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8交際表現卷_0114.【李全皋】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護軍李全皋,罷淮海監臨日,寓止於開元寺。以朝廷艱梗,未獲西歸。一旦,有小校引一道人,雲能通爐火之事,全皋乃延而禮之,自此與之善。一日語及黃白之事,道人曰:"唯某頗能得之。可求一鐵鼎,容五六升以上者,黃金二十餘兩為母,日給水銀藥物,大候足而換之。莫窮歲月,終而復始。"李甚喜其說,顧囊有金帶一條,可及其數,以付道人。諸藥既備。周火之日後,日躬自看驗。居數日微倦,乃令家人親愛者守之。日數既滿,齋沐而後開視,黃金爛然,的不虛也。李拜而信之。三日之內,添換有征。一旦道人不來,藥爐一切如舊。疑駭之際,俄經再宿。久待訝其不至,不得已,啟爐視之,不見其金矣。事及導引小校,代填其金而止。道人絕無蹤跡。(出《桂苑叢談》)
【譯文】
護軍李全皋,辭去淮海監那天,暫時居住在開元寺中。因為朝廷阻難,沒能得到允許回到他西部老家。一天,有一位小校引薦一位道人來見李皋。這位道人說他通曉用爐煉金的秘法,李全皋聽了後以禮相待,從此兩人關係日漸友善。一天談到用爐煉金的事情,道人說:"只有貧道我擅長這種密法。你可以尋找到一隻鐵鼎,能裝五六升以上那麼大的,再拿來黃金二十多兩做母本,每天往鼎裡加添水銀等藥物,待火候煉足了再更換。不要計算什麼時候能煉好這一爐,終而復始,一直煉下去,你就會得到無窮無盡的黃金啊。"李全皋聽後大喜,看看自己行囊中有金帶一條,大約有二十多兩重,交給了道士。又將煉金所需要的水銀等藥物準備齊全,一併交給了道士。開爐升火後,每天李全拜都親自到爐邊驗看。過了幾天後,他感到有些厭倦了,就讓他的家中僕人或者信得過的人代替他去爐前看守。待到煉滿預定的天數後,齋戒沐浴換上潔淨的衣服,打開鼎蓋驗看,只見滿鼎金黃燦然一片,確實不假啊!李全皋拜謝道士,相信了他的煉金法術。三天之內,就可以添換取出一些煉出來的黃金。但是就在這關鍵時刻,那位道士有一天了沒有來到爐前。藥爐的一切象原先一樣,照舊添火煉燒。又過了一宿,依然不見道士的蹤影。李全皋非常奇怪著急,不得已,他自己打開鼎蓋一看,鼎中置放的黃金母本,都不見了。因為這位道士是那個小校引薦來的。於是,小校將自己的黃金拿出來補給了李全皋,才算了結這件事。那位自稱會煉金的道士,再也沒有見到他的蹤影。