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57.【李播】古文翻譯註解

高宗(宗原作祖。據明抄本改。)將封東嶽,而天久霖雨。帝疑之,使問華山道士李播,為奏玉京天帝。播,淳風之父也。因遣僕射劉仁軌至華山,問播封禪事。播云:"待問泰山府君。"遂令呼之。良久,府君至,拜謁庭下,禮甚恭。播云:"唐皇帝欲封禪,如何?"府君對曰:"合封,後六十年,又合一封。"播揖之而去。時仁軌在播側立,見府君屢顧之。播又呼回曰:"此是唐宰相,不識府君,無宜見怪。"既出,謂仁軌曰:"府君薄怪相公不拜,令左右錄此人名,恐累盛德。所以呼回處分耳。"仁軌惶汗久之。播曰:"處分了,當無苦也。"其後帝遂封禪。(出《廣異記》)
【譯文】
唐高宗李治要去泰山祭祀天地,而天總下雨。高宗有些疑惑,欲派人去華山詢問道士李播,並想讓他去玉京奏報天帝。李播,他是李淳鳳的父親呵。於是,僕射劉仁軌奉旨來到華山,向李播詢問去泰山祭祀天地之事。李播說:"這得等我問問泰山府君。"隨即,劉仁軌讓他把泰山府君喊來。喊了好久,泰山府君到了,在庭下拜謁,行大禮。李播說:"唐朝皇帝想去你那裡祭天地,怎麼樣?"府君回答說:"應該祭的,六十年之後,還得祭祀一次。"李播向他揖拜而別。當時劉仁軌在李播身旁站著,只見那府君連著瞅了他幾眼。李播見狀,急忙又把府君喊了回來,說:"這位是當朝的宰相,他不認識府君你,不要見怪。"府君出門之後,李播對劉仁軌說:"府君有點責怪你沒有向他揖拜,並讓手下人記下了你的名字,我擔心影響祭祀天地那樣的大德之事,所以把他喊回來囑咐了他幾句。"劉仁軌聽罷惶恐不安,流了好長時間的汗。李播說:"我已經跟他說好了,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之後不久,高宗順利地登上泰山,祭祀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