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56.【柳智感】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唐河東柳智感,以貞觀初為長舉縣令。一夜暴死,明旦而蘇。說云:"始忽為冥官所追。大官府使者以智感見,謂感曰:'今有一官缺,故枉君任之。'智感辭以親老,且自陳福業,未應便死。王使勘籍,信然。因謂曰:'君未當死,可權判錄事。'智感許諾謝。吏引退至曹,有五判官,感為第六。其廳事是長屋,(屋原作官。據明抄本改。)人坐三間,各有床案,務甚繁擁,西頭一坐處無判官,吏引智感就空坐。群吏將文書簿帳來,取智感署,署(署原作於。據明抄本改。)案上,退立階下。智感問之,對曰:"氣惡逼公,但遙以中事答。"智感省讀,如人間者,於是為判句文。有頃食來,諸判官同食。智感亦欲就之,諸判官曰:"君既權判,不宜食此。"感從之。日暮,吏送智感歸家,蘇而方曉。自歸家中。日暝吏復來迎至旦如(至下原有彼字。如字原缺。據明抄本刪補。)故。知幽顯晝夜相反矣。於是夜判冥事,晝臨縣職。歲余,智感在冥曹,因起至廁,於堂西見一婦女。年三十許,姿容端正,衣服鮮明,立而掩涕。智感問何人,答曰:"興州司倉參軍之婦也。攝來此,方別夫子,是以悲傷。"智感以問吏,史曰:"官攝來,有所案問,且以證其夫事。"智感因謂女人曰:"感長舉縣令也。夫人若被堪問,幸自分就。無為牽引司倉,俱死無益。"婦人曰:"誠不願引之,恐官相逼耳。"感曰:"夫人幸勿相牽,可無逼迫之慮。"婦人許之。既而還州,先問司倉婦有疾。司倉曰:"吾婦年少無疾。"智感以所見告之,說其衣服形貌,且勸令作福。司倉走歸家,見婦在機中織,無患也,不甚信之。後十餘日,司倉婦暴死。司倉始懼而作福禳之。又興(興原作與。據明抄本改。)州官二人考滿,當赴京選。謂智感曰:"君判冥道事,請問吾選得何官?"智感至冥,以某姓名問小錄事。曰:"名簿並封左右函中,檢之二日方可得。"後日,乃具告二人。二人至京選,吏部擬官,皆與報不同。州官聞之,以語智感。後問小錄事,覆檢簿,云:"定如所檢,不錯也。"既而選人過門下,門下審退之。吏部重送名,果是名簿檢報者。於是眾威信服。智感每於冥簿,見其親識名狀及死時日月,報之,使修福,多得免。智感權判三年,其吏部來告曰:"已得隆州李司戶,授正官以代。公不復判矣。"智感至州,因告刺史李德鳳,遣人往隆州審焉,(焉原作為。據明抄本改。)其司戶已卒。問其死日,即吏來告之時也。從此遂絕。州司遣智感領囚,送至鳳州界。囚四人皆逃。智感憂懼,捕捉不獲。夜宿傳捨,忽見其故部吏來告曰:"囚盡得矣。一人死,三人在南山西谷中,並已擒縛。願公勿憂。"言畢辭去。智惑即請共入南山西谷,果得四囚。知走不免,因來抗拒。智感格之,殺一囚,三囚受縛,果如所告。智感今存,任慈州司法。光祿卿柳亨說之。亨為邛州刺史,見智感,親問之。然御史裴同節亦云,見數人說如此。(出《冥報錄》)
【譯文】
唐代河東地區有個叫柳智感的人,於貞觀初年當上了長舉縣令。一天夜裡,他突然死去,第二天早晨又甦醒過來。說道:"開始,不經意間被陰間的官吏追命。地府的使者見到我之後,對我說:'現在有一個官職空缺著,所以想請你屈就上任。'我以雙親年邁相推辭,並且說自己天天要祈禱上蒼保佑他們長壽,不應該現在就死。閻羅王的使者到我家調查一番,這才相信,於是對我說:'你不該現在就死,可以暫時代理判案的錄事。'柳智感答應下來並表示感謝。有位小吏領著他進了分科辦事的官署,這裡有五個判官,柳智感為第六個人。這廳堂非常大,每個人占三間屋子。他們各有各的床鋪和几案,公務繁忙,十分緊張。西頭一個坐位沒有判官,小吏讓柳智感在這裡坐下來。所有的官吏都將文書帳簿拿到柳智感的官署裡來,一一擺在他的几案上,然後都退到台階下站好。柳智感問這是怎麼回事,回答說:"因身上邪氣恐沖犯您,所以站在遠處來回答您的問話。"柳智感審看了一下,同人世間一樣,於是便寫起評語來。一會兒送飯來了。各位判官都在一起吃,柳智感也想過去吃,判官們說:"你既然是暫時代理的,就不該吃這樣的飯菜。"柳智感聽從了他們的話,沒有吃。日頭落山之後,小吏送他回家,待他甦醒過來天才亮。自從柳智感回到家中之後,那小吏每到日落後就把他接去,天亮之前再送他回家。要知道,陰間和人世白天和晚上是相反的呵。於是,他晚上到陰間判案,白天去縣衙門辦公。就這樣過了一年多。一天,柳智感在地府要去廁所小解,於大堂西側看見一個婦女,年齡在三十歲左右,姿容端莊,穿著十分鮮艷而明麗的衣常,正站在那裡捂著臉哭呢。柳智感上前問她是什麼人,那婦女回答說:"我是興州司倉參軍的夫人呵,被抓到這裡,剛剛離開丈夫,所以感到悲傷。"柳智感向小吏詢問此事,小吏說:"地府把她抓來,是因為有案子要問,並且讓她證明丈夫的一些事情。"柳智感於是對那婦女說:"我是長舉縣的縣令呵。你如果被帶去審問,希望你自己分清事實,不要牽連你的丈夫,都死了並沒有好處。"那婦女說:"我誠然是不想牽連他,可只怕官府相逼呀!"柳智感說:"慶幸的是你不想牽連他,這樣你就可以免去被逼迫的憂慮了。"那婦女答應下來。柳智感來到興州之後,先去問那位司倉參軍的夫人有沒有病,司倉說:"我的夫人正年輕,沒有病。"柳智感便把自己在陰間的所見告訴了他,而且說出了他夫人的音容笑貌及所穿的衣服,並勸他趕緊為妻子祈禱。司倉回到家中,見妻子正在機前織布,什麼病也沒有,不很相信柳智感的話。十幾天之後,妻子暴病而死,司倉這才感到害怕而祝鑄上蒼請求驅除災禍。另外,舉州有兩位當官的,任期已滿,應當進京參加大選,再由朝廷量才授官。他們對柳智感說:"你對陰間的一些事情判斷很準確,那你說,我們參加大選會得到什麼官職呢?"柳智感到了地府,把這件事對小錄事講了,並且說出那二位的姓名。小錄事說:"功名簿上並列封為左右函中,但任職令第二天才能下來。"第二天白天,柳智感把這些事情全告訴了那兩個人。那二人進京參加大選,吏部擬出任職名單。都跟柳智感說的不一樣。那二人聽說此事,對柳智感講了。柳智感急忙赴到地府去問小錄事,小錄事翻開任職令簿,說:"保證跟任職令一樣,不會錯的呵。"第二天,中選的任職名單報到門下省,門下省審查沒有通過又退了回去。吏部只好重擬名單報上。這次,果然與功名簿上的任職令一樣。因此,大家對柳智感全都信服了。柳智感第一次在生死簿上,看到自己親朋好友的名字及死亡日期,都回來告訴本人,讓他祭祀祈禱,大多數都倖免一死。柳智感到地府做了三年的代理判官錄事,一天,地府吏部來人對他說:"我們已經找到了隆州的李司戶,並正式下任職令了,讓他取代於你。往後,你就不要來這裡辦案了。"柳智感到了州府,於是向刺史李德鳳報告了這件事,李德鳳立即派人到隆州調查,果然不錯,那位李司戶已經死了。問起死亡日期,正是吏部來人通知他那天。從此,他去地府的路便斷絕了。一天,州司派柳智感押解囚徒,將他們送到鳳州地界。四個囚徒全逃跑了,使他又憂慮又害怕,追捕半天一個也沒有捉到。晚上,他住在旅舍裡,忽然看見原來地府中的那位小吏,告訴他說:"那四名囚犯,全都找到了。一個死了,三個現在南山西谷中,並且已經被捕獲,希望你不要憂愁。"說完,那小吏告辭而去。柳智感立即找些人一同進了南山西谷,果然找到了四個囚徒。囚徒們知道逃不掉了,於是便頑抗,柳智感與他們格鬥,殺了一個,其餘三個被擒縛,果然跟那小吏說的一樣。柳智感現在還活著,任慈州司法。這是掌管皇室膳食的光祿卿柳亨說的。柳亨當邛州刺史時,見過柳智感,親自問過他。同時,御史裴司節也說,聽到不少人都這樣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