於阿諛,貪圖財利,殷國人因此不來親近了。紂又任用惡來,惡來善於譭謗,喜進讒言,諸侯因此越發疏遠了。
西伯回國,暗地裡修養德行,推行善政,諸侯很多背叛了紂而來歸服西伯。西伯的勢力更加強大,紂因此漸漸喪失了權勢。王子比干勸說紂,紂不聽。商容是一個有才德的人,百姓們敬愛他,紂卻黜免了他。等到西伯攻打饑國並把它滅掉了,紂的大臣祖伊聽說後既怨恨周國,又非常害怕,於是跑到紂那裡去報告說:「上天已經斷絕了我們殷國的壽運了。不管是能知天吉凶的人預測,還是用大龜占卜,都沒有一點好徵兆。我想並非是先王不幫助我們後人,而是大王您荒淫暴虐,以致自絕於天,所以上天才拋棄我們,使我們不得安食,而您既不揣度瞭解天意,又不遵循常法。如今我國的民眾沒有不希望殷國早早滅亡的,他們說:『上天為什麼還不顯示你的威靈?滅紂的命令為什麼還不到來?』大王您如今想怎麼辦呢?」紂說:「我生下來做國君,不就是奉受天命嗎?」祖伊回國後說:「紂已經無法規勸了!」西伯昌死後,周武王率軍東征,到達盟津時,諸侯背叛殷紂前來與武王會師的有八百國。諸侯們都說:「是討伐紂的時候了!」周武王說:「你們不瞭解天命。」於是又班師回國了。
紂更加淫亂,毫無止息。微子曾多次勸諫,紂都不聽,微子就和太師、少師商量,然後逃離了殷國。比干卻說:「給人家做臣子,不能不拚死爭諫。」就極力勸諫。紂大怒,說:「我聽說聖人的心有七個孔。」於是剖開比干的胸膛,挖出心來觀看。箕子見此情形很害怕,就假裝瘋癲去給人家當了奴隸。紂知道後又把箕子囚禁起來。殷國的太師、少師拿著祭器、樂器,急急逃到周國。周武王見時機已到,就率領諸侯討伐殷紂。紂派出軍隊在牧野進行抵抗。周歷二月初五甲子那一天,紂的軍隊被打敗,紂倉皇逃進內城,登上鹿台,穿上他的寶玉衣,跑到火裡自焚而死。周武王趕到,砍下他的頭,掛在太白旗竿上示眾。周武王又處死了妲己,釋放了箕子,修繕了比干的墳墓,表彰了商容的里巷。封紂的兒子武庚祿父,讓他承續殷的祭祀,並責令他施行盤庚的德政,殷的民眾非常高興。於是,周武王做了天子。因為後世人貶低帝這個稱號,所以稱為王。封殷的後代為諸侯,隸屬於周。
周武王逝世後,武庚和管叔、蔡叔聯合叛亂,周成王命周公旦誅殺他們,而把微子封在宋國,來延續殷的後代。
太史公說:我是根據《詩經》中的《商頌》來編定契的事跡的,自成湯以來,很多史實材料采自《尚書》和《詩經》。契為子姓,他的後代被分封到各國,就以國為姓了,有殷氏、來氏、宋氏、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等。孔子曾經說過,殷人的車子很好,那個時代崇尚白色。
殷契,母曰簡狄,有娀氏之女,為帝嚳次妃。三人行浴,見玄鳥墮其卵1,簡狄取吞之,因孕生契2。契長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親3,五品不訓4,汝為司徒而敬敷五教5。五教在寬6。」封於商,賜姓子氏。契興於唐、虞、大禹之際,功業著於百姓7,百姓以平。
1玄鳥:燕子,因燕子的羽毛是黑色的,所以稱為玄鳥。玄,赤黑色。 2按:關於殷之始祖契的誕生,《詩經·商頌·玄鳥》也有記載:「天命玄鳥,降而生商。」這是一個神話傳說,玄鳥可能是商部族的圖騰。3百姓:指貴族。在戰國以前只有貴族才有姓,因此,「百姓」是貴族的總稱。4五品:即五倫,指父子、君臣、夫婦、長幼、朋友之間的關係。《孟子·滕文公上》:「使契為司徒,教以人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敘(同「序」),朋友有信。」一說:指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品,品秩,等級。訓:順。5敬:謹慎、小心。敷:設,施行。五教,即五倫的教育。6寬:寬厚。一說:為緩義,指慢慢地進行。7平:安定。
契卒,子昭明立。昭明卒,子相土立。相土卒,子昌若立。昌若卒,子曹圉立。曹圉卒,子冥立。冥卒,子振立1。振卒,子微立。微卒,子報丁立。報丁卒,子報乙立。報乙卒,子報丙立。報丙卒,子主壬立。主壬卒,子主癸立。主癸卒,子天乙立,是為成湯。
1振:為「亥」之誤。陳直《史記新證》云:「余考亥為冥子,《世本》作『核』,《史記》作『振』,『振』即『該』字傳寫之誤。《古今人表》作『垓』,《天問》作『該』,惟殷墟甲骨文及《竹書》作王亥。」
成湯1,自契至湯八遷2。湯始居亳,從先王居3,作《帝誥》4。
1成湯:《會注考證》認為此二字為衍文。2八遷:殷從契至湯共十四世,曾經八次遷都。3先王:指殷的始祖帝嚳。帝嚳曾經定都於亳,以後輾轉遷徙,到成湯時又回到亳。從:跟從,追隨。4《帝誥》:已亡佚。《索引》引孔安國說,內容是向帝嚳報告已經遷回亳地的事。
湯征諸侯1。葛伯不祀2。湯始伐之3。湯曰:「予有言:人視水見形,視民知治不4。」伊尹曰:「明哉!言能聽,道乃進。尹國子民5,為善者皆在王官6。勉哉7,勉哉!」湯曰:「汝不能敬命8,予大罰殛之9,無有攸赦十。」作《湯征》。
1湯征諸侯:《集解》引孔安國說,湯「為夏方伯(一方諸侯之長),得專(獨擅)征伐」。2葛伯:葛國的國君。《孟子·滕文公下》:「湯居亳,與葛為鄰,葛伯放(放肆)而不祀。」3湯始伐之:《孟子·滕文公下》:「湯始征,自葛載(開始)。」《孟子》所引可能是《尚書》佚文,《梁惠王下》亦有「湯一征,自葛始」的記載。4治:治理得好。不:同「否」。5君國:為國之君,意思是做國君,治理國家。子民:以民為子,意思是撫育萬民。6王官:天子之官,朝廷的官職。7勉:努力。8敬命:指敬順天命。9罰殛(ji,極):誅罰,懲罰。十攸:同「所」。《湯征》:《尚書》篇名,已亡佚。
伊尹名阿衡。阿衡欲*湯而無由1,乃為有莘氏媵臣2,負鼎俎3,以滋味說湯4,致於王道5。或曰,伊尹處士6,湯使人聘迎之,五反然後肯往從湯,言素王及九主之事7。湯舉任以國政。伊尹去湯適夏8。既丑有夏9,復歸於亳。入自北門,遇女鳩、女房,作《女鳩》、《女房》十。
1*(gān,干):求,請求,這裡指求見。由:道路,門徑。2媵(ying,映)臣:古代貴族女子出嫁時陪嫁的人。湯的妃子是有莘氏的女兒,所以,伊尹願作有莘氏陪嫁的男僕以便見湯。3鼎俎:古代烹飪的器具。鼎,用來煮東西的器具,多為圓形三足兩耳。俎,切肉用的砧板。4說(shui,稅):勸說。5致:送達,這裡有進言的意思。6處士:古代有德才而隱居不出來做官的人。7素王:指遠古帝王。一說指沒有「王」、「皇」等名號,而有王皇之實的德高望重的人,因無名號故稱素王。九主:指三皇、五帝和大禹。8適:到……去。9丑:以為丑,憎惡。有夏:就是夏,這裡的「有」沒有實際意義。十《女鳩》、《女房》:已亡佚。《集解》引孔安國說:「二篇言所以丑夏而還之意也。」
湯出,見野張網四面,祝曰1:「自天下四方皆入吾網。」湯曰:「嘻,盡之矣!」乃去其三面,祝曰:「欲左2,左。欲右3,右。不用命4,乃入吾網。」諸侯聞之,曰:「湯德至矣,及禽獸。」
1祝:祝褥,褥告。2左:這裡意思是向左。3右:這裡意思是向右。4用命:從命。
當是時,夏桀為虐政淫荒,而諸侯昆吾氏為亂1。湯乃興師率諸侯,伊尹從湯,湯自把鉞以伐昆吾2,遂伐桀。湯曰:「格3,女眾庶4!來,女悉聽朕言5!匪台小子敢行舉亂6,有夏多罪,予維聞女眾言7,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8。今夏多罪,天命殛之。今女有眾9,女曰『我君不恤我眾,捨我嗇事而割政』十。女其曰(11)『有罪,其奈何』?夏王率止眾力,率奪夏國(12)。有眾率怠不和(13),曰:『是日何時喪?予與女皆亡!』夏德若茲,今朕必往。爾尚及予一人致天之罰(14),予其大理女(15)。女毋不信,朕不食言(16)。女不從誓言,予則帑僇女(17),無有攸赦。」以告令師,作《湯誓》(18)。於是湯曰「吾甚武」(19),號曰武王。
1昆吾氏:古部族名。住地在今河南省濮陽西南,一說在許昌一帶。2鉞(yue,月):古代兵器,類似大斧。3格:來。4女:同「汝」,你,你們。下文「聞汝眾言」、「予與女皆亡」等句之「女」都同「汝」。眾庶:眾人。5朕:我。6匪:同「非」。台(yi,飴):我。小子:湯自稱。舉亂:作亂。7維:通「雖」。8正:通「征」。9有眾:眾人。這個「有」也沒有實際意義。十嗇事:指稼穡之事。「嗇」通「穡」,收割莊稼。割:奪取。政:通「征」。一說「割」通「害」,「割政」即害民之政。(11)其:或許。(12)率:相率,都。這裡指君臣一起。一說「率」通「聿」,句中語氣詞。(13)不和:指不與夏王合作。「和」,和洽。(14)尚:通「倘」,如果。(15)理:通「賚」(lai,賴),賞賜。(16)食言:說話不算數。(17)帑僇:「帑」通「奴」,這裡指收為奴隸。一說「帑」通「拏」,妻子兒女。「僇」,通「戮」,殺戮。(18)《湯誓》:《尚書》有此篇。(19)武:勇武,能征善戰。
桀敗於有娀之虛1,桀奔於鳴條2,夏師敗績。湯遂伐三3,俘厥寶玉4,義伯、仲伯作《典寶》5。湯既勝夏,欲遷其社6,不可,作《夏社》7。伊尹報。於是諸侯畢服,湯乃踐天子位8,平定海內。
1虛:同「墟」,舊址。2奔:奔逃。3因為三(zōng,宗)是忠於桀的一個諸侯國,所以湯才出兵討伐它。4厥:其,他的,他們的。5《典寶》:已亡佚。《集解》引孔安國說:「二臣作《典寶》一篇,言國之常寶也。」6遷:變置。社:社神(即土神)。相傳共工氏之子句龍能平水土,死後被尊為社神。7《夏社》:已亡佚。《集解》引孔安國說,是寫夏的社神不能變置的原因的。8踐:踩、踏,引申為登臨。
湯歸至於泰卷陶1,中作誥2。既絀夏命3,還亳,作《湯誥》4:「維三月,王自至於東郊。告諸侯群後5:『毋不有功於民,勤力乃事6。予乃大罰殛女,毋予怨。』曰:『古禹、皋陶久勞於外,其有功乎民,民乃有安。東為江,北為濟,西為河,南為淮,四瀆已修7,萬民乃有居。後稷降播8,農殖百谷。三公鹹有功於民9,故後有立。昔蚩尤與其大夫作亂百姓,帝乃弗予十,有狀(11)。先王言不可不勉。』曰:『不道(12),毋之在國(13),女毋我怨。』」以令諸侯。伊尹作《鹹有一德》(14),咎單作《明居》(15)。
1陶:《索隱》認為是衍文。2:音huǐ,悔。3絀:通「黜」,廢止,廢棄。4《湯誥》:古文《尚書》有此篇,內容與此處所引不盡相同。5群後:指各諸侯國的國君。「後」,君主。6勤:盡力、努力。7四瀆:指江、河、濟、淮四條大河。「瀆」,大河。8降播:指教給人民播種。「降」,賜。9三公:指禹、皋陶、後稷。十予:給與,授與。這裡指賜福,保佑。(11)有狀:指有這樣的事例。(12)不道:無道。(13)之:到……去。在國:指各諸侯所在的國家。(14)《鹹有一德》:古文《尚書》有此篇,言作於伊尹歸政於太甲之後,與此處言作於湯時不合。(15)《明居》:已亡佚。《集解》引馬融說,內容是講居民之法的。
湯乃改正朔1,易服色2,上白3,朝會以晝4。
1改正(zhēng,征)朔:改變曆法。「正」,每年的一月。「朔」,每月的第一天。「正朔」即新年的第一天。古時改朝換代,新王朝為表示自己「應天承運」,要重定正朔,即改變歲首月份。夏歷建寅(正月為寅月),殷歷改建丑(正月為丑月)。2易服色:改變車馬、祭祀用的牲畜、服飾等的顏色。每個王朝都崇尚一種顏色,新王朝建立要改變顏色,是表示制勝舊王朝。夏尚黑,商尚白。3上:同「尚」,崇尚。4朝會以晝:在白天舉行朝會。諸侯拜見天子為「朝」,天子接見諸侯為「會」。
湯崩1,太子太丁未立而卒,於是乃立太丁之弟外丙,是為帝外丙。帝外丙即位三年,崩,立外丙之弟中壬,是為帝中壬。帝中壬即位四年,崩,伊尹乃立太丁之子太甲。太甲,成湯適長孫也2,是為帝太甲。帝太甲元年,伊尹作《伊訓》,作《肆命》,作《徂後》3。
1崩:古代帝王或王后死叫作「崩」。2適(di,敵):通「嫡」。3《伊訓》:古文《尚書》有此篇。《肆命》、《徂後》:《尚書》篇名,皆亡佚。《集解》據鄭玄說,《肆命》是講如何施行政教的,《徂後》是講湯之法度的。
帝太甲既立三年,不明,暴虐,不遵湯法,亂德,於是伊尹放之於桐宮1。三年,伊尹攝行政當國2,以朝諸侯3。
帝太甲居桐宮三年,悔過自責,反善4,於是伊尹乃迎帝太甲而授之政。帝太甲修德,諸侯鹹歸殷,百姓以寧。伊尹嘉之5,乃用《太甲訓》三篇6,褒帝太甲,稱太宗。
太宗崩,子沃丁立。帝沃丁之時,伊尹卒。既葬伊尹於亳,咎單遂訓伊尹事7,作《沃丁》8。
1放:流放。桐宮:商之離宮,在今河南省偃師縣西南。2攝:代理。當國:掌管國家政權。3朝諸侯:使諸侯來朝,即接見諸侯。4反:同「返」,歸向。5嘉:嘉許,讚美。6《太甲訓》:古文《尚書》有《太甲》上、中、下三篇。7訓:順,這裡有根據、按照的意思。8《沃丁》:已亡佚。
沃丁崩,弟太庚立,是為帝太庚。帝太庚崩,子帝小甲立。帝小甲崩,弟雍已立,是為帝雍已。殷道衰,諸侯或不至1。
帝雍已崩,弟太戊立,是為帝太戊。帝太戊立伊陟為相。亳有祥桑穀共生於朝2,一暮大拱3。帝太戊懼,問伊陟。伊陟曰:「臣聞妖不勝德,帝之政其有闕與4?帝其修德」。太戊從之,而祥桑枯死而去。伊陟贊言於巫咸。巫咸治王家有成5,作《鹹艾》,作《太戊》6。帝太戊贊伊陟於廟,言弗臣7,伊陟讓,作《原命》8。殷復興,諸侯歸之,故稱中宗。
1或:有的,有些。2祥:本指吉凶的徵兆。這裡指凶兆。:楮(chǔ,儲)樹,也叫構樹,一種落葉喬木。3拱:兩手合圍,表示樹的粗細。4闕:同「缺」,缺點、過失。5王家:指朝廷、國家。6《鹹艾(yi,義)》、《太戊》:今皆亡佚。《鹹艾》又作《鹹乂(yi,義)》。「艾」是治理的意思。兩篇內容大約是記載和讚揚巫咸、太戊事跡的。7弗臣:意思是不以臣下相待。8《原命》:今亡佚。《正義》認為「原」是再的意思,「原命」是說「伊陟讓,乃再為書命之」。《尚書》偽《孔氏傳》說「原」是太戊的大臣名。
中宗崩,子帝中丁立。帝中丁遷於隞,河亶甲居相。祖乙遷於邢。帝中丁崩,弟外壬立,是為帝外壬。《仲丁》書闕不具1。帝外壬崩,弟河亶甲立。是為帝河亶甲。河亶甲時,殷復衰。
1《仲丁》:今亡佚。大概太史公聽說過這本書,在當時就已經亡佚了。
河亶甲崩,子帝祖乙立。帝祖乙立,殷復興。巫賢任職。
祖乙崩,子帝祖辛立。帝祖辛崩,弟沃甲立,是為帝沃甲。帝沃甲崩,立沃甲兄祖辛之子祖丁,是為帝祖丁。帝祖丁崩,立弟沃甲之子南庚,是為帝南庚。帝南庚崩,立帝祖丁之子陽甲,是為帝陽甲。帝陽甲之時,殷衰。
自中丁以來,廢適而更立諸弟子1,弟子或爭相代立,比九世亂2,於是諸侯莫朝。
1更:改。2比:連續,接連。
帝陽甲崩,弟盤庚立,是為帝盤庚。帝盤庚之時,殷已都河北,盤庚渡河南,復居成湯之故居,乃五遷1,無定處。殷民咨胥皆怨2,不欲徙。盤庚乃告諭諸侯大臣曰:昔高後成湯與爾之先祖俱定天下3,法則可修。捨而弗勉,何以成德!」乃遂涉河南,治亳,行湯之政,然後百姓由寧4,殷道復興。諸侯來朝,以其遵成湯之德也。
1五遷:指湯至盤庚前後五次遷都。《正義》云:「湯自南亳遷西亳,仲丁遷隞,河亶甲居相,祖局居耿,盤庚渡河,南居西亳,是五遷也。」2咨:嗟歎。胥皆:全都。3高後:對成湯的敬稱。4由:因而。
帝盤庚崩,弟小辛立,是為帝小辛。帝小辛立,殷復衰。百姓思盤庚,乃作《盤庚》三篇1。帝小辛崩,弟小乙立,是為帝小乙。
1《盤庚》:《尚書》有《盤庚》上、中、下三篇。按《盤庚上》云:「盤庚五遷,將治亳殷。民資胥怨,作《盤庚》三篇。」與此處「百姓思盤庚,乃作《盤庚》三篇」之說不同。
帝小乙崩,子帝武丁立。帝武丁即位,思復興殷,而未得其佐1。三年不言,政事決定於塚宰,以觀國風2。武丁夜夢得聖人,名曰說。以夢所見視群臣百吏,皆非也。於是乃使百工營求之野3,得說於傅險中。是時說為胥靡4,築於傅險。見於武丁5,武丁曰是也6。得而與之語,果聖人,舉以為相,殷國大治。故遂以傅險姓之7,號曰傅說。
1佐:指輔佐的大臣。2國風:國家的風尚、風氣。3百工:這裡指百官。營求:設法尋找。營,謀求。4胥靡:因犯法而服勞役的人。5見:使拜見,這裡是被帶去拜見的意思。6是也:就是這個人。「也」是語氣詞。7姓之:給他姓。
帝武丁祭成湯,明日,有飛雉登鼎耳而呴1,武丁懼。祖已曰:「王勿憂,先修政事。」祖已乃訓王曰:「唯天監下典厥義2,降年有永有不永3,非天夭民4,中絕其命。民有不若德5,不聽罪,無既附命正厥德6,乃曰其奈何。嗚呼!王嗣敬民7,罔非天8,繼常祀毋禮於棄道9。」武丁修政行德,天下鹹歡,殷道復興。
1雉:野雞。呴(gou,夠):同「雊」,野雞叫。2監:監察。典厥義:以厥義為典,以他們的道義作標準。「典」,常則、標準。3降年:上天賜給人的年歲、壽數。永:長。4夭民:使人的壽命夭折。「夭」,夭折,短命。5若:順從,遵循。6附:附著,這裡是使……附著,有降下的意思。正:使……正,即端正、糾正。7嗣:繼承,繼位。8罔:沒有什麼,沒有……的。9棄道:當棄之道,即非恆常之道。
帝武丁崩,子帝祖庚立。祖己嘉武丁之以祥雉為德,立其廟為高宗,遂作《高宗肜日》及《訓》1。
1《高宗肜(rong,榮)日》:《尚書》有此篇,內容即祖己訓王事。「肜」,祭之又祭叫「肜」。清孫詒讓認為「肜」為「易」字之誤,「易日,猶言更日。」《訓》:即《高宗之訓》,已亡佚,內容大約也是記祖己訓王事。
帝祖庚崩,弟祖甲立,是為帝甲。帝甲淫亂,殷復衰。
帝甲崩,子帝廩辛立。帝廩辛崩,弟庚丁立,是為帝庚丁。帝庚丁崩,子帝武乙立。殷復去亳,徙河北。
帝武乙無道,為偶人1,謂之天神。與之博2,令人為行3。天神不勝,乃僇辱之4。為革囊,盛血,卬而射之5,命曰「射天」。武乙獵於河渭之間,暴雷,武乙震死。子帝太丁立。帝太丁崩,子帝乙立。帝乙立,殷益衰。
1偶人:土或木製成的人像。2博:古代一種賭輸贏的遊戲,類似下棋。3為(wei,畏)行:等於說為之行,替他下子。4僇辱:羞辱,侮辱。5卬:同「仰」。
帝乙長子曰微子啟,啟母*1,不得嗣。少子辛,辛母正後,辛為嗣。帝乙崩,子辛立,是為帝辛,天下謂之紂2。
1*:地位低,這裡指非為正後。2紂:《集解》引《謚法》:「殘義損善曰紂。」
帝紂資辨捷疾1,聞見甚敏;材力過人,手格猛獸2;知足以距諫3,言足以飾非;矜人臣以能4,高天下以聲,以為皆出己之下5。好酒淫樂6,嬖於婦人7。愛妲己,妲己之言是從。於是使師涓作新淫聲8,北裡之舞9,靡靡之樂十。厚賦稅以實鹿台之錢(11),而盈鉅橋之粟(12)。益收狗馬奇物,充仞宮室(13)。益廣沙丘苑台(14),多取野獸蜚鳥置其中(15)。慢於鬼神(16)。大最樂戲於沙丘(17),以酒為池,縣肉為林(18),使男女裸相逐其間(19),為長夜之飲(20)。
1資:資質,天生的稟分。辨:同「辯」,有口才。2格:格鬥,格殺。《正義》引《帝王世紀》云:紂倒曳九牛,撫梁易柱。」3知:同「智」。距:同「拒」,拒絕。4矜:誇耀。5出己之下:意思是比不上自己。6淫:過度,無節制。7嬖:寵愛。8師涓:當作「師延」,是名叫延的樂師。淫聲,指與雅樂相對而言的俗樂。9北裡之舞:古代舞曲名。十靡靡之樂:聲音柔弱的音樂。(11)厚重:加重。鹿台:朝歌城內的高台。《新序·刺奢》云:「鹿台,其大三里,高千尺。」(12)鉅橋:倉名。(13)仞:通「牣」,滿。(14)苑:園林。(15)蜚鳥:即飛鳥,「蜚」同「飛」。(16)慢:傲慢,不敬。(17)最(yǜ,聚):積聚。(18)縣:同「懸」,懸掛。(19)裸:同「裸」。(20)長夜:通夜,通宵。
百姓怨望而諸侯有畔者1,於是紂乃重刑辟2,有炮格之法3。以西伯昌、九侯、鄂侯為三公4。九侯有好女,入之紂。九侯女不喜淫5,紂怒,殺之,而醢九侯6。鄂侯爭之強,辨之疾,並脯鄂侯7。西伯昌聞之,竊歎。崇侯虎知之,以告紂,紂囚西伯羑里。西伯之臣閎夭之徒,求美女奇物善馬以獻紂,紂乃赦西伯。西伯出而獻洛西之地,以請除炮格之刑。紂乃許之,賜弓矢斧鉞,使得征伐,為西伯。而用費中為政。費中善諛,好利,殷人弗親。紂又用惡來。惡來善毀讒,諸侯以此益疏。
1怨望:怨恨。「望」也是怨恨的意思。2刑辟:刑法。3炮格之法:相傳為商紂的酷刑之一。《集解》引《列女傳》:「膏銅柱,下加之炭,令有罪者行焉,輒墮炭中,妲己笑,名曰炮格之法。」4九侯:《集解》引徐廣曰:「一作『鬼侯』。」鄂侯:《集解》引徐廣曰:「一作『邗(yu,於)侯。』」三公:輔助天子掌握軍政大權的最高官員。5喜:同「喜」。6醢(hǎi,海):肉醬。這裡指一種酷刑,把人剁成肉醬。7脯(fǔ,輔):肉乾。這裡也是一種酷刑,把人製成肉乾。
西伯歸,乃陰修德行善1,諸侯多叛紂而往歸西伯。西伯滋大,紂由是稍失權重2。王子比干諫,弗聽。商容賢者,百姓愛之,紂廢之。及西伯伐饑國,滅之,紂之臣祖伊聞之而咎周3,恐,奔告紂曰:「天既訖我殷命4,假人元龜5,無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後人6,維王淫虐用自絕7,故天棄我,不有安食8,不虞知天性9,不迪率典十。今我民罔不欲喪(11),曰:『天曷不降威(12),大命 胡不至(13)?』今王其奈何?」紂曰:「我生不有命在天乎(14)!」祖伊反,曰:「紂不可諫矣。」西伯既卒,周武王之東伐,至盟津,諸侯叛殷會周者八百(15)。諸侯皆曰:「紂可伐矣。」武王曰:「爾未知天命。」乃復歸。
1陰:暗暗地,暗地裡。2稍:漸漸地。權重:權力,「重」也是權力的意思。3咎:怨恨。4訖:終止,絕。5假人:至人,指能知天地吉凶的人。《尚書》「假」作「格」。「假」、「格」都是「至」義。元龜:用來占卜用的大龜。6相:佐助。7用:因。8不有安食:意思是不能安心吃飯。9虞知:料知,揣度瞭解。十迪:由,遵循。率典:法常,即常法。一說「迪」為助詞,無義。「率」,遵循。(11)欲喪:指想要紂滅亡。(12)曷:何不,為什麼不。降威:指降下天威懲罰無道。(13)大命:天命。胡:何,為什麼。(14)有命在天:指順承天意而為王。(15)會周:與周會合。
紂愈淫亂不止。微子數諫不聽1,乃與大師、少師謀,遂去。比干曰:「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爭2。」乃強諫紂。紂怒曰:「吾聞聖人心有七竅。」剖比干,觀其心。箕子懼,乃詳狂為奴3,紂又囚之。殷之大師、少師乃持其祭樂器奔周。周武王於是遂率諸侯伐紂。紂亦發兵距之牧野。甲子日4,紂兵敗。紂走,入登鹿台,衣其寶玉衣,赴火而死。周武王遂斬紂頭,縣之[大]白旗5。殺妲己。釋箕子之囚,封比干之墓6,表商容之閭7。封紂子武庚祿父,以續殷祀8。令修行盤庚之政。殷民大說9。於是周武王為天子。其後世貶帝號,號為王。而封殷後為諸侯,屬周十。
周武王崩,武庚與管叔、蔡叔作亂,成王命周公誅之,而立微子於宋,以續殷後焉。
1數:屢次。2爭:同「諍」,諫諍。3詳:通「佯」,假裝。4甲子日:依周歷,當是周武王即位第十三年的二月五日。5大白旗:即「太白旗」,大約是指揮軍隊用的一種旗幟。6封:指在墳上添土。7表:表彰、表揚。閭:古代的一種居民組織單位。《周禮·地官·大司徒》:「五家為比,……五比為閭。」8續殷祀:承續殷的祭祀,意思就是延續殷的後代。9說:同「悅」。十屬:隸屬,歸屬。
太史公曰:余以《頌》次契之事1,自成湯以來,采於《書》、《詩》2。契為子姓,其後分封,以國為姓,有殷氏、來氏、宋氏、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3。孔子曰,殷路車為善,而色尚白。
1《頌》:指《詩經·商頌》。次:編次。2《書》:指《尚書》。《詩》:指《詩經》。3上古有姓有氏。姓是一種族號,氏是姓的分支。《通鑒·外紀》說:「姓者統其祖考之所自出,氏者別其子孫之所自分。」由此可見,本篇篇首帝舜「賜姓子氏」,實際上就是賜契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