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4報應徵應卷_0056.【龍興寺主】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唐原州龍興寺,因大齋會,寺主會僧。夏臘既高,是為宿德,坐麗賓頭下。有小僧者,自外後至,以無坐所。唯寺主下曠一位,小僧欲坐,寺主輒叱之,如是數次。小僧恐齋失時,竟來就坐。寺主怒甚,倚柱而坐,以掌摑之。方欲舉手,大袖為柱所壓,不得下,合掌驚駭。小僧慚沮,不齋而還房。眾議恐是小僧道德所致,寺主遂與寺眾同往禮敬。小僧惶懼,自言初無道行,不敢濫受大德禮數,逡巡走去。因問平生作何行業,云:「二十年唯持金剛經。」眾皆讚歎,謂是金剛護持之力,便於柱所焚香頂禮,咒云:「若是金剛神力,當還此衣。」於是隨手而出也。(出《廣異記》)
【譯文】
唐朝原州龍興寺,因為齋戒大會,寺主會集眾僧。年高德劭。最有功德,坐在麗賓座下。有一個小和尚,從外面來遲了因為沒有坐的地方,只有寺主下面空了一個位。小和尚欲坐,寺主總是呵叱他。像這樣幾次叱責他。小和尚怕誤了齋戒的時辰,一直走過來坐下。寺主很生氣,倚著柱子而坐,用手掌去打他。正要舉手,大袖子卻被柱子壓住,拿不下來,合掌驚訝。小和尚漸愧沮喪,不齋戒而回房去了。大家議論,恐怕是小和尚的道德造成,寺主就和寺僧們一同去禮拜。小和尚驚慌害怕,自己說起初沒有行什麼道,不敢濫受這麼多的大禮,徘徊地走了。於是就問他一生作了什麼事?他說:「二十年來只念金剛經。」大家都讚歎說這是金剛經護衛的力量。就在柱子上焚香禮拜。唸咒語:「如果是金剛經的神力,應當送還這件衣服。」於是隨手就扯出壓在柱下的衣服。

陳哲 唐臨安陳哲者,家住餘杭,精一練行,持金剛經。廣德初,武康草賊朱潭寇餘杭,哲富於財,將搬移產避之。尋而賊至,哲謂是官軍,問賊今近遠。群賊大怒曰:「何物老狗,敢辱我!」爭以劍刺之。每下一劍,則有五色圓光經五六尺以蔽哲身,刺不能中。賊驚歎,謂是聖人,莫不慚悔,捨之而去。(出《廣異記》)
【譯文】
唐代臨安的陳哲,家住餘杭,精通一種行業,念金剛經。廣德初年,武康的草賊入侵餘杭,哲富而有財產,將要搬走財產躲避草賊。正在尋找藏處而草賊就到了。哲認為是官軍,就問賊現在離的遠近。群賊大怒說:「你這老狗是什麼東西,竟敢侮辱我?!」爭著用劍刺他,每當刺下一劍,就有五色的圓光直徑有五六尺來遮蔽陳哲的身子,不能刺中。群賊驚歎,說他是聖人,沒有不慚愧後悔的,就放了他而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