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115.【文處子】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有處子(明抄本"子"作"士")姓文,不記其名,居漢中。常游兩蜀侯伯之門,以燒煉為業。但留意於爐火者,鹹為所欺。有富商李十五郎者,積貨甚多。為文所惑,三年之內,家財罄空。復為識者所誚,追而恥之,以至自經。又有蜀中大將,屯兵漢中者,亦為所惑。華陽坊有成太尉新造一第未居,亦其空靜。遂求主者,賃以燒藥。因火發焚其第,延及一坊,掃地而靜。文遂夜遁,欲向西取桑林路,東趨斜谷,以脫其身。出門便為猛虎所逐,不得西去,遂北入王子山溪谷之中。其虎隨之,不離跬步。既窘迫,遂攀枝上一樹,以帶自縛於喬柯之上。其虎繞樹咆哮。及曉,官司捕逐者及樹下,虎乃徐去。遂就樹擒之,斬於燒藥之所。(出《王氏見聞》)
【譯文】
有一個姓文的處士,不記得他叫什麼名字啦,居住在漢中。這位文處士,經常來往於兩蜀侯伯等權貴之家,以煉金為職業。但凡想要通過煉金發財的人,都受過這位文處士的詐騙。有位富商叫李十五郎,積聚的財產很多。被文處士迷惑住了,用他給開爐煉金,三年之內,將家財全都敗光。而且還遭到熟人的譏諷,後悔莫及,終於懸樑自盡了。還有一位蜀中的大將軍,屯兵在漢中,也被文處士所迷惑。華陽坊有位成太尉,新建造一座府第還沒有住進去人。文處士說這座宅院空靜,適於煉金。於是,這位大將軍就向主人將它租賃來用以燒藥煉金。不慎失火,將整座宅第燒為平地,而且火勢蔓延整條華陽坊,燒燬整整一條街。文處士連夜逃走,出城後想向西取道桑林路,再向東到斜谷,以逃脫官府的追捕。但是,他一出城門就被一隻猛虎追逐,西去不得,向北逃入王子山溪谷中。這隻老虎一直追逐他到這裡,一點不離。文處士無計可施,攀枝爬到一株樹上,用帶子將自己綁縛在樹幹上。虎繞著樹轉圈,邊轉邊咆哮。到天明,官府聽到虎叫聲趕到這株樹下,虎才離去。於是,文處士在樹上被擒獲,帶回市裡,在他燒藥煉金的地方被折首示眾。

卷第二百三十九  諂佞一
安祿山 成敬奇 陳少游 裴延齡 薛盈珍 畫雕 馮道明 杜宣猷 李德裕 韓全誨 
蘇循 蘇楷 樂朋龜 孔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