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5定數感應卷_0053.【李棲筠】古文現代文翻譯

李大夫棲筠未達,將赴選。時揚州田山人,煙霞之士也,頗有前知。往見之,問所得官。答曰:「宣州溧陽尉。」李公曰:「某朝列之內,亦有親故。所望之官,實不至此。」良久曰:「勝則不可。某亦未審,將一書與楚州白鶴觀張尊師,師當知矣。」李公至,尋得觀院,蒿蓁塞徑,若無人居。扣門良久,方有應者,乃引入,見張生甚古。叟曰:「田子無端,妄相告郎君語。郎君豈不要知官否,彼雲何?」曰:「宣州溧陽尉。」曰:「否,魏州館陶主簿。然已後任貴,聲華煊赫,無介意於此也。」及到京,授溧陽尉,李公驚異,以為張道士之言不中。數日,敕破銓注,改館陶主簿,乃知田張相為發明。後兩人皆不知所之。田生弟作江州司馬,名士顒。(出《逸史》)
【譯文】
大夫李棲筠還沒有作官時,將要進京參加選官。當時揚州有個姓田的山人,是很出名的隱士,很有預見的能力。李棲筠就去拜訪他。問他自己將得到什麼官職。田隱士回答他說:「可作宣州溧陽縣縣尉。」李棲筠說:「我在朝廷的大臣裡面也有親戚和朋友,所希望得到的官職,實在不僅僅是這麼個小官。」田隱士好半天才說:「官太大不行。不過我也沒有仔細思考,我寫封信給楚州白鶴觀的張師父,師父能知道。」李棲筠到了楚州找到白鶴觀,那裡蒿草和榛柴堵塞了道路,好像沒有人住似的,敲門敲了半天,才有人答應,開門人把李棲筠領進去,見張師父是個年歲很大的老人。老人說:「姓田的無緣無故,胡亂講了一些話;你不是要知道將當什麼官嗎?他怎麼說的?」李棲筠說:「他說我將當宣州溧陽縣尉。」老人說:「不對。將作魏州館陶主簿,但是以後就會當大官,聲名顯赫,不要介意現在的小官。」等到了京城,被授予溧陽縣尉。李棲筠驚奇怪異,以為張道士的話不准。過了幾天,皇上下敕令廢除以前的批注,改為館陶主簿。這才明白田張兩個都有道理。後來兩個人都不知道去向。田的弟弟作江州司馬,名叫士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